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其他 > 未绸馆日常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结束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结束

    顾雅没说真话,普洱心里明白。但现在事态突然变得紧急,目前的情势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在十年后普洱知道顾雅会受世界排斥,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竟然连《未绸册》都要发红牌了!

    “为什么她的身体会坏的这么快?”普洱传音问小云。

    小云说:“根据未绸馆史记载,顾雅应该是让这世界出现了违规时间或是违规平行空间的东西出现了。”

    违背时间或是平行空间的东西出现……平行空间……平行……

    “碧螺春!”普洱突然想到,“可为什么?不就是茶叶么?”

    “根据史料记载,这碧螺春的出现该是一千多年历史,按理说即使顾雅把这茶叶推广出来也没什么,但坏就坏在名字上。”小云道。“万物有名方为贵,碧螺春乃是一名皇帝命名,进而成为贡品,闻名四海。顾雅她这算是夺了几缕后世龙气,所以才会这么……”

    普洱沉默,没想到这之中竟然还有这么一处荒诞却严肃的理由。

    “你是不愿意么?”叶净见普洱半晌未回话,不由焦急,“小娘子是有什么要求么?”

    叶车行和顾雅也是紧张望着普洱,等着她回复。

    真是沉不住气!普洱默默心里比较十年后的叶净,现在的果然然比较嫩。

    “这小子的毒……满邪乎,对你们来说不容易。”普洱顿了一下。

    “那你可以解毒么?”顾雅问的有些激动,叶车行扶着她的肩膀。

    “叶诚,不,叶龙。”普洱纠结了一下名字,“他为什么会中毒?你们……”

    “我……”顾雅轻咬嘴唇,似有顾虑看向叶车行,竟显得有些忐忑和顾忌。

    叶车行安抚似得拍拍她的肩,柔声道:“别担心,你忘了她是天外人了么?”

    普洱眉毛一挑:天外人?这是他们对我的定位么,倒是有意思。

    顾雅略犹豫:“我……龙儿,是因为我,是因为……”

    “算了,算了!我不想逼迫搞得我不像个好人。”普洱看顾雅满是为难,想到十年后的叶诚,觉得很是膈应,“他终究是你们的儿子,与我这个外人无关。我只想告诉你我可救,但是……”她指了指顾雅,“需要你来换。”

    顾雅心里一紧:“为什么?”

    看着另外两个男人愤怒的脸色,普洱挑衅一笑:“你们知道顾雅身体状况么?”

    “普洱!”顾雅惊叫出声。“你不能……”

    普洱面无表情:“我这不是慈善馆,有舍有得,有买有卖,和街上卖糖葫芦大叔一样,你让我失去一样我总得讨回一样吧!哪有便宜都给你得了的道理!”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买卖?什么叫你失去一样讨回一样?”叶车行沉声问。

    “叶公子,这话你问问你的夫人比较好。或许其实她是什么都知道的。”普洱冷漠回道。

    现在想来,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若非顾雅早知道这一切,怎会刚好在这里等她。还有她这儿子的毒素,竟然是这个世界的……

    “小云,你确定?”普洱又问道。

    “确定,顾雅道出碧螺春的名还能得天地应证,估计是受叶车行影响,好歹是龙子龙孙,世界不好迁怒他,只好惩罚顾雅以及有她血脉影响的人。叶诚,不,叶龙的眼睛与其说是毒素,不如说是惩罚。”小云回道,“但是普洱,现在还有一个疑惑的地方……”犹豫了一下,小云还是没说出口。

    普洱睨一眼小云,没问什么疑惑而是转向叶车行:“你难道真的什么都没发觉么?不觉得会有什么异常……”

    “普洱!”顾雅直接喊出声,泪水划出眼眶,“他猜得到,我知道他猜得到!只是顾虑我,你不要去逼他!你不能这么自私!龙儿还小你这样会给他留下阴影的!”

    普洱似笑非笑的看着顾雅,硬着心肠道:“你是希望给你儿子再做一个月母亲然后让他丧母?还是希望给你丈夫再做一个月的夫妻然后让他丧妻?难道你这不是自私?”普洱越说越愤怒,她一步步逼向顾雅,“你这么说是想怎样?道德绑架还是觉得我会顾忌老乡旧情?太可笑了!难道你不知道我可以拿走你的记忆以及他们的记忆么?你的那位西山公子没告诉你么?”怒急上头的普洱是越说越来火。

    “我,我……”顾雅被说得无话可回,急的直掉眼泪,“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竟是只会说这么一句了。

    普洱看顾雅扑在叶车行怀里直流泪模样,不知道是单身狗暴击还是咋地,竟一时气不打一处来。

    “小娘子说的都是真的么?”叶车行沉声问道,“雅儿身体真的遭到至此么?”

    “是的,你家夫人要是不跟我走,她最多……月余!”普洱没说完,神色却是凝重。

    “一个月是么……”叶车行沉默片刻,“不知你说的跟你走……是我想的那个意思么?”

    普洱深深看一眼叶车行,还有怀里哭泣不止的顾雅,搞不清状况的叶净,以及懵懵懂懂不安的叶龙。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回到正确的时间空间。”普洱见叶车行脸色一白,“顾雅,你早该有感觉才是。那位少爷应该和你提过。”顾雅哭声一顿,而后哭得更加难过。

    “小娘子,我知道你非凡人,难道就一定要回去么,如果需要交换我……”叶车行搂着顾雅安抚,强装镇定问道。

    “一定!”普洱想也不想直接打断叶车行的幻想,“她这不是病,她这是……不容她!”普洱悄悄向上指了指。

    怎么会这样!叶车行脸色更加白了几分,脸上显出几分绝望:难道注定不是生离就是死别么!

    “噗——”顾雅突然控制不住吐出一口血,染红了叶车行的衣衫。

    “雅儿——……”

    “阿姐!阿姐!……”

    “娘亲!……”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两个男人慌了手脚,什么都不懂的叶龙慌乱的坐在一旁叫着娘亲,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普洱也被吓一跳,久久不能回神,直到叶龙的哭声传来,她才收回神。

    “怎么会……”普洱有点六神无主。

    “普洱,快!凝神护住叶龙!快!”小云猛然惊呼道。

    来不及细想,普洱下意识的扑过去把叶龙搂护在怀里,强大的危机意识让她凭着直觉撑起一片透明的保护膜,紧接着一股沉重而威严的力量如山碾压而来。

    “唔!”普洱闷哼一声,头颅和脊背恍然间竟有一种被碾碎的感觉,喉咙感觉一股腥甜和热流涌上。

    “普洱!”小云担忧道,声音较以往虚弱了许多,“我们不能再耽搁了!要赶快离开这个时间的世界,它开始排斥我们了!”

    “怎么会这样?”普洱艰难的咽下喉间的那股温热。

    “因为叶车行对这个世界产生了超越这个时间的世人的意识,拥有旁观者的思维!他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本质上的质疑,作为有龙气的人,这是要不得的!所以算是迁怒。”小云道。

    普洱抱着叶龙,半晌缓缓直起身,看向旁边不知所措的两个男人,他们徘徊在叶龙和自己以及顾雅之间,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此刻顾雅已经陷入昏迷。

    “叶车行……”顾雅沉默一下,“我必须带她走了,不然叶龙也有危险,你要是…..”忽然感觉嘴角一热,似有热流滑出。

    “你……”叶车行苍白的脸目露震惊,嘴角竟是在微微发抖。

    “小娘子你也受伤了?”叶净不明白。

    我也受伤了?普洱抬手缓缓抹去嘴角的血,残留的血迹映着她那张苍白苦笑的脸。

    “娘亲……”

    叶龙话音未落,普洱抬手抹去他的记忆,让他陷入沉睡。似乎普洱的脸色又白了一分。

    “你们不用担心他,叶龙只是暂时睡着了。他醒来会忘记这一切,眼睛会好。”普洱不欲做太多解释,轻轻抱起叶龙走向叶车行,“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不然他们母子俩你一个留不住,把顾雅给我,时间不多了。再有下一次,即使和我回去了我也不保证她能不能活!”

    叶车行瞪红着双眼看着普洱,颤抖的嘴唇和手臂出卖了他的内心的绝望无助,他接过叶龙抱在手里,已经半个字说不出来。

    小云飘过来将身体膨胀成一大片云絮,轻轻的将顾雅环绕其中。

    “我要带她走了。”普洱冷言道。

    “告诉她,我爱她!生死虽不能同,然奈何约相见。”叶车行缓缓吐出这句话,终是忍不住流下泪。叶净望着叶车行和普洱,动动嘴角没说话。

    普洱看着云絮中的顾雅,悲痛欲绝的抱着孩子的叶车行,这一幕幕让她终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是一封信,十年后会有人来,但她不知道这一切,你们也不要说,只能给她看信。至于最后能否如愿就随天意了!”

    这一段话普洱知道自己说的及其不负责任,即便是十年后的那个契约也只是糊弄,不过留个念想罢了!实乃下下之策!

    叶车行面露喜色:“你是说……”

    “嘘——”普洱止住他将要说出的话,食指朝上指了指,“在看着在听着,心里明白就好。切记不可打开信封,这不是这儿的,不然不安全!”恍若在说哑谜一般,似真似假的说辞一番。

    内心的激动和喜悦让叶车行瞬间有了希望和期盼:“好!好!好!”连说三声好。

    “还有,以后给他改名换家谱,暂记做别家子弟。”普洱指了指叶龙,“就叫,诚。诚实守信!”又看了看旁边的叶净,“在他家族谱上吧,混淆视听,另外她的茶叶不可再卖!”普洱又抬眼往上看看,“不允许!”

    叶车行抱紧叶龙,点点头,不做声。

    普洱赞许的笑了笑。

    冥冥中普洱觉得自己知道该怎么使用力量该回去了,分别在即,普洱忽然坏心眼一起:“虽然我对它没办法,可是在我的未绸馆里谁都管不着,实在不行以后大了叫你们来给我打工,也是差不多团聚的!”

    天边一声响雷猛然崩裂开,普洱知道它要发怒了,连忙撤离。隐约间忽见叶净扑过来,她慌忙一躲蹭掉了发间的黑檀木簪。

    “小娘子说好,以后去你那打工换阿姐和龙儿以及王爷的团聚!”叶净伸手接住掉落半空的发簪,递给普洱说道。

    “叮!契约完成!”

    “叮!00000000保单合同正式成立!”

    “叮!任务完成!”

    一连三声提示“叮”让普洱一时懵逼,顷刻间一股澎湃而融合的力量包裹着她的身体,让她觉得有可以和世界一斗之力。

    “小云,原来如此啊!”普洱呢喃。

    所谓醍醐灌顶大概就是如此,这十天的奇怪旅行,十年前十年后的时间以及保单为何生CD是在这一刻有了解答!

    。( 未绸馆日常 http://www.123xyq.com/read/19/19004/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