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其他 > 寒冬乍暖,你还在 > 章节目录 第643章 晚晚情深,余生有你51

章节目录 第643章 晚晚情深,余生有你51

    “你和妈在这里聊什么?”韩启尧问的直接。

    南晚笑了笑:“没什么,就说了点话。”

    程婉怡倒是直接,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可是我生出来的,你这么火烧火燎的来了,不还是怕我欺负你媳妇么!”

    韩启尧不置可否。

    南晚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韩启尧。

    忽然她明白了,这么多年她回到别墅后,知道每天程婉怡都来别墅看孩子,但是在自己怎么都没能和程婉怡碰到。

    现在看来吧没缘分,而是韩启尧故意隔开了。

    “你妈我是那种人吗?”程婉怡想起来还有些愤愤不平的,打了几下韩启尧,“你们婚都结了,孩子都生了,你都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了,我还能做什么!”

    韩启尧摊手,倒是很无辜。

    南晚看的瞠目结舌的。

    “现在想想,南晚和你比起来,我还不如疼南晚,你这儿子,我算是白生了。防你妈倒是和防贼一样。”程婉怡是一点都不客气。

    韩启尧也接的直接:“嗯,你疼我老婆最好了。”

    “哼。”程婉怡冷哼一声,“我走了,免得我这老太婆在这里还不受待见。”

    “妈”南晚要阻止。

    程婉怡转过身倒是笑眯眯:“南晚啊,妈明天再来看你。韩启尧这人,心眼很小,我要多霸占你一会,他真的会把我赶出去的。我才不要做的这么没脸呢。有这种儿子,真是委屈你了。”

    说完,程婉怡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了。

    南晚就这么错愕的看着韩启尧。

    韩启尧倒是一脸的坦荡荡:“嗯,我不喜欢任何人霸占你太长的时间,不管是谁。”

    南晚:“”

    南晚是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倒是韩启尧看见南晚手里的绒布盒子:“妈把这个给你了?”

    “嗯。”南晚把程婉怡的话重复了一次。

    韩启尧倒是直接:“那就拿着。”

    南晚也没说什么。

    “等结婚的时候,我再给你准备新的。你只要在婚后回祖宅的时候戴一次就可以收起来了。”韩启尧交代。

    “好。”南晚很久才说话。

    她总有一种感觉,韩启尧在预谋着什么,但是她却怎么都猜不透。

    韩启尧总可以把自己的心思藏的很好。

    南晚安静了片刻:“老公你是不是在计划什么?”

    忍了忍,南晚没忍住,问着韩启尧。

    韩启尧看着南晚,忽然低头笑了起来,他捏着南晚的下巴,就这么贴着南晚,南晚一下子就随着韩启尧的动作变得紧张。

    偏偏这人没打算放过南晚。

    他一字一句的说着:“老婆,我在计划什么时候可以”

    那声音被刻意拉长,说的格外清晰:“上你。”

    南晚:“”

    还真的是面红耳赤的感觉,火辣辣的,甚至在自己儿子面前,被韩启尧这么调戏,总让南晚浑身不自在。

    她不理睬韩启尧,快速的推开这人,走了出去。

    韩启尧看着南晚走出去的身影,倒是笑了笑,而后好心情的低头逗弄着韩子羁。

    偏偏韩子羁看见韩启尧,就是天生的老鼠见到猫,没一会就嚎啕大哭了起来,那哭声越来越惨烈。

    韩启尧倒是不以为意,很淡的说着:“你妈很辛苦才把你生下来,这笔账我和你记着,早晚要和你算。你要敢再和我抢老婆,呵呵”

    韩子羁完全哭成了一团。

    而韩启尧则完全不介意:“我就会把你直接丢到寄宿学校去,不准你再回来。”

    这根本就是**裸的威胁,也丝毫不在意韩子羁这十几天的婴儿是否能听得懂,就这么一字一句的说的再认真不过。

    因为,韩启尧根本就是这样想的。

    倒是月嫂被韩子羁越来越明显的哭声吓的冲了进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韩启尧也不说什么,直接把孩子交到了月嫂的手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结果,孩子一到月嫂的手中,就立刻安静了下来。

    明显的安全感。

    韩启尧回了南晚的房间。

    南晚走到门口,韩启尧问了句:“怎么了?”

    “我好像听见安安哭了。”南晚说着,有些着急。

    韩启尧:“你听错了,我刚出来的,你忘记了?他很好,现在阿姨过去了。”

    南晚这才点点头,但终归有些不放心。

    一直到确定真的没再听见韩子羁的哭声,南晚才跟着放心了下来。

    南晚越是这样的反应,韩启尧对自己的想法越来越笃定,只是这话,韩启尧也聪明的没开口说出来。

    说出来,南晚下一秒就会炸毛。

    韩启尧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南晚很容易就被韩启尧牵着走了,完全忘记了之前自己要做什么。

    南晚的月子坐足了天。

    和之前的纤细比起来,南晚丰韵了很多,脸色也红润了起来。

    她有些懊恼的站在更衣间的全身镜前看着自己,发现自己以前的衣服根本都穿不进去了,那种表情,说不出的感觉。

    女人,总是在意自己胖的。

    “好了吗?”韩启尧敲了敲更衣间的门,问着南晚,“好的话就出来。”

    韩启尧已经约好医生,要带南晚去做产后检查。

    平日南晚都是一个很速度的人,没别的女人那么磨磨唧唧的,而今天的南晚却用了比平日更多的时间在更衣间里,怎么都出不来。

    这才让韩启尧奇怪的重新走回来敲门问着。

    南晚根本没听见韩启尧的声音,在镜子面前不断的换着衣服,不管怎么还,南晚都不太满意。

    一直到韩启尧受不了了,推门而入,才看见南晚在做什么。

    南晚一怔,从镜子里看见韩启尧:“你进来干什么啦。”

    口气有些冲。

    韩启尧楞了下,但很快就如常的说着:“只是看你没出来,进来看看,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说着,他顿了顿:“我们和医生约好了,再不走的话,是要迟到的。”

    南晚还是没动。

    韩启尧这下是真的拧眉了,主动走到南晚的身边,从背后搂住了南晚的腰身:“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南晚扁了扁嘴,把韩启尧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抽了出来。

    韩启尧更莫名了:“到底怎么了?”

    “我胖了这么多,以前的衣服都穿不下了。”南晚把衣服摆在韩启尧的面前,“你抱着我,你都不觉得我胖了吗?”

    这个问题很微妙。

    韩启尧轻咳一声,倒是回答的直接:“没感觉。”

    “你就骗我!”

    “真的。”韩启尧一本正经的看着南晚,“这些衣服可能是佣人洗的时候,没处理好,缩水了。”

    南晚瞬间哭笑不得。

    韩启尧这还真的是睁眼说瞎话。

    而韩启尧已经快速的找了一间相对宽松的衬衫给南晚套上:“你看,这些衣服都刚刚好。”

    说着,韩启尧忽然低头。

    南晚一怔,有些回不过神,注意到韩启尧的眼神落在哪里的时候,南晚快速的捂住了自己的衣领:“你干什么呢!”

    “看我老婆。”韩启尧是真的坦荡荡的,“一手不能掌握了。”

    南晚的脸红的不能再红了。

    韩启尧的声音压得很低:“老婆,有些忍不住了。”

    南晚看着韩启尧,那种火辣辣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起来,想躲的时候,就已经被韩启尧一把扣住,直接贴到了自己的身上。

    南晚:“”

    越是靠的近,越是能明显的感觉的到这人的情动。

    而韩启尧看着南晚的眼神,却越发的专注。

    南晚摇头:“不可以”

    韩启尧好似无动于衷,在衬衫的缝隙里,就这么贪恋了这片的春光。薄唇落到的地方,细细绵绵的吻着,忽然用力,青紫的暧昧痕迹就这么深深的烙印。

    南晚是真的慌了。

    在南晚手足无措的时候,韩启尧却已经松开了南晚:“我看起来像这么禽兽的人吗?”

    南晚:“”

    “逗你的。”韩启尧双手抄袋,就这么站着,看着南晚。

    南晚被韩启尧逗的是真的不敢在原地继续呆下去,快速的推门而出。

    而韩启尧这才跟着南晚的步伐走了出去。

    南晚到上了车,都不敢看韩启尧,就这么一本正经的坐着,看着车窗外的风景,韩启尧也不介意,安静的开车,专注的看着前方的路况。

    等韩启尧抵达的时候,医生早就已经在等着了。

    南晚的检查很顺利,产后恢复的很好,这才让韩启尧微微的放下心。

    但医生交代的要注意什么,韩启尧都仔细的记下,和韩启尧的认真比起来,南晚倒是像那个无所谓的人。

    从孕后期开始,南晚就已经被勒令停止工作了。

    所以现在回到瑞金,南晚倒是四处去窜门去了。

    韩启尧没拦着,从产科医生那离开后,韩启尧直接回了实验室,助理看见韩启尧的时候,站起身,打了招呼:“韩教授。”

    “嗯。”韩启尧应声。

    助理踌躇了下才继续说着:“已经准备好了。”

    韩启尧没说话。

    “韩教授,您真的决定这么做吗?”助理又小心翼翼的问了声。

    那天,韩启尧给自己电话,要自己准备好结扎手术的时候,助理是真的愣住了。这手术虽然对身体没任何的影响,但是一个男人,总是不喜欢有人动自己这样的**部位。

    那种感觉,说不来的奇怪。

    结果,韩启尧却义无反顾的做了。

    韩启尧听着助理问自己,只是嗯了声,没多说什么。

    见状,助理安静了片刻,也不开口了,立刻转身去准备。

    韩启尧跟了上去。

    这个想法,是经历了南晚生产的危险后,当机立断做的决定,为了照顾南晚的月子,韩启尧才一路延迟到了今天。

    为了避免将来任何一个意外的可能。

    也彻底的断了南晚的念头。

    这是韩启尧和陆骁某天晚上聊天后得出的结论

    女人要么不想生孩子,要么在完全生活无忧的情况下,生孩子会有瘾。南初这样的也就算了,南晚要再继续的话,韩启尧觉得自己可能会先心脏受不了。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了百了。

    不管南晚以后做什么,都可以彻底的断了这个念头。

    而助理的动作很快,这样的小手术没一会就结束了,悄然无声的,甚至南晚都没觉察的到,仍然还在护士站和同事聊得很尽兴。

    “那什么”助理看着韩启尧下了手术床,小心翼翼的开口,“您这一个月,要注意些”

    相较于助理的紧张,韩启尧倒是很淡的扫了一眼助理,嗯了声。

    而后,他才离开了手术间。

    有些微妙的走路方式,但是外人不仔细的话,是看不出韩启尧任何的差别。

    很快,韩启尧在护士站找到了南晚,礼貌的和护士颔首示意后,就直接带着南晚回家了。

    南晚也没说什么,出来这一会的时间,她是真的有些想孩子了。

    倒是韩启尧上了车后,始终在闭目养神,回去的路上,是司机开的车。

    南晚看着韩启尧,微微安静了片刻才问着:“你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吗?还是没休息吗?”

    韩启尧只是含糊不清的应了声。

    南晚见韩启尧好像真的不太舒服的样子,也没多说什么,安安静静的坐着。

    车子一路回了别墅。

    接下来的时间,南晚变得很忙碌。

    在产假期间,南晚白天在陪着安安,等韩美心下课,南晚几乎是和韩美心寸步不离,韩美心和安安的互动也一直很好。

    而为了弥补在韩美心的时候不能亲自母乳的遗憾,南晚对韩子羁的事也是亲力亲为的,从南晚出院回来后没多久,就几乎是全母乳喂养。

    这样导致韩子羁对南晚的依赖越来越深。

    韩启尧的不满,也跟着越来越明显起来。

    在月子里的时候,韩启尧还能控制南晚的时间,而现在,几乎是等到韩启尧都要昏昏欲睡了,南晚还没回来。

    最终,是韩启尧忍无可忍了。

    在南晚弄好韩美心,准备去韩子羁的房间时,就已经直接被韩启尧堵到了。

    南晚一怔:“”

    “老婆。”韩启尧的声音有些埋怨,“你女儿缠着你已经可以了,你从美心下课回家到现在,就没正眼看过我。现在你还要再去搞你那个讨厌的儿子?”

    “”

    “你奶也已经挤出来了,阿姨晚上会喂,不需要你亲力亲为的哄着。你这是准备把你老公一个人丢房间守活寡?”

    韩启尧是说的真的很哀怨了。

    南晚哭笑不得:“你说什么呢我就去看看安安。看下比较安心。”

    “不好。”韩启尧拒绝的很彻底,“我都没安心,你一直管你儿子做什么。”

    南晚:“”

    怨气十足啊。

    南晚默了默没说话,真的仔仔细细想了想,似乎自己这段时间是把韩启尧忽略的很彻底。

    换句话说,她在踩着韩启尧对自己的容忍,一步步的在试探底线。

    结果,今儿这人爆发了。

    南晚安静了片刻,主动踮起脚,就这么搂着韩启尧的脖颈:“老公”

    韩启尧不拒绝也不主动,就这么看着南晚。

    南晚倒是很自觉,亲了亲他的薄唇,顺着唇角一下下的吻着,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贴近了韩启尧。

    韩启尧好像没特别的反应。

    南晚已经产后两个月多的时间了,早就过了医生禁止房事的时间,而且她也询问过医生,现在是完全没问题了。

    被韩启尧这么一问,南晚不自觉的就被撩了起来。

    而在产后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和刚出月子比起来,南晚的身材几乎回到了生孩子之前,该瘦的瘦,不该瘦的反而越来越丰韵。

    越发的添了几分的韵味。

    特别是刻意的蛊惑的时候,在低领的睡衣里,春光乍泄,总可以让人小腹一紧。

    而南晚在韩启尧的调教里,和最初的青涩不一样,变得妖娆,眉眼里尽是风情无限。人也跟着越来越主动。

    偏偏,韩启尧无动于衷。

    只是身形微僵。

    在南晚的手已经不老实的探进来的时候,韩启尧就已经抓住了南晚的手,阻止她继续胡作非为。

    这下,错愕的人换成了南晚。

    明明可以感觉的到韩启尧并不是真的表面这么无动于衷的,可如今这人的动作

    “睡觉。”韩启尧的声音沉的可怕。

    他一句话都没说,松开南晚,就快速的朝着房间内走去。

    打死韩启尧也没想到,竟然今晚会阴差阳错的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结扎手术还不到时间,就算南晚香艳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也什么都不能做。

    而这样的勾引举动,是以前南晚从来都不会的。

    结果却偏偏在这样的时候,好似南晚什么都学会了一样。

    韩启尧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叫嚣的疼痛,但却什么也做不了,最终就只能抑郁的回了房间。

    在这之前,就是因为如此,所以韩启尧才纵容了南晚现在的行为。

    可是,韩启尧却从来没想到的是,有朝一日,主动的人会变成南晚,这种感觉,还真的是言不清道不明的。

    在韩启尧转身回去的时候,南晚错愕的站在原地,很久都没能反应过来。

    而后,等南晚回过神,她才匆匆朝着房间走去。

    结果,韩启尧已经关了灯,侧躺着,闭着眼睛,摆明了不想和南晚继续交谈下去。

    南晚小心的摸上床,伸手就这么搂住了韩启尧的腰身,主动贴近了这人,那声音温柔如水:“老公”

    韩启尧没有反应。

    南晚不甘心:“你生气啦?”

    “”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南晚很小声的解释,“书上都说,老二出生是老大的敏感期,所以要照顾到老大的情绪,肯定要陪着美心的。而老二还小,要喝母乳,母乳呢,能亲喂是最好的。”

    南晚说着,而回应南晚的是韩启尧再均匀不过的呼吸声。

    南晚:“”

    她知道韩启尧并没真的睡着,只是不想再理睬自己了。

    至于么?

    可是,韩启尧的反应,南晚也不经意的就这么放在心口上了,毕竟这件事,确确实实是自己过分了。

    比如晚上的时候,是她自己舍不得,不然她是完全不需要再去陪着韩子羁的。

    南晚微不可见的叹息,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这一夜,两人还真的是各怀心思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

    韩启尧从书房处理完公事,结果推门而入,就看见南晚在大床上等着自己。

    有瞬间,韩启尧的脑门一热,就有些绷不住的感觉。

    南晚穿着丝质的睡衣,几乎于透明,黑色的衣料和白色的肌肤交融在一起,总让人血脉膨胀。

    韩启尧并不是没让南晚穿过,但是每一次都要哄很久,南晚才会肯穿。

    而如今,南晚却主动穿上了。

    韩启尧还没能从这样香艳的画面里回过神,南晚就已经笑脸盈盈的看着韩启尧,有些娇嗔:“是南初送的。”

    她当然知道韩启尧在看哪里。

    “喜欢吗?”南晚问韩启尧。

    喜欢,何止是喜欢,简直在下一秒韩启尧觉得自己都能变成禽兽!

    但是,韩启尧的嘴里却说着截然相反的话:“你少和南初学这些,南初的思想不正常的,他们那对夫妻的情趣很变态。我们和她不一样。”

    简直就是当头一盆冷水浇下来。

    南晚:“”

    明明南初说,这样的衣服,男人完全没任何抵抗力的。

    结果,在韩启尧这里,却完全没了反应。

    南晚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平日,别说这样性感的衣服,就算是再普通不过的衣服,都可以把韩启尧撩的受不了,而现在,她主动了,反而韩启尧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南晚的脸色变了变。

    韩启尧却当做没看见:“天气并不冷,别做这样的事情,把衣服穿上,免得着凉了。”

    南晚:“”

    这人的话音落下,真的拿过一旁的恤,就直接把南晚严严实实的包了起来。

    “我去洗澡,你早点休息。”韩启尧穿好衣服,立刻松开南晚,而后就朝着更衣室走去。

    南晚:“”

    这是失败了?

    色诱不成功?( 寒冬乍暖,你还在 http://www.123xyq.com/read/16/1696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