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其他 > 未绸馆日常 > 章节目录 第四章出发

章节目录 第四章出发

    低矮简陋的木屋,屋顶是混着黄泥铺盖枯黄的稻草,门前一人正坐在把小木扎上晒太阳,一人则蹲在一边。

    “姐姐,那儿真有你说的那么好么?”

    “当然。”普洱道,“这些不过是基础。”

    这小木扎真不舒服,膈应人疼。

    “基础?什么是基础?”

    忘了他听不懂现代话了,普洱解释道:“就是说人人吃饱饭是最低的标准,而且吃的都是白米哦!”

    他咽了下口水,止不住的羡慕:“白米饭…香么?”

    “还行吧。”普洱想了想,“不过菜更好吃,一头猪可以煎炒烹炸,百种菜色各味不同。”

    “还……还有猪肉吃!”他惊呆了。

    “瞧你那啥样?”普洱好笑,“有机会带你去体验一下。”

    他猛地激动站起来:“那姐姐你可别忘了!”

    你可别忘了!

    你可别忘了!

    ……

    窗外的夜色还暗,手机上时间显示03:34。这是到了后半夜呀。

    普洱睁眼发了一会呆,下床走到阳台。

    夜风吹来凉爽。

    “你可别忘了!”

    这话将普洱从梦里惊醒,回想梦境说不上是什么多大印象,可这句话却无比的怨念。这到底为什么?

    自从成年后就很少做梦,小云说过轻易不会做梦。这次又是什么?

    天色虽然还暗,但依稀能辨认出天空原本的颜色,墨蓝的夜空下几片云彩随风移动。

    这梦没头没尾的,估计就是自己胡思乱想的。

    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普洱揉着略干涩的眼睛又爬回床上。

    顾家。

    “母亲,您觉得呢?”顾天齐问。

    老夫人轻轻放下手里的茶盏,缓缓道:“当初我从那位少爷哪里回来后,关于哪里的记忆就日渐消散,现在我也不过记得那位少爷爱穿白色长衫,其他却是不记得了。”

    “怎么会?”顾天齐震惊。

    “以前不曾有人问,所以我也没有说过。”老夫人看向他,“我们顾家女儿从不轻易外嫁,便是你父亲其实也是入赘顾家,可知道为什么?”

    “不知道。”顾天齐道。

    “那因为那位少爷不允许。”老夫人叹了一口气道。

    “什么!”

    “那位少爷的存在,若是按照家谱怕是有千百年了。他除了让我们经营好茶铺,便是顾家女儿外嫁要经他允许。”老夫人道,“我其实还有一个妹妹,只是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顾家人了。外嫁的女儿会渐渐忘记自己顾家人身份,这就是为什么方家会侍候我们原因。”

    顾天齐被震惊了。

    “方家其实就是我们顾家外嫁的女儿家,顾家祖宗舍不得外嫁女儿吃苦,故而让方家侍候我们顾家,也算是一荣俱荣了。”老夫人看向方正,“那位少爷除此这两要求外,对于方家和顾家很照顾,我们顾家和方家虽说不上是大富贵,却也算是千百年传承的富裕世家。”

    “那位…少爷为什么……”方正问。

    “因为那位少爷在找一个人。”老夫人道,“或者说,在等我们顾家诞生的一位女儿。”

    “雅雅!”顾天齐道。

    “不错,是雅雅。”老夫人缓声道,“交给你的那枝黑檀木赞还记得么,是那位少爷交给我的,现在你们怕是找不到这簪子了吧。”

    “这……”顾天齐和方正对视一眼,想到刚准备好的那一枝。

    老夫人摆摆手:“你们呀,别白费心思去弄一个差不多的。现在那簪子,除了那个世界,就只有雅雅那儿了。”

    “母亲,还有雅雅到底去了哪儿?还有那个世界,大千保险公司是什么?”顾天齐沉声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老夫人话未说完,不过雅雅也许知道,但……这都是命呀!

    ——————————————————————————————————————————————————

    “你说什么?”

    小云托着《未绸册》,飘近普洱道:“我感应到那黑檀木赞在哪了,你要去回收保单。”

    “为什么?”普洱不解,“为什么要回收保单?不是找到就行了么。”

    “不行哦,要回收的。”小云放下《未绸册》,“那簪子是未绸馆和客人定下契约的载物,换句话说,就是具有本馆赐予契约力量的物品。契约到期它的契约就完成了,对于我们来说那簪子已经没有约束力了,但是对于普通的凡人而言,还是有约束力的。”

    普洱不解:“什么约束力?”

    小云想了想:“假如两个凡人拿着契约完成后的簪子说些什么承诺,那么还是会被未绸馆契约,尽管约束力不如保单,但还是有些效果的。”

    普洱撇撇嘴:“这样啊,那是有些麻烦。”

    可怎么办呢,自己现在随时盯着顾天齐,哪有空出门。所幸那保单责任终止日期只说是最近。

    “普洱,你要快些去取。只剩下十天了。”小云道。

    十天?

    “时间还挺充沛,等最后一天早去也不迟。”普洱道。

    “不行的。”小云忙说,“这簪子并不在这个时代,你要回到过去。”

    “过去?”普洱一愣。

    “大约……千百年前…吧!”小云扭扭身子道。

    ……

    回到过去,同样的小石巷却有着不同的热闹。巷子两旁都是摆摊买物品或是卖瓜果蔬菜,亦有买点心吃食或是金银首饰的店铺,布庄等。

    普洱是被一阵大葱味儿,以及浓郁的鸡屎味儿熏回神的。

    等等,鸡屎味儿?

    “喂!你这小娘子干嘛呢?”

    普洱一抬头:一位头扎青色汗巾的男子正左手叉腰,右手拿刀指着她怒吼。

    “喂,说你呢。”

    普洱看到这是一把大石刀,鲜红的血珠顺着刀身慢慢往下滚。

    “说了不让挑鸡,不让挑鸡,你竟然跑到鸡笼来!”汗巾男子怒了,“你还就能呢!咋不上天呢!”

    从未杀过生见血的普洱心里冷不丁的一骇,猛地往后倒退几步,一着不慎踩着脚后的一只鸡。

    “咯咯咯——嘎——”那只鸡猛地吃痛,翅膀一阵乱扑腾,带动满地的灰尘和星点的鸡屎。鸡笼里的其他鸡也是受了惊吓一阵乱叫。

    漫天飞扬的灰尘夹杂着鸡毛和鸡屎落在普洱的头上,脸上和身上。普洱被惊呆了,她还从未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一时不知怎么办。

    “哎哟喂,我的小宝贝们!”汗巾男子见状赶忙放下石刀,“我说你这小娘子怎么回事,都把我的鸡吓坏了。”

    汗巾男子愤怒的挥动汗巾,又是一阵鸡毛乱飞。出去鸡屎外的另一股熏人的汗腥味愣是又把普洱给召回神。

    普洱看着此情此景,崩溃的一把扯住男子手里了乱动汗巾,愤怒喊道:“老娘跟你拼啦!”

    “哎呀!你这小娘子怎么还动手呀!”

    “啊——冲呀——动手打的就是你!”

    “啊——救命呀!小娘子发疯啦!”

    “我不仅发疯,我还要杀人!啊——受死吧!!”

    “啊——杀人啦——”

    ……

    于是,鸡笼里又是一阵鸡飞人跳,鸡毛鸡屎满天飞,惊呆一巷子逛街的众人……

    ……

    ……( 未绸馆日常 http://www.123xyq.com/read/19/19004/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