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爱情 > 桓容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太和三年,春三月,戊午

    天边刚刚擦亮,五六名头戴平帽的健仆便疾步登上码头,等候南来的商船卸货。

    “今日有合浦郡的商船。”

    合浦南珠天下闻名,有走盘珠的美誉。两汉时均为官采,严禁民间私采。

    汉末天下烽烟骤起,朝廷无力管辖边远郡县,私采者愈多。三国至两晋,豪商巨贾涌向合浦购珠,当地百姓不种粮谷,以采珠为业者超过千人。

    每逢三四月间,运珠商船会陆续抵达建康。

    船上不只有最顶级的合浦南珠,还有次一等的海珠和彩宝。每次交易,运上码头的布帛金银都要以车计量。

    建康士族看不上的次品会继续北运,要么售给氐人,要么货于鲜卑。有胆大的商人弃船改走陆路,借路益州进入吐谷浑,只要不被蕃人劫掠,赚得的黄金半生享用不尽。

    天色放亮,篱门开启,船夫争先恐后划动船桨。

    船行不到一半,平地忽起一阵狂风,瞬间有沙尘弥漫。落在后边的商船匆忙落帆,唯恐船身倾覆,货仓进水。

    狂风越来越强,半数商船困在篱门前,指甲大的冰雹骤然砸落。

    大船尚且能够支撑,依靠人力不断向前。一些舢板小船躲闪不及,船身又不够牢固,船篷当场被凿穿,艄公船夫无处可躲,不得不跳入水中借河岸遮挡。

    码头上的健仆丢下灯笼,抱头跑向街边商铺。中途不断被冰雹砸中,连声发出痛呼。

    廛肆纷纷关门落窗,店主和伙计轻易不敢探头。

    不过数息时间,长干里不闻人声,乌衣巷难见车马,青溪里的柳树随狂风摇摆,柳枝竟被冰雹砸断。

    桓府中,桓容正准备登上牛车,前往城门迎接桓大司马。未等走出府门,狂风平地而起,冰雹接二连三落下。

    冰粒砸在屋顶,发出声声钝响。

    “快护住郎君!”

    健仆反应迅速,手臂交错高举,任由自己被砸伤,也不让桓容被擦碰到一星半点。

    桓祎当场脱下外袍罩在桓容身上,二话不说扛起人就跑。桓容来不及反应,已经头朝下不断后退,慌忙间差点咬到舌头。

    从前门至回廊将近两百米,桓祎撒开两条长腿飞跑,发挥出百米冲-刺的速度。等到将人放下,自己额头青了一块,桓容连袍子都没沾湿。

    见状,桓容禁不住鼻子发酸。

    “阿兄不该如此。”

    “说什么话!”桓祎披上外袍,浑不在意的擦过额角,嘶了一声,照旧咧嘴笑道,“阿弟自小体弱,万不能淋雨。我身体强健又为兄长,理应如此。”

    说话间,健仆接连躲进廊下,婢仆送来干净长袍。

    南康公主不放心,和李夫人一同前来。确认桓容一切安好,连点皮都没擦破,总算松了口气。目光转向桓祎,温声道:“和你阿弟去我那里,有医者候着。”

    “诺。”桓祎应声。

    桓容看向廊外,冰雹渐渐减小,暴雨接连而至。

    三月下这么大的雨,委实有些奇怪。

    “阿母,不去迎接阿父?”

    “不去了。”南康公主握住桓容手腕,发现有些凉,坚定道,“雨大不好出门,恐生出意外,你父应会体谅。”

    一行人穿过回廊走进内室,早有婢仆点燃香料,医者为桓祎看过额头,随后送上滚热的姜汤。

    “喝吧,免得着凉。”

    姜汤加了葱段和盐,没有丁点红糖,味道冲得吓人,喝到嘴里非同一般的刺激。小小抿一口,桓容当场面孔扭曲。

    李夫人看得心疼,南康公主却道:“整碗服下,不许任性。”

    桓容含着眼泪喝姜汤,桓祎没比他好多少。

    一对难兄难弟表情极端相似,不是碍于规矩礼仪,差点同时吐舌头。

    太折磨人了!

    “用些寒具。”

    婢仆撤下漆碗,李夫人将装有撒子的漆盘推过来。南康公主抬手,另有婢仆送上蜜水。桓容一口撒子一口蜜水,到底将嘴里的辣味压了下去。

    风雨越来越大,母子几人坐于屋内,能听到狂风呼啸而过,暴雨砸在木窗上的钝响。

    李夫人令婢仆送上器具,亲手开始调香。

    多数用料来自西域,味道有些独特。桓容抽抽鼻子,侧头打了个喷嚏,引来南康公主和李夫人一阵轻笑。

    室外雨水成幕,似天空坠下的银帘。

    室内香烟袅袅,玉殿嫦娥宛转蛾眉,皓腕微动,纤指轻挑。立屏风上流云飞瀑,映衬一室古拙典雅,人在其间犹如置身梦中。

    “郎君可要学调香?”李夫人掀开香炉顶,几种香料调和在一起,隐隐有花香飘散。

    士族多好风雅,仅做兴趣不为生计,传到外人耳中也是雅事一桩。

    “多谢阿姨,容愚钝,怕是没这份悟性。”

    李夫人掩口轻笑,美眸扫过桓容,落在南康公主身上,道:“我以为不然。郎君天资聪颖,此言实是过谦。阿姊以为如何?”

    南康公主也笑了,握住李夫人的手,道:“甚是,瓜儿这点要改。”

    桓容:“……”

    先表扬他揍人,又说他过于谦虚,这种教育方式真心没有问题?

    飘风暴雨夹着冰粒,足足下了半个多时辰。

    雨过天晴之时,云层中现出一道七色彩虹,如仙桥穿云而过,映衬碧蓝天空,美不胜收。

    桓府婢仆匆匆穿过回廊,木屐声哒哒作响。行至门前下拜,略微提高声音道:“殿下,郎主已过宣阳门。”

    “怎么走的南门?”南康公主问道,“可有人传讯?”

    “回殿下,尚未。”

    思索片刻,南康公主令人去唤马氏和慕容氏。

    “既是那老奴送回来的,总要出门见一见。”

    “诺!”

    阿麦领命而去,李夫人收起香料,抿了抿鬓发,心思却不在归家的桓大司马身上。

    “阿姊,郎君是否应至府门相迎?”

    南康公主点头,道:“亏得你提醒我。”

    话落站起身来,脊背挺直,步摇上的彩宝耀眼夺目。

    “见到你父行礼便是,其他有阿母。”

    “诺!”桓容应诺,和桓祎对视一眼,没有多言。

    桓容降生时,桓温已是不惑之年,早有四个儿子并立下世子。

    原身十岁便往会稽求学,父子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加上几个庶子屡有动作,南康公主没兴趣给桓大司马好脸,父子关系想亲近也难。

    此次桓容受伤,背后便有世子和桓济的手脚。

    南康公主想要处置,却有桓大司马拦在面前。今遭桓大司马回建康,夫妻不至于抄起刀子互砍,想要阖家欢乐纯属天方夜谭。

    穿过回廊,马氏和慕容氏正恭敬等候。两人都是一身绢袄襦裙,佩同样的花钗。一人靡颜腻理,一人眉黛青颦,俱是难得的俏佳人。

    南康公主走过两人面前,脚步顿也未顿,眼神都懒得给。

    李夫人倒是扫过两人一眼,见慕容氏略显憔悴,马氏的脸色也不太好,禁不住皱了下眉,对这二人更看不上眼。

    雨后的建康城恢复热闹,自宣阳门往桓府的一段路更是挤挤挨挨,人声鼎沸。

    年初之时,桓温上表辞录尚书事,遥领扬州牧,移镇姑孰。朝廷特别加其殊礼,位在诸侯王之上。以桓大司马在东晋的地位,出行可驾朝车,护卫虎贲二十人,佩铠甲班剑。

    此次返回建康,虎贲之外更有百余名西府军跟随,各个身强体健,高过八尺,面容硬朗,魁壮威武。

    入城门之后,车驾改为慢行。

    虎贲在两侧开路,桓温安坐于车中。年过五旬仍须发浓黑,俊朗不凡。单是坐着便予人压迫之感,虎目扫过更显气势威严。

    桓温车驾行过,道路两旁的百姓不自觉屏息。遇府军过时,更有不少人侧过头不敢直视。

    “好重的杀气。”

    秦淮河北岸,几驾牛车散在人群后。

    谢玄和秦璟分别立于车前,另有士族郎君抬头张望,见到军容威武,煞气扑面,哪怕家君同桓温不睦,此刻也禁不住赞叹。

    “南郡公真人杰也!”

    车架停在桓府前,桓温步出车门,见南康公主亲自出迎,颇有些“受宠若惊”。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南康公主面前,笑道:“月余未见,细君安好?”

    “夫主记挂,妾甚好。”

    仅看两人说话的样子,任谁也不会想到,这对夫妻“相敬如冰”,同“和睦”两字压根没半点关系。

    夫妻俩客套两句,桓祎桓容上前见礼。

    “阿父。”

    看到两个儿子,桓温不由得“咦”了一声。

    桓容时常不见,印象并不深。桓祎却是年初刚刚见过,不过两三月,整个人竟“大”了一号!如此大的变化让他如何不惊奇。

    “阿子甚壮。”

    生平首次得到亲爹夸奖,兴奋之下,桓祎忘记桓容之前的叮嘱,抄起门前的一块方石就举过头顶,还顺手抡了两下。

    “阿父,儿练武半月,略有小成!”

    嗖嗖声中,门前一片寂静。

    桓容默默转头,静静掩面。这神奇生物是自己的兄弟,到底该忧还是该喜?( 桓容 http://www.123xyq.com/read/1/1097/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