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爱情 > 桓容 > 章节目录 274.第二百七十四章

章节目录 274.第二百七十四章

    前后两封书信, 尤其是桓容亲笔,带给秦璟的“冲-击”委实不小。

    张廉和夏侯岩恰好站在五步外, 清楚看到秦璟的变化, 当场下巴落地。两人同时想揉揉眼睛, 确定眼前一幕是真是假, 自己是不是在草原上奔袭太久, 疲劳过甚, 以致产生了幻觉。

    四殿下会耳根发红?

    脖子都有些红?

    错觉,一定是错觉!

    没理会众人反应,秦璟折起书信,自然的收入怀中。随后令部曲备好绢布,提笔写成两封短信, 一封交苍鹰送回长安,另一封则由黑鹰带去建康。

    两只鹁鸽纯属认路, 跟在黑鹰身后,不时招来一声不满的鸣叫, 识趣的退开些距离。等到黑鹰转身, 立即又跟了上来。

    黑鹰愈发暴躁, 苍鹰歪了外头, 震动两下翅膀。

    如果鹰也有表情,此时此刻, 苍鹰定是满脸嘲笑, 黑鹰十成乌云罩顶, 克制不住杀-鸟-的冲动。

    噍!

    终于, 苍鹰引燃黑鹰怒火,被狠狠扇了两翅膀。

    虽说不疼不痒,终归失了面子。

    噍!

    两只鹰你来我往,从地上开战,很快飞到半空。强健的羽翼卷起一阵冷风,锋利的脚爪狠狠抓下,顷刻间斗在一处,不相上下。

    两只鹁鸽站在地上,圆旁的身体互相依偎,看着天空中的战斗,竟不见半点害怕。

    猛禽和鹁鸽的界限,在这一刻变得模糊。

    仔细想想并不奇怪。

    毕竟,李夫人养出的鹁鸽非比寻常,从阿圆到如今两只,都有一个独特的爱好:吃肉。

    吃肉的鹁鸽,听着都很稀奇。

    一路跟着黑鹰飞入大漠,如果意志不够坚定,性格不够坚毅,早在中途没了性命。

    黑鹰和苍鹰的战斗引来众人围观。

    鲜卑和吐谷浑骑兵设甚至打赌,在两只鹰身上分别押注。羌兵和氐兵大声叫好,敕勒和羯人手指抵在唇边,接连打起了呼哨。

    秦璟扫过两眼,接续写信,无意叫停这场战斗。

    别看两只鹰打得凶,十成十不会伤及性命,顶多掉些羽毛,隔些日子又会长出来。

    似约定好一般,书信写完,两只鹰的战斗也进入尾声。

    最终,黑鹰以微弱的优势获胜,落地之后,又狠狠给了苍鹰一翅膀。或许是打赢了心情好,不在嫌弃两只鹁鸽,不只让出部分口粮,在秦璟绑好竹管后,还朝鹁鸽叫了两声,分明是示意跟上,莫要中途迷路。

    苍鹰很有些委屈。

    梳理过羽毛,飞落秦璟肩头,蹭了蹭他的鬓角。

    秦璟取出肉干,委屈顿时化作食欲,小半袋肉干顷刻见底。

    等到苍鹰吃饱,竹管已经在腿上绑好。

    噍——

    “把信送回长安。”

    修长的手指抚过鹰羽,继而将苍鹰从肩上托起。

    苍鹰振翅而起,在半空盘旋两周,很快向南飞去。

    天空碧蓝如洗,几片白云被风吹散,万里晴空下,尽是无边无际的草原。有小河在翠绿中流淌蜿蜒成宝石般的清透。

    苍凉的号角声响起,近万骑兵陆续上马,在号角声聚拢,追随在秦璟身后,向西飞驰而去。

    骑兵离开后,天空中出现乌鸦和秃鹫的身影。

    有狼群循着血腥而来,发现留在战场上的尸体,发出声声凄厉的嚎叫,随风传出数里,令人毛骨悚然。

    太元四年,五、六月间,秦璟率骑兵横扫草原,在漠南同漠北的交界处画出一条无形的界限,凡是漠北的部落,不分部族,不管部落大小,胆敢跨过这道界限,全部是灭族的下场。

    有人不信邪,硬要闯上一闯。

    其结果,只能是和袁纥氏一起到地府报道,沦为难兄难弟,在阎王面前哭天抹泪,哭死命运不公。

    明明是壮大部落的好机会,怎么偏偏遇上这么一尊杀神?!

    在奔袭的过程中,张廉等人发现,秦璟的战斗力不断狂飙,策马冲锋的架势,连自己人都有些胆寒。

    发誓效忠的骑兵们愈加敬畏,许多人已不称“殿下”和“将军”,敬称其为“汗王”。

    随着被灭的部落越来越多,秦璟的凶名进一步扩散,远至大漠深处、西域各国。

    有商队走南闯北,草原上发生的一切流传开来,有人不晓得长安的皇帝是谁,但是,提出草原汗王,绝对是当场打个冷颤。

    外人不晓得内情,张廉和夏侯岩等人却看得清楚明白。

    四殿下之所以会突然发飙,和南来的书信不无关系。

    从读信时的样子看,信中的写的九成不是坏事,还有可能是好事。然而,偏偏是某种好事,每每让秦璟发飙。

    准确点形容,似有精力无处发泄,寻到机会就要战斗一场。

    以秦璟为榜样,八千骑兵的战斗力不断提高,绞肉机开足马力,在草原和大漠横扫而过,带起阵阵腥风血雨,彻底震慑漠北各部。

    至八月间,有为数不少的部落转道向北,进一步深入大漠。就为了避开秦璟。北边实在太冷,没有足够的草场,干脆调转方向,绕过乌孙的领地,继续向西。

    在迁移的过程中,高车各部不免遇上罗斯人。

    这个时候,罗斯人尚未建立国家,论生产力和生活水准,甚至比不上漠北部落。

    遇上迁徙的高车部落,要么被当场杀死,要么沦为羊奴,要么就是四散逃亡,运气好的活下来,运气不好的,只能是死在冰原之中,尸骨无存。

    太元四年九月,秦策下旨,召秦璟归长安。

    秦璟奉命掌荆、豫、徐三州诸军事。如今人在草原,三州政务多由朝廷派遣的刺使太守掌管,但涉及到军事,朝廷竟很难-插-得进手。

    无论采用各种办法,三州守军始终油盐不进。尤其是彭城守军,因太守动作太大,险些闹出军-变。

    再者,自秦璟带兵悲伤,秦玒始终留在荆州,秦玦一直驻守彭城。

    有他们两人在,长安派谁来都没用。

    “父皇命四兄掌三州诸军事,非有明旨,一切自是要按照老规矩。”

    秦玒还算客气,秦玦的话更加直白。

    “趁四兄不在想夺兵权?白日做梦!彭城对面就是淮南,淮南隶属幽州,是桓汉天子潜邸所在!”

    “桓汉天子当世英主,此处由四兄掌管,方能免起战事。如知晓掌兵之人替换,你且看看,桓汉明日就会起兵!”

    话总能固然有夸大的成分,却非绝对的危言耸听。

    长安和建康暂时和平,不代表始终如此。

    同为汉家政权,为统一华夏,早晚会有一战。

    秦璟的威名传遍南北,有他镇守三州,哪怕只是名义上,建康也不会轻易骑兵。不是害怕,而是需要充足的准备,调集足够的兵力。

    有备方能无患。

    现如今,朝廷欲收回三州,还是趁秦璟领兵在外,如何能让将士服气?

    秦氏以坞堡起家,将士誓死追随,是敬佩秦氏的勇猛,是敬佩秦氏对敌作战的强悍。如今秦策入主长安,称帝建制,曾埋在台下的弊端逐渐显现。

    总体来看,长安要收回地方政权兵权绝不算错。为巩固君权,这是必须走出的一步。

    桓容也在做同样的事。

    然而,秦策和桓容目的相同,面对的问题却截然不同,施行的手段更是南辕北辙。

    更重要的一点,桓容直面的是地方豪强和高门士族,秦策面对的是追随多年的老臣,甚至要从儿子手中收回权利。

    两相对比,秦策心中也苦,奈何有苦说不出,只能生生往喉咙里咽。

    桓容收回君权,不过是刚刚起步,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稍有不慎,就可能满盘皆输,一切回到起--点。

    秦策的问题更加严重。

    步子迈出去,相距百米就是深坑。挖坑的都不是善茬,后-宫-里还有刘皇后和刘淑妃在等着,当真是举步维艰,两步就要崴脚。

    奈何路是自己走的,脚下的泡也是自己踩的。

    夜深人静时,秦策独坐光明殿,常会凝神思索,事情为何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答案始终遥远,亦或是他根本不想得出答案。

    局面已经如此,回头的代价太大,对秦策而言,只能一步接一步走下去,哪怕脚下伤痕累累,也不能退缩。

    太元四年,九月

    秦策的第二道旨意送入草原。

    之所以有这道旨意,全因之前的使臣在中途迷路,压根没找到秦璟,只能灰溜溜的回京请罪。

    知晓事情始末,面对跪在面前臣子,秦策发火也不是,不发火也不是,到头来,只能高举轻放,恕其无罪。

    退出光明殿后,使臣一扫之前的战战兢兢,哪里还有半分恐惧。

    迷路是真,不想找到秦璟更是真。

    “四殿下扫北,平定贼患,有靖边扶鼎之功。官家糊涂,竟要收回三州兵权!”

    “荆、豫、徐三州兵权收回,交谁掌管?州刺使吗?岂能服众,简直是笑话!”

    众人言是为国考量,实则心中都打着算盘。

    忧心国境是一则,再有一则,秦策慑服豪强、加强君权的目的太过明显,众人如此反对,不过是借秦璟之名,为自己寻个借口,留一条后路。

    无论君臣之间如何谋划,第二道旨意顺利送入草原。

    不知该说传旨的官员运气太好还是太过不好,一路跟着骑兵的足迹深入大漠,溜达半个多月,遇上一场沙风,行李和人员损失大半,样子不比乞丐好上多少。

    实在没办法,正准备仿效前任返程时,突然遇上一队斥候,差点被当做奸细抓起来。

    时辰当面表明身份,斥候仍是半信半疑。干脆将人绑上马背,一路飞驰到秦璟面前。

    “长安旨意?”

    骑兵正在一条小河旁休息,秦璟兴致好,正亲手刷着马背。听部曲来报,动作忽然停住。引来战马不满的响鼻。

    “人在哪里?”

    部曲接过缰绳,秦璟抓起身侧的镔铁-长-枪,几步走到一处简陋的栅栏前。

    栅栏里是新得的牛羊,不日将送回西海郡,交给秦玚市往长安和建康。

    送旨的官员和十几个随从都被关在羊圈,一身狼狈,偶尔会被好奇的羊羔顶上两下。

    “殿下!”

    见秦璟走来,官员登时精神一振,大声道:“殿下,仆有长安旨意!”

    行到近前,秦璟命人将栅栏打开。

    “张少卿?”

    见秦璟认出自己,张蚝差点当场流泪。

    确认张蚝等人不是奸细,立刻有部曲取来食水和干净的衣物。十几人两日未进粒米,张蚝尚能维持礼仪,随行之人都是不管不顾,开始狼吞虎咽。

    用过食水,张蚝精神稍好,取出随身携带的圣旨,恭敬递到秦璟面前。

    秦璟挑眉。

    这个举动足见对方的态度。

    对于秦策,张少卿似乎没有太多的敬畏。

    展开圣旨,从头至尾看过一遍,秦璟眸光渐冷,冷到极致,竟然勾起嘴角,缓缓的笑了。看到他这个笑容,张廉和夏侯岩同时脊背发凉,颈后汗毛倒竖。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建康城,城门大开,迎接西域诸胡和吐谷浑的进贡队伍。

    桓容高坐太极殿中,连续三日受使臣朝拜。

    翻阅呈送的贡品簿册,颇有几分意兴阑珊。总之是些宝石香料,骆驼牛马,不会有太多惊喜。

    相反,为稳定西域和吐谷浑,朝廷要破费一番力气,赏赐不能太轻,让对方以为被怠慢,或是汉朝有意发兵,连面子都不肯做。但也不能太重,桓容可没想去做个冤大头。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部落进献美人。

    美人送回来不好退回去,桓容没心思留在宫内,准备给各家臣子送去。

    西域胡姬善舞,当个景赏也不错?

    可惜的是,桓容送了一圈,愣是一个都没送出去。原因很简单,妖娆艳丽的胡姬压根不符合时下审美。

    仔细想想,时下仍以“类猿”比喻某些番邦,并且是光明正大的记载在朝廷文献上,这些发色和肤色迥异于汉族,轮廓也相对深邃的美人送不出去,甚至被嫌弃,倒也能说得过去。

    最终,是宦者给桓容提醒,高门不要,不是还有臣服的胡人?

    “对啊!”

    桓容一拍大腿,召来秃发孤等人,总算把这些美人安置妥当。

    秃发孤等都是万分感激,欢欢喜喜带着美人回家。

    各部使臣闻听消息,私下里认定:桓汉天下英雄盖世,不为美色所动,更擅利用人心。此番借花献佛,既-免-去-后-宫-被安插探子,又试探过朝中文武态度,最后更以美人笼络人心,足见心计深沉。

    “心计之深,非寻常可及。”

    各部使臣归国后,纷纷极力劝说国主和首领,桓汉天子高深莫测,莫要与之为敌。若不然,怎么死的都不晓得。

    得到这种效果,实在出乎预料。

    回头想想,桓容难免对月长叹,做皇帝做到他这份上,当真是不容易。( 桓容  http://www.suya.cc/8/8735/ )( 桓容 http://www.123xyq.com/read/1/1097/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