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古言 > 妃常霸道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想活命,跟我走!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想活命,跟我走!

    “你怎么想的?”

    他看着欧阳和月,外面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透过窗子照了进来,一束束光束铺洒在桌子上,地上。

    这温暖的气氛,跟这种对话的气氛根本就不相符。

    原本就该是杀机四伏,冷漠萧杀才是。

    “我怎么想的?”欧阳和月从床上跳下来,虽然累的要死,但是在生死面前,她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亢奋。

    “当然是不想死啊。”

    她走到林玄冰面前,学着他的样子看着远方,那里除了树就是树,再偶尔就是飞过的几只鸟儿,实在是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她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抱着一副要死也要做饱死鬼的心态,看了林玄冰一眼,“还有吃的没有,我饿了。”

    他看了她一眼,根本就没把她当成妃子来看待,当然也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人质,他转身走到一个桌子前,找到一个黑色的布包,从里面取了一包点心出来。

    “吃吧。”

    欧阳和月接过来一看,哪里是什么好吃的啊,就是几块酥饼。

    嫌弃的表情一闪而过,嘟着嘴不满的说道,“要死的人就吃这个啊,这也太不人道了。人家要死的时候,最后一顿饭可是有酒有肉的伺候着。”

    “谁说这是最后一顿饭了。”

    他突然看着她说道。

    “啊,你说我不会死?”

    欧阳和月突然兴奋起来,这句话比吃到了山珍海味还要好。

    她差点儿抱住他,刚一激动伸手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就又后悔了。

    这个人她根本就不熟啊,他也就像是个神经病一样。一会儿好一会儿疯的,这一巴掌拍下去,万一把他拍的恼了,反悔了再要杀她怎么办。

    “嘻嘻,你看看你,这一晚上跑的风尘仆仆的,满身都是灰尘啊。”她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的给他拍打着。假装拍打灰尘,“我给你拍拍啊。”

    “行了,好歹你也是个妃子。我怎么就在你身上看不到任何的做妃子的架子呢。”

    林玄冰从上次遇到她就有这种感觉了,所以如果不是刘洪让他取她性命,给了他丰厚的酬劳,估计他连考虑都不会考虑的。

    他是个杀手。但却不是个无情的人。

    做杀手最忌讳有情,但是有些时候。有的人的情感,就会在那一瞬间打开,任何人都控制不住。

    谁能够真的做到心中无情呢?除非是杀人的机器。

    “呃?妃子要什么样子。要这样吗?”

    欧阳和月做出很可怜的样子,“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我可是宫里头的妃子,你杀了我你一定难逃一死的。”

    做完这个动作她又做了另外一个。“你竟然想要谋杀我,可知道我是谁?”

    她一套套的像是表演节目一样。一个性格一个性格的变换,表演了半天,林玄冰突然噗嗤一声笑了,一点儿都不像一个冷血杀手的样子。

    他笑起来很好看,一双明亮的眸子,好像有水流动出来,唱着欢快的歌。

    欧阳和月刹那间竟然看的有些呆住了,她从来没有看他笑过,他的笑竟然如此的单纯,就像是个孩子。

    或许是因为看他看的太过于直接了,他突然收住了笑声,“看不出来你还如此讨喜,顽皮的不像你原来的样子。这么有趣的人如果死了,该是多么悲哀的一件儿事儿。”

    他话音刚落,突然笑着说道,“我看你做这个妃子做的也不开心,不如你跟我走吧。我会给你一切你想要的,除了皇妃的位子。”

    欧阳和月刚才听到自己不用死,肚子瞬间饿的厉害,正狼吞虎咽的吃着那干巴巴的酥饼,听他这么一说,一口酥饼没咽下去,渣滓呛到了嗓子眼儿里。

    “咳咳……咳咳咳……”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愕然的看着他,那憋红的脸有些尴尬,“你……你说什么?”

    他十分有风度的递上了一杯茶,然后还一脸平静的看着她,“慢慢喝,别我没杀你,你自己呛死了。我说带你走,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欧阳和月好不容易捋顺了气儿,接着就被他这句话给噎着了。

    自恋狂啊典型的自恋狂。

    欧阳和月忍不住将整杯茶水灌了下去,使劲儿的强迫自己不要发狂,这自恋狂从古到今原来一直都存在啊。

    只是这只自恋狂也太……

    “我没激动,只是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没有!”

    他飘了欧阳和月一眼,目光也终于从窗外收回,好像是完成任务一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好了,这个已经过了辰时,他们不会来找你了。”

    欧阳和月抬头看了看太阳,已经偏过了他一直盯着的那棵树,原来他不是在看风景,而是在算时辰。

    这么长时间,他都在注意时辰,如此看来开始的时候,他也不是十分有把握,可是到了这个点儿,估计是有十分的把握了。

    欧阳和月突然有些失望。

    苏南歌竟然真的没有派人找她。

    米粒儿那丫头,天天的效忠主子,到这会儿了,竟然也不记得找她。

    欧阳和月差点儿一屁股坐到地上,但是她不知道的是,此时马家涧的人找她都快要疯了。

    因为她的突然消失,苏南歌砍了当天夜里值班侍卫的脑袋,这是他第一次在出行途中杀人。

    也是第一次因为女人杀人。

    米粒儿从找不到她主子的那一刻,眼泪就没断过,一直埋怨自己是自己做的不够好,才让主子扔下她走了。

    苏南歌几乎派出了跟在他身边的所有人去寻找欧阳和月,就算是有人劝阻,这样做对他的安全构成很大的危险,他也听不下去。

    派出去的人,几乎将马家涧所有地方都翻遍了,可是依然找不到欧阳和月的影子。

    “陛下,真的是找不到人,到处都找遍了。”

    派出去的人回来禀告,脑袋上的汗一直往下流。

    “再找,找不到提着脑袋见我。我就不信了,这么个地方,一个大活人竟然都找不到。留着你们还有什么用。”

    苏南歌一个杯子摔了出去,吓的那侍卫脸色惨白,从早上到中午,已经死了好多人了,就是因为这个月妃娘娘突然消失。

    受此牵连的人,不只是值夜班的守卫,还有里长。(未完待续。)

    ps:小美这几天事儿真是赶在一起了,年底事儿多,结果昨天出门忘记关掉厨房的火,起了点儿小意外,还没处理好,今天楼上水管爆裂,小美家也遭殃,接着水压出问题,小美家也淹了大水。。。整天的时间都被耽误了,希望不会断更。。。大家来年底了,都要注意各方面的安全啊。( 妃常霸道 http://www.123xyq.com/read/0/485/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