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爱情 > 桓容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元帝南迁后,沿用吴国旧城,在太初宫、昭明宫及苑城的基础上修建宫城,名为建康城,又被称作台城。

    台城呈长方形,周长八里,仿洛阳宫建造,共有殿阁楼宇三千余间。兼有南地建筑风格,绣闼雕甍,雕梁画栋,极是精美。

    主殿为太极殿,是举办朝会大典,天子处理政务和起居的场所。

    殿后为显阳殿,又称椒房,是皇后长居宫室。

    自庾皇后薨逝,殿内始终空虚。随司马奕被废,司马昱成为台城之主,后宫嫔妃都想入主显阳,可惜天子不松口,无一人能得偿所愿。

    太后居处名为长乐宫,仿造汉制。受条件所限,无论规模还是精美程度,都不及汉长乐宫半分,曾因乱军损毁,褚太后入住时方才重建。

    朝会结束后,司马昱特意唤来桓容,欲携其登舆,同往长乐宫。

    “南康素来知礼,今日入宫,必往太后处。”

    桓容暗中撇嘴,总觉得话中有话。不便深究,只能固辞舆车,坚决要求步行。

    开玩笑,渣爹进出都要走路,他乘舆车算怎么回事?

    况且,不是寻常车舆,而是皇帝金舆,落在其他人眼中,想上天还是想上天?

    亲娘是晋室大长公主,身份尊贵,司马昱授予尊荣无可厚非。

    他到底姓桓,甭管对方出于好意还是歹意,哪怕是真心抬举——虽说可能性很低,这份荣耀都要推辞,坚决不能接受。

    “陛下厚爱,臣感激涕零。然宫中规矩如此,实不敢违。”

    桓容拱手,作势要跪到地上。

    百官尚未全部离开,目睹此举,不晓得内情,禁不住面露诧异。

    司马昱略有些尴尬,扶起桓容,令宦者抬走舆车,道:“朕和阿奴一起。常日坐于殿中,也该活动活动。”

    司马昱相貌英俊,五十出头的年纪,长髯飘于胸前,鬓发间掺杂银丝。或许是注重养生之故,半点不显老态,反而有几分仙风道骨。

    这就是真名士和冒牌货的区别?

    桓容暗中咬牙,坚决不承认,一时间脑袋进水,把自己骂了进去。

    “阿奴早年游学会稽,拜于周氏大儒门下,朕亦有耳闻。”

    司马昱握住桓容右手,笑容温和,语气平缓,没有半点君王的架子,犹如一个慈祥的长辈,遇上喜爱的小辈,真心的关怀几句。

    “陛下过誉,臣不敢当。”桓容垂首。

    “当得。”司马昱笑道,“大儒有言,阿奴良才美玉。朕亦以为,以阿奴之才,必成国之栋梁,他日建功立业,定能扛鼎华夏,匡扶正-统。”

    桓容没接话。

    这话不好接。

    良才美玉是赞赏,国之栋梁是拔高,扛鼎华夏、匡扶正-统?

    不提他到没到这个水准,也不提他胸怀何种志向,此刻敢点头,绝对是一脚踩进陷坑。若是谦虚几句,又显得过于虚假,落在后世人眼中,“口是心非”四个字跑不掉。

    与其说错话掉坑里,不如闭口不言。

    少说少错,顶多落个“木讷”的评价。

    当然,司马昱不会相信他是真的木讷。但以桓容目前的处境,演技不太过关,唯有装傻最安全。

    两人走在前面,时而谈笑几句。司马曜跟在身后,压下嫉恨之心,斟酌是否该同桓容交好。若是下定决心,又该从何处着手。

    当真应验南康公主所言,桓容压根无需多费心思,凭借手中实力,旁人自会主动讨好。

    雨水渐停,空中阴云散去,阳光蒸腾水汽,很快又变得闷热起来。

    好在长乐宫距太极殿不远,又有宦者和宫婢撑起伞盖,落下一片阴凉。换成西汉宫殿的规模,绝对会脚底走出水泡,冒出一身热汗。

    御驾行至长乐宫,早有宦者入内禀报。

    彼时,南康公主乘坐的舆车停在殿前,十足显眼。

    司马昱经过,对桓容眨了眨眼,就像在说:如何,朕说得没错吧?

    桓容愕然。

    皇帝刚才眨眼了?

    该说老帅哥依旧魅力无穷,还是这世界有点玄幻?

    自穿-越以来,他发现真实的历史人物和史书记载颇为不同,正如眼前的司马昱,史称“清虚寡欲,尤擅清谈”,后四个字未能亲眼证实,但这“清虚寡欲”实在值得商榷。

    “拜见陛下。”

    褚太后和南康公主迎出殿门。

    按照身份,前者本无需如此。奈何司马昱辈分更高,压根不能遵从惯例。

    皇帝是叔叔,太后是侄媳妇。

    纵观历史,当真是少有。

    两人身后跟着四五名嫔妃,都是绢袄绸裙,梳着高髻。发上簪着类似的金钗,分量不小,论精致程度,远不及南康公主和褚太后所戴。

    晋朝延续魏制,对嫔妃和命妇的穿戴有严格规定。在宫外可以不遵守,偶尔愈矩,入宫则不行。尤其是皇后未立,椒房虚位以待,众人更要严守规矩,不能让旁人挑出半点错来。

    司马昱向褚太后回礼,叫起众人。

    桓容上前半步,拱手揖礼。

    司马曜同时上前,行完礼默默退后。自司马昱登位,为避嫌,他和褚太后的关系一直不近,甚至称得上疏远。

    褚太后仅向司马曜点了点头,却对桓容笑道:“瓜儿来了,方才还同你母提起,这些时日也不见你入宫,别是有事耽搁。”

    这番话乍听没有什么,细品却能发现问题。

    桓容口称不敢,解释道:“回太后,臣昨日出城拜见家君,尽人子之道。”

    刚见面就挖坑,桓容傻了才会往里跳。

    外地官员归京,需隔日上朝。但他事先递过表书,请过假,三省一台都有记载,官面上挑不出理来。至于其他,一个“人子孝道”就能堵死。

    身为人子,先去见亲爹理所应当。肩扛“孝”字大旗,可谓无往不利。

    不同意?

    自可同桓大司马去辩上一辩。

    说一千道一万,这位敢吗?

    话音落下,桓容恭敬站在一旁,不言不语,“老实”得让人牙痒。

    褚太后面上不显,心中翻腾几个来回,被堵得肝疼。

    眼角余光扫过南康公主,后者正颔首轻笑。目光回视,笑容里带着嘲讽,褚太后不由得怒气上涌,险些再次昏倒。

    “瓜儿孝心。”

    四个字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桓容权当没听出背后之意,笑道:“太后夸赞。”

    褚太后:“……”

    她是夸他吗?!

    桓容抬起头,他就当是。

    南康公主笑容更盛,司马昱咳嗽一声,当先迈步走进殿内。

    众人这才意识到,光顾着看太后的热闹,天子竟被晾在门前,这可是大大的不敬。

    “陛下恕罪!”

    众人簇拥着司马昱走进内殿,茶汤糕点俱已备妥。

    宦者宫婢侍立两侧,轻轻摇动宫扇,送来徐徐凉风,驱散殿中热意。

    司马昱端起茶盏,仅是沾了沾唇就放到一边。随后笑道:“临近秋日,太后需当注意。朕闻日前唤了医者?”

    天子出言,太后谢过关怀,虽说对话有些别扭,殿中气氛总算变得热络。

    桓容正身端坐,手捧茶盏,和司马昱一样滴水不沾。留心听着双方机锋不断,唇枪舌剑,互相捅刀,仿佛在观赏一出大戏,看得津津有味。

    南康公主略感到好笑,又有几分悲凉无奈。

    这就是晋室。

    太后天子不和,除非一方退步,否则台城内永不会太平。

    “阿母?”

    “无事。”南康公主低声道,“今日朝会可见到你父?”

    “没有。”桓容摇摇头,“郗使君也不在。”

    “郗景兴呢?”

    “见到了,没来得及说话。我观郗侍郎有几分忧色。”

    三言两语道明情况,外人听不出端倪,南康公主细思片刻,心头微动,缓缓现出一抹笑容。

    如此看来,那老奴的情况确实不好。哪怕返回姑孰,怕也撑不了几日。

    两人说话时,几名淑仪都在打量桓容。

    至于跟着来的司马曜,正安静的坐在李淑仪身侧,全然充当背景。

    “妾闻丰阳县公十岁至会稽游学,拜于大儒门下,被赞良才美玉。今日当面,果真是传言不虚。”徐淑仪当先开口。

    她是司马道福的生母,早年最得司马昱喜爱。哪怕徐娘半老,依旧眉眼含-春,风韵犹存。

    “可不是。”胡淑仪掩口轻笑,面容只能算清秀,声音却格外悦耳,仿佛二八少女,“世人常言谢氏郎君芝兰玉树,王氏郎君气度非凡。今日得见小郎,亦是轩轩韶举,夭矫不群。难怪日前被围在秦淮河边。”

    “郎君大才槃槃,赴任不过一载,屡行善政,使得幽州民富兵强,百姓安居乐业,实乃非常之举。”

    王淑仪出身士族,为先王妃陪媵,颇有几分见识。面容敦厚,语气真诚,哪怕言辞略有夸张,也不会使人觉得尴尬。

    “淑仪过奖。”

    “哪里。”王淑仪笑了笑,见桓容面颊微红,更生出几分喜爱之意。

    她早年也曾生子,得司马昱取名天流,足见喜爱之意。可惜儿子未能熬过病痛,未序齿便夭折。王妃生下的世子也因犯错幽禁,郁郁而终。

    如果世子还在,或是天流还活着,哪里轮到一个婢奴得意!

    想到李淑仪,王淑仪难免心塞,表情中带出几分。

    偏偏有人不自觉,在这时开口:“郎君有才有德,相貌出众,可曾定下哪家女郎?”

    这话问得着实粗鲁,不只南康公主,连上首的司马昱都皱起眉头。

    司马曜动作稍慢,没能拦住亲娘。见司马昱看过来,只能暗暗咬牙,小心的拽了一下李淑仪的衣袖,希望她能闭上嘴,千万别在这个时候惹出麻烦。

    桓容循声看去,顿时一阵牙酸。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李淑仪?

    之前没见正脸,冲击尚不算大。如今看得分明,不得不佩服司马昱,这样都能下得去手,连生两儿一女,不能说口味太重,那就只能赞一声“英雄”!

    时下以白皙为美,李淑仪黑出段数,粉涂得再厚都没用。仅是黑也就算了,五官又长得有些玄幻,不说出生时脸先着地,也是后天被门板拍了一下。

    后世有人推断,这位很可能有非洲血统,要么就是印x等岛国土著,如今来看,可能性的确不小。

    “阿姨,莫要再说了。”

    殿内气氛微冷,司马曜额头冒汗,顾不得其他,低声劝道:“丰阳县公的婚事自有长公主和父皇,阿姨还是……”

    不等他说完,王淑仪和胡淑仪互看一眼,都是双眼微凉,对桓容的终身大事很是“关心”。

    李淑仪本意如何,暂时不好探明。两人的意图却很明白,如果桓容尚未结亲,自家女郎是否可以考虑?

    之前有过“分歧”?

    无碍,不过是小事。

    结成姻亲之后,过往都会烟消云散。

    最重要的是,如果将女郎送入桓府,对自家的好处不是一星半点。如非几个公主年纪尚小,并且辈分不对,她们还不想便宜族中。

    司马道福能嫁入桓氏,和南康公主一样,是出于政治考量。嫁的又是庶子,勉强可结为姻亲。

    桓容则不然。

    他是南康公主亲子,比几个公主实打实的矮了一辈。结亲的可能无限降低,几乎趋近于零。

    看透对方的打算,南康公主心中好笑。扫一眼司马昱,见他没有出言喝止,干脆长袖一振,不再给对方留面子,直言道:“去岁,谢氏有结亲之意,奈何巫士有言,我子不可过早结亲,纵然遗憾也只能推了。”

    “谢氏?”王淑仪蹙眉,“哪个谢氏?”

    “建康城内还有哪个谢氏?”南康公主反问。

    “莫非是陈郡谢氏?”

    “自然。”

    犹如惊雷劈下,殿中瞬间陷入寂静。

    陈郡谢氏?

    王淑仪和胡淑仪双眼瞪大,打好的腹稿再没法出口。

    她们想说南康公主胡诌,堂堂陈郡谢氏,如何会纡尊降贵和桓氏结亲,还是主动登门?

    仔细观察南康公主的表情,底气十足,压根不似说谎。

    霎时间,茫然、不甘、烦躁甚至郁愤一起涌上,滋味实在难言。

    陈郡谢氏尚未达到顶峰,比太原王氏差上一截。然谢安声名远扬,又有谢玄等出众郎君,早被视为顶级门阀。

    同谢氏结亲,几人想都不敢想。

    万万没料到,谢氏会主动向桓容求亲,而南康公主相信巫士之言,竟将这样的好事拒了!

    几名淑仪惊色难掩,司马昱和褚太后心情复杂。

    司马曜低下头,想到自己未来的嫡妻人选,控制不住的攥紧双拳,被妒火烧得红了双眼。

    抛出这记惊雷,南康公主不再多言,任由对方去“消化”。

    是否会消化不良?

    与她何干?

    这些人最好歇了心思,休想将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塞-过来。以她们的家族背景,做个妾都是高抬,想为嫡妻?脸有多大?

    桓容保持沉默,任由亲娘抄刀子一通狠扎。

    扎死扎伤随意。

    真把上头那位惹急了,大不了带着亲娘离开建康。真能促成此事,他还要谢谢对方。

    不过,为免麻烦,回去后需给谢兄送信,将事情解释清楚。

    既然将谢氏推出做挡箭牌,该给的好处必须给。他不认为谢安谢玄会计较,但谢氏族中总要给个交代。

    如果被有心人利用,故意传播流言,挑拨两家的关系,绝对是得不偿失,对今后的发展百害而无一利。

    经过短暂冲击,几名淑仪品出味道,决口不提结亲之事。话题转到幽州商货,尤其对西域市来的香料珠宝感兴趣。

    “听闻幽州有海商?”

    “的确。”桓容颔首,转向司马昱,笑道,“海路初开,仅同扶南、林邑及天竺等国通商。彼尤喜花色艳丽的丝绢锦缎,常以犀角、象牙、琉璃、琥珀及彩宝香料市换。”

    “然海上不比江河,一者需大船,船工均要熟手。二来风浪不定,如遇到大浪狂风,人船尽没。”

    “自商路开通以来,已有不下五艘海船沉没,百余人不见踪影。有商人船工侥幸被渔民所救,保住一条性命,整船货物却是落于海中,不得寻回。”

    “另有亡命之徒专截海商,手段凶残,甚于陆上贼匪。”

    桓容侃侃而谈,话题围绕商业,半点不提政治。

    众人听得入神,殿中不闻杂音。

    桓容说话十分有技巧,既言明海商之利,又表明其中危险,直言是用命来搏。明白告诉殿中之人,想要获利,可以,但要做好葬身大海喂鱼的准备。

    换成士族豪强,桓容九成会换一种说法。

    晋室?

    鉴于之前的教训,实在不想同对方有太多利益瓜葛。

    不是他过于计较,实在是对方行事太不地道。

    一船船的海盐送入建康,每季的利润不落分毫,隔三差五还有新鲜的海外方货,结果呢?

    该坑的照样坑,差点坑去他的小命。

    不能说司马昱必定和褚太后一样。然就经验而言,小心驶得万年船。与其今后挠头,不如从源头堵死。

    桓容态度明白,王淑仪等人听不出端倪,司马昱和褚太后却是一清二楚。

    两人如何想,会不会认为他是心存不满,桓容压根不在乎。

    参照渣爹,手中有权有钱,谁怕谁啊?

    北地,豫州

    秦玒伤势渐愈,开始帮秦玸处理州内政务。刘媵问过良医,确定儿子没有大碍,便开始打点行装,启程返回西河。

    同行两队甲士,并有一辆囚车。

    车内是不成人样的贺野斤,蜷缩成一团,四肢骨头俱已折断,偏偏没有咽气。

    “哪能让他轻易去死。”刘媵浅笑道,“总要带回去给阿姊看一看,砍了脑袋挂上城墙,也好震慑宵小,顺便和阴氏作伴。”

    秦玒秦玸齐刷刷打个寒颤,愈发肯定,千万别惹亲娘,后果绝非寻常可以承受。

    “快些回去吧。”刘媵坐在车上,双眸微弯,红唇饱满,时而扫过囚车,眸光似寒风般凛冽。

    西河郡

    接到秦玒已无大碍,刘媵返程的消息,刘夫人松了一口气。再看秦璟送来的绢布,又不免皱紧眉头。

    桓容送来良药良医,救下秦玒性命,对秦氏有恩。此次提前行冠礼,秦氏的确该送上一份厚礼。礼单她早已经拟好,比寻常更厚上三成。可儿子又送信来,言明需再添一枚玉钗。

    这也没什么。

    哪怕是秦汉皇室之物,照样能寻出几件。

    但是,鸾凤钗?

    刘夫人看了两遍,确定不是笔误,无奈捏了捏眉心。

    秦璟行事她一向放心,这次却有些参不透。他难道不晓得鸾凤钗不能随便送,一旦送出,就有暗示联姻之意?

    是个女郎也就罢了,正可了结一桩心事。

    可对方明明是个郎君!

    这样的礼送出去,不怕结仇吗?

    越想越是头疼,刘夫人放下绢布,只盼着刘媵能早点归来,也好多个人商量,帮她仔细分析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桓容 http://www.123xyq.com/read/1/1097/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