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爱情 > 桓容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章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章

    建康,台城

    一场夜雨之后,地面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长乐宫内,宦者婢仆忙着清理阶前廊下,远远望见数名宗室女眷簇拥司马道福行来,立即侧身让到一边。

    香风袭来,谈笑声随之飘过耳边。

    似听到什么好笑的事,司马道福笑得格外明艳。细看却会发现,笑容里带着嘲弄,十足的冰冷讽刺。

    众人行至殿前,立即有宦者入内禀报。

    少顷,阿麦从殿内行出,请司马道福等入内。

    时值隆冬,南地湿冷,冷风飘过,几乎能浸到人的骨子里。

    外殿雕窗紧闭,光线稍显得昏暗。走进内殿之后,陡然间明亮许多。

    一面立屏风设在榻前,檀木为架,白玉为扇。玉面精细琢盛放的牡丹芍药,雍容华贵,巧夺天工。

    靠墙摆放十余盏三足灯,将室内照得通亮。阵阵火光摇曳,却没有半点烟气。

    南康公主坐在屏风前,李夫人位于右下首。

    两人面前设有矮榻,榻上堆着数卷竹简。另有两张裁成方形的绢布,虽已折起,仍隐隐透出黑色的字迹,鸾翱凤翥,笔势飞动,司马道福一眼认出,这是桓容的字迹。

    一阵咕咕声传入耳中,灰黑色的鹁鸽振翅飞起,掠过众人头顶,落到殿中的木架上。

    知晓李夫人的爱好,司马道福见怪不怪。她身后的女眷却是表情各异,既有好奇,又难免露出几分惊讶之色。

    早有传言太后甚是怜惜李氏,如今亲眼看到,仍不免心生诧异。

    既非陪媵又非姊妹,主母同妾室相处这般融洽,且早在宣武皇帝驾崩前就是如此,倒也称得上是件奇事。

    “阿姑。”

    司马道福半点不见外,福身行礼之后,坐到宫婢备好的蒲团上。

    宗室女眷如梦方醒,纷纷福身行礼。得南康公主唤起,才正身落座,动作和表情中都带着小心翼翼,透出几分刻意的谨慎。

    “怎么这时候过来?”南康公主放下竹简,恰好盖住面前的绢布。

    李夫人微微垂首,亲手调制成一盏蜜水,送到南康公主面前。

    “来与阿姑问安。”司马道福笑道,“几个从兄从嫂抵京不久,官家不在建康,从兄未得旨意不好入台城,从嫂惦记着与太后问安,凑巧碰到了一处。”

    真实凑巧?

    南康公主挑眉,饮下一口蜜水,不置可否。

    李夫人颔首轻笑,温柔娇美,如水的佳人,让人感受不到半点威胁。

    见太后不言,几位侯夫人难免有些忐忑。想到今日入宫的目的,又不得不打起精神,窥着太后的神情,小心出言,见对方没有生怒之意,开始试着探听口风。

    南康公主历经世事,不用几人多说,就能听出背后之意。

    李夫人冰雪聪慧,面上在笑,眸光却越来越冷。

    迟迟不见太后出声,几人的心中越来越没底,声音渐低,犹如蚊蚋。到最后,终于坚持不下去,殿中陷入一片沉默。

    司马道福端起茶汤,遮住嘴角的嘲讽。

    她早知道会是这样。

    送女郎入宫?亏这些人能想得出来。别说天子不会答应,太后这一关就休想过去!

    同为司马氏又如何?

    正因官家是太后亲生,更不会选司马氏女郎为后。不为皇后,入宫做个美人?好歹是前朝皇室血脉,即便降爵,该有的规矩总不能破,亏他们真能开口!

    想到这里,司马道福不免有几分好笑。

    比起这些人,那奴子倒显得聪明。自禅位之后,始终居于府内,非必要绝不出门。

    王氏早有仳离之心,不愿同司马曜整日相对。借王蕴投向天子,凭真才实学得以重用,入青溪里后就搬出王府,归于家中。

    对此,太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众人体会其意,更不会没事找事多说些什么。不料想,因为这件事,倒是让归京的前诸侯王们粗估太后,生出不该有的念头,想要送女郎入宫!

    放下漆盏,司马道福克制不住嘴角上翘。

    大概是在封国呆得时间长了,不晓得官家和太后到底是什么性子,活该栽个跟头,才能彻底学会老实。

    “太后……”一名女眷试着开口,她本为武陵王妃,后因诸侯王降爵,一落成为侯夫人,不得不离开封国,移居建康。

    换种情况下,能长居建康未必是件坏事。

    问题在于,天子禅位,司马氏成为“前朝皇室”,处境终归有几分艰难。不至于刀架在脖子上,行事也需处处小心,务求不被人抓住把柄,惹来不该有的祸事。

    为求安稳,送女郎入宫可谓是一条捷径。

    太后出身司马氏,官家身上也流着司马氏的血,女郎入宫之后,不奢望皇后之位,做个妃嫔美人总该可以。

    如能顺利诞下皇子,太后总会顾念一二。

    这样一来,哪怕司马氏不为皇室,也能保住现有的财富地位,日后再掌朝堂也非不可能。

    奈何想法虽好,终归是镜花水月。

    正如司马道福暗中讥嘲,封国呆得久了,不晓得南康公主和桓容的行事作风,更摸不清朝中形势,看不清自己几斤几两,空想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早晚会栽大跟头。

    如今只看太后是否还会顾念血缘情分。

    顾念的话,势必会开口婉拒,打消他们不该有的念头。假若不然,就此狠下心来,搬入青溪里的这几家都会吃到教训,不说丢掉性命,也会夺爵沦为庶人。

    无需太后亲自出面,只要透出一星半点的风声,建康士族就会提前动手,将这几家彻底踩进泥里。

    同情?

    司马道福冷笑。

    想当初,谁帮过阿父,谁又怜惜过她?

    一样的冷心冷肺,不过是风水轮转罢了。

    最终,几人无功而返,出宫时都有几分丧气。唯恐引起太后不满,都不敢摆上明面,硬是堆起笑脸,想着下次再入台城。

    司马道福没有一起离开,独自留在长乐宫,自袖中取出一封书信,恭敬呈于南康公主面前。

    “什么?”南康公主没有立即打开,而是抬头看向司马道福。

    “姑孰送来的消息。”司马道福道,“说是桓济病重,九成熬不到明年开春。”

    “齐王那里怎么说?”南康公主展开书信,大致扫过一遍,蹙眉问道。

    “正是叔父派人送信。”司马道福没有半点伤感,“我来请示阿姑,想着元月之后,启程往姑孰一趟。”

    桓济病入膏肓,既是旧疾复发,也是心中郁闷,始终不得纾解。灵丹妙药再多,医者的手段再高,终究治得了病救不了命,对他而言,死亡或许也是种解脱。

    桓熙和他一样,终日与酒为伴,显然也熬不过几年。

    桓歆依旧怀抱着希望,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再登朝堂,不屑同这两人为伍。

    如今桓济病重,随时可能一命呜呼,于情于理,司马道福都该前往姑孰。

    可惜这对夫妻早已离心,彼此互相厌恶,司马道福拖到元月后动身,压根没想着见丈夫最后一面。按照她的想法,最好桓济能早点咽气,直接去奔丧才好,省得临死还要给彼此添堵,两看两相厌。

    “既如此,就按你的意思办吧。”南康公主没有多言,只是随意叮嘱两句,就将这事抛开。

    桓氏上下全都清楚,桓容同桓熙桓济不和。

    早年间,桓熙和桓济合谋,差点害了桓容性命。现如今,桓容登基为帝,桓熙桓济再无出头之日。能留在姑孰,保住现有的爵位已是桓容顾念“兄弟之情”,再想些别的,完全不可能。

    想到当初人事不省的儿子,南康公主不由得蹙紧眉心,手指一点点合拢,捏皱了绢布。

    “阿姊。”李夫人轻声提醒,“二公子病重,阿姊也该遣人去看看。”

    无论如何,南康公主身为嫡母,面子总要做上一做。

    “我晓得。”南康公主点点头,不为她自己,为桓容不被世人指摘,该做的也要做,哪怕对桓济厌恶透顶。

    察觉南康公主心情不好,司马道福知趣的没有出声。

    少顷,宫婢入殿送上新茶,凝滞的气氛才得以舒缓。

    “新安,再有人寻上你,全都推了吧。”南康公主沉声道,“若是一味道纠缠,无妨直言告诉他们,最好不要再起这类的心思,我不会答应。”

    “诺。”司马道福应声,终于没压住好奇,开口问道,“莫非阿姑已有人选?侨姓还是吴姓?”

    在她看来,桓容总要成婚。

    皇后的人选早晚要定下。

    “不急。”南康公主道,“再有人问,你这么说就是。”

    不急?

    司马道福很是不解。

    天子已经及冠,也该是成婚的时候。不急,是说人没选好,还是太后看中哪家女郎,对方尚未点头答应?

    早闻天子在幽州时,陈郡谢氏有结亲之意,虽为旁枝,也是……一念灵光闪过脑海,司马道福以为得出答案。

    王谢高门?

    如果真是这样,事情的确不能急。

    看司马道福的样子,就知道她已经想偏,南康公主无意解释,仅是将话题扯开,闲叙几句就打发她出宫。

    殿门合拢,室内重归寂静。

    南康公主闭上双眼,捏了捏眉心。

    李夫人莲步轻移,跪坐在南康公主身后,搓热手指,轻轻揉着她的额角。

    “阿姊莫要烦心,待官家掌控朝堂,一言九鼎,这些麻烦事都能迎刃而解。”

    “恩。”南康公主点点头,拉住李夫人的手,顺势躺在她的腿上,“算算日子,瓜儿该到幽州了。”

    “若是路上没有耽搁,现在大致能到盱眙城了。”李夫人轻笑,吐气如兰,睫毛微微颤抖,仿佛风中的蝶翼。

    “从送回的信看,至少三月在外。”南康公主睁开双眼,手指缠绕垂落在眼前的黑发,“听说秦氏迁都长安,不知瓜儿有没有旁的心思。”

    “阿姊,”李夫人低下头,“官家行事总有章程。”

    “我晓得。”南康公主松开指间鸦羽,声音中透出几分担忧,“我只是怕瓜儿心伤。”

    “官家乃是一国之君。”李夫人笑道,“若是阿姊担忧,无妨给官家书信,让其仿效先帝,将人抢回来就是。”

    “胡说。”南康公主想要绷紧表情,到底没忍住,当场失笑。

    “怎么,妾说得不对?”李夫人故做委屈,石心也会生出怜惜。

    “我知你是说笑。”南康公主叹息一声,“秦玄愔当世英雄,莫要再做戏语。”

    “阿姊怎料定是他?”

    “如何不是他?”南康公主哼了一声。

    早先是没想到,如今联系种种,答案呼之欲出,压根不用多费心思。

    “世间事,不可能事事如愿。”南康公主敛起笑容,余下的话未再出口。唯心中盼着,桓容莫要落得心伤。

    李夫人盈盈浅笑,手指一下下顺着南康公主的发,长睫低垂,在眼底落下扇影。

    或许,她该试着调一味新香。

    与此同时,桓容一行抵达盱眙城外。

    目及高大巍峨的城墙,见到城门前排起的长龙,见到满载货物的商队,耳喧闹的人声,饶是见惯建康繁华,也不由得心生敬畏。

    荀宥早得人回报,率治所官员迎出城外。

    因车驾太过显眼,距城池数里就被百姓堵路,桓容不得不中途改变主意,暂缓入西城坊市的计划,改由南门入城。

    即便如此,照样挡不住热情的人群。

    盱眙百姓夹道,“官家”和“万岁”声不绝于耳。洛阳和吴地官话交织,还掺杂着不少的胡音。

    南城为州治所和兵营所在,少有寻常百姓入内。

    众人干脆聚在城门前,礼迎天子大辂,连维持秩序的州兵都被挤到一旁。

    大辂过处,花落如雨,都是彩绢和布帛制成,盛况丝毫不亚于建康城。胡族女郎没有绢花可投,干脆翻出宝石金饰,向汉家天子表达“忠诚”和“爱慕”。

    一名刚入白籍的胡族女郎更是果决,抓起巴掌大的黄金马就向大辂扔了过去。

    黄金有多重,不用想也知道。胡族女郎说扔就扔,可见力气不小。更要命的是,这马是实心的!

    一道金光凌空飞来,砰地一声砸在车辕上。

    眼前金光闪烁,桓容登时冒出一头冷汗。

    看起来,腰鼓什么的都是小意思,黄金才该列为兵器谱第一!

    桓容停驻盱眙期间,秦策和满朝文武终于抵达长安。

    站在城门下,秦策脸色微红,难掩神情间的激动。

    数年期盼,终于到了这一天!

    随行之人各怀心思,为今后开始打算。唯一相同的是,不敢再轻易招惹秦璟和他麾下的骑兵,见到玄甲黑马都会下意识避开几步。

    秦玚迎出城,在他身后还有为数不少的官员,以及长安附近的豪强。

    双方初见,面上还算客气、共举秦王一统北方,继而定鼎天下。笑容背后打着什么主意,唯有自己知道。

    秦璟护送秦策入城,看到长安布局和坊市规划,转向秦玚挑了眉。

    秦玚策马走近,低声道:“阿母叮嘱我,待你入城,尽快让你去见她,阿岢和阿岫一起去,不要理那些闲人闲语。若是父王问起,自有我应对。”

    “恩。”秦璟点点头,未对这样的安排提出疑问。

    兄弟俩并肩前行,时而低语几声。距秦策的车驾不到十步,却像是隔了千里之遥,始终泾渭分明。( 桓容 http://www.123xyq.com/read/1/1097/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