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其他 > 未绸馆日常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进货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进货

    这种感觉很新奇,一路上只要普洱想知道的事或人,只要凝神关注,就能知道自己想的信息或其他隐秘信息,简直就像百度文科一样。

    比如说小云像在跑去的的那个卖糖葫芦大爷旁穿灰衣服的汉子,普洱只要对他凝神就能知道以下信息:

    阿开,男,26岁,死侍,武力值3,奉叶诚命令前来跟踪保护普洱。

    普洱:……这就叫瞎猫碰上死耗子么!叶诚,我可抓到你把柄了!但是死侍……突然感觉好怕怕~

    “原来是叶诚的死侍呀,他都跟我们快一天了,不过没啥恶意我就没说。”小云啃着糖葫芦又是元气满满道。

    普洱:“你这样不行,有问题要及时告知,万一他突然使坏呢!”

    “如果他突然使坏,难道告诉你了有用?”小云斜了她一眼。

    “哼,他武力值也不过是3。”普洱不屑说道。

    “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武力值?”小云惊讶。

    “不知道,但肯定比3大。”普洱自信说道。

    小云同情:“谁给你的自信……你难道不晓得自己只有0.5的武力值?”

    普洱不信:怎么可能?

    普洱,女,20岁,未绸馆馆主,目前武力值[0.5,+∞),目前在任务中……

    “小云,我明天真的不给你买糖葫芦了!没钱了!”

    小云:!!!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

    “什么?叶诚去进货了?要去多久?”

    “快则十天半个月,慢则三两月也是有的。”掌柜的不疾不徐的扣着算盘说道。

    尼玛,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呀!那悬着的一万块又往悬崖下掉了大半截,普洱那心脏是哇凉哇凉的!

    “额……”小云犹豫一下没说话,好的不灵坏的灵,自己前脚说她当心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后脚叶诚人就跑了!如果不是万分肯定那个叫阿开的汉子听不到他们谈话,都怀疑是不是那人告得密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自己还是乖乖的别说话,不然引火烧身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小云乖乖的在旁边做个隐形人,低调,低调好……

    “那,那你知道他去哪进的货么?他走多久了?”普洱又问。

    掌柜的抬头眯了眯眼:“这……恕我不能告知,我不过是个看铺子的,主人家的事情还是不要多嘴,姑娘你就别问了!”

    普洱也眯了眯眼:这话一听就是场面话,谁信谁蠢货。

    王进,男,46岁,武力值3,叶诚的茶铺管家和心腹,深的叶诚信任……还有内容加载中……请稍待……

    普洱眉毛忍不住一抽:还带这么玩儿,信息还没加载……

    好吧,对于这蛋蛋出故障,普洱是预料之外情理之中,不重要。重要的是已加载的信息显示:这个掌柜的,也就是王进竟然是叶城的心腹,深的叶诚信任。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个有死侍的人,竟然把心腹管家竟然被安排在一间茶铺里,要么是这间茶铺不平凡,藏龙卧虎;要么是隐于小市,在躲避什么……

    而这一切的种种迹象又表明:这个掌柜的没说实话,在忽悠她。

    叮!信息加载完毕,王进是茶铺的总管,茶铺共藏有武力值3八人,武力值4两人。此间十人为保护叶诚而留。

    保护叶诚?难道叶诚有危险?普洱心里一惊。

    叮!叮!叮!……

    普洱:……这是又卡了么……

    佯装不知道,普洱瞪了掌柜的一眼,生气的走向阿开坐下的桌子:“小二,你过来!我要点茶!!”

    普洱见对面阿开没什么反应,心里有点郁闷,也不知这“请看楚”蛋蛋能不能加载出叶诚的所在地。不,最好是顾雅和叶车行的,如果能直接给出黑檀木簪是最好了!

    叮!叮!叮!……

    普洱:……

    “小娘子您要喝什么茶?”

    “碧螺春!”

    刷!瞬间又十几道目光锁定这里。

    店小二哥和对面阿开突然把头抬起,两人目光瞬间犀利,直逼普洱。

    普洱冷不丁被吓得一跳:“这是怎么了?”悄悄问小云。

    “普洱,周边有十五个武力值颇高的人在正视,或斜视,或暗视你,而且这些人中起码一半以上你要注意,他们对你好像有恶意!”小云警惕道,“还有那个掌柜的,他也看了你一眼,但没有什么恶意。”

    普洱:这是……躺枪,么…..

    “我是做了什么……为什么突然会这样?”普洱面无表情,“没想到这个小小茶铺里,竟然有这么多高手。果然我猜中了。”

    “普洱,你现在怎么办?好像是你说了碧螺春才会这样的。”小云提醒。

    碧螺春?这有什么不同之处么?

    “之前来状元巷玩的时候听那些老人说过,这儿茶铺的碧螺春最好喝,所以今天我想尝尝,也不晓得这茶是不是叫这个音。咦?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怎么?是没货了么?”

    店小二哥微微垂眼,顺势敛去犀利的眼神,闻言忙笑道:“小娘子怕是有些年头没来了,我们茶铺的碧螺春早就不卖了。碧螺春失传了,因为没有货源,我们早就不买了。有不是什么真的特别好的茶,故此咱们店都少有客人会点它为茶。”阿开也收回气势,又回到低头安静的状态。

    “那就算了,你随便给我上一壶白开水好了!”普洱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周边的目光慢慢收回,或许还有在偷偷注意这边的的人。不过普洱无所谓,自己没偷没抢,才不怕呢……才怪!

    普洱貌似生气的瞪了几眼掌柜的,仿佛真是一个不懂事的贪恋美色的小娘子,为心上人的离开儿生气懊恼。

    等小二哥把白开水提上来,普洱又要了几个茶盏,把它们一一注满,然后怒气冲冲把水壶往桌上一扔,起身离开准备上楼。

    “喂,你的水!”说话的是哪个灰衣服的男子。

    “干嘛!碍你事了!我花钱买的白开水,我乐意干嘛就干嘛!”普洱好似一个不讲理的小娘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顿乱吼,“别说占位置,桌子又不是你家的!哼哼!”

    刁蛮无态,蛮横不讲理。这样的小娘子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不讨喜的,但对于来这喝茶的大多闲人来说,不妨多了一则可以八卦的趣闻,譬如:茶铺东家为躲避求爱的小娘子,连日出门在外进货,不远归家,小娘子伤心欲绝等等。

    不过这些闲人不包括阿开。

    “叶诚死侍阿开您表达了幽怨之情+50,并附赠‘好一个刁蛮小娘子’以及向您发送了一枚‘请乖巧安静点’彩蛋,请问是否现在砸开?”

    楼梯已经爬到半截的普洱:……倍感亲切的彩蛋君又来!( 未绸馆日常 http://www.123xyq.com/read/19/19004/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