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其他 > 未绸馆日常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小客人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小客人

    “西山,西山!”

    普洱从梦中惊醒,嘴里呢喃着这两个字,再睡却是没有什么睡意了。

    白日从公司回来,普洱特地去了一趟顾天齐的“茶铺”,按理说她和顾天齐的交易契约应该已经达成,可是整整一日都未见未绸馆任何提示。在公司她总是时不时想起这事,心里空落落的。

    普洱特地走了一趟,可是奇怪的茶铺那儿依旧,但总觉得有些什么东西改变了,再仔细琢磨看,和平常有没什么又变化。直觉告诉普洱这事情估计还没完,她越想越觉得哪里怪异。

    “难道和西山的那位少爷有关?”普洱自言自语,“活了一千多年,怕也是个不简单的。”

    不知为何,普洱总感觉西山那位少爷和她一时半会儿还不得见面,说不得她还得在过去的时间点和那位少爷打交道。但为什么会和顾雅有点关系呢?

    普洱左思右想不得结果,她动了动脚:“小云,小云,你说这叶诚顾雅有没有回来?”

    “嗯?”小云蹭蹭软和的被子,声音带着困腔,“你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他们不是你亲自送到顾家门口的么?”

    “可是为什么为未绸馆到现在没有提示?叶净呢,他……”普洱坐起来扯了扯被子,连带小云一起拖到面前,“算了,他才二十岁,估计啥也不知道。真是奇了怪了!”

    小云迷迷糊糊的打了一个哈欠:“你到底怎么了?这未绸馆不会提示的,和往常一样你自己应该感觉到差不多结束就是完结契约的时候。”

    普洱揉揉凌乱的黑发,烦躁道:“就是什么感觉都没有才着急,而且未绸馆那个什么新功能也没提示,哪怕这次叶净来我心里差不多也是有数的。但糟糕的是顾天齐的不仅没完结,我的直觉那个顾天齐口中的西山少爷和我还有点事没完结。”普洱抱起趴被上的小云,用力搓了搓,“你知道的,我直觉向来准的。我的快烦死了!”

    小云被折腾的彻底醒了,它无比怨念道:“那就先屏蔽他,兵来将敌水来土堰,你怕啥?”

    普洱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未绸馆和你本就灵魂相系,你要是不安它自然更不安,所以屏蔽就好了。十天古代的生活,你傻了吧,不会连这都忘了吧!以前未成年时候你这可是最拿手的!”小云略带挑衅道。

    “谁说的!不想了,不想了!睡觉!”普洱担忧的神情一收,随手把小云扔到床尾,然后迅速钻进被窝入梦。

    “咚!”

    被砸疼的小云:……以下省略心里暴躁的一万字。

    *

    未绸馆游离于此方三千世界之外,又溶于这三千诸界处处之中。时间既是独立三千界又统一于诸界。

    吸取之前的教训,普洱一回来就把未绸馆时间脱离外面世界,美美的在家又歇了三天。平时她想不到时间调节,既是为了大多和众人一样不脱离社会节奏,也是努力将自己平凡化。

    今日第四天,时间重又接轨外界。普洱要早起上班了,但她不知道未绸馆昨夜来了一位小客人,新的故事即将开始……

    是的,以上普洱玛丽苏又狗血的心里独白。此刻她正僵硬着开门的双臂,穿着一身飘逸的蕾丝睡裙,乌黑柔顺的长发还带着刚刚起床的倔强,堆云似得窝在头上一团。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此妆梳的普洱正和自己卧室门外的一个……衣衫褴褛,血迹斑斑,狼狈不堪,惶惶不安等等不大好形容词的——小客人,对视!

    没错,说好听点是对视,说不好听那就是普洱的单方面怒视以及小客人的害怕回视。

    不怪普洱生气,想想她大清早起床准备开门去洗漱上班,神经微弱意识迷糊的时候,这时候门一开来这么一位……视觉冲击骇人的小客人,真是瞬间什么都清醒了。

    即便现在普洱的打扮和馆主的气场很是……那啥,但是这小客人也很狼狈不肯。不怕不是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这么一想,普洱很不要脸的觉得自己赢了。

    小客人是个模样七八岁的男孩,看他紧张戒备的看着普洱,瑟瑟发抖的双腿出卖他内心无比的恐惧不安。

    “你……”普洱松开一只手,试图安抚一下小客人。

    “刷!”一道银光闪过,那孩子手里紧握一柄匕首划过,亏得普洱躲得快。即便在未绸馆普洱绝对的安全,但心里还是不免悻悻。

    “你!”普洱刚要发怒又止住,那孩子握着匕首的手已经抖的不行,脏兮兮带着血痕的小脸上一双乌亮的眸子布满了绝望和无助,以及玉石俱焚的决绝!

    怕是个被追杀或是遇到大变故的孩子。普洱募的心里一软,她心里忍住不叹息:瞧着孩子如此模样,精神几经崩溃,怕是他的亲人都已经……如此一来,这孩子可能所求……不小呀!

    “孩子别怕,这里很安全,我不是坏人。”普洱又伸出手去安抚男孩,缓缓前行的手臂似带着某种韵律,柔和的声音像是母亲最温柔的轻语,连空气都流淌着最最温暖而包容的力量,让人心安,依赖!

    男孩惊惧的双眼渐渐迷蒙慢慢被心安和信任所替代,握着匕首的双手慢慢松开。

    “.…..对,来孩子,别怕。把匕首给姐姐,到姐姐这里来,不要怕,这儿很安全……”

    普洱缓缓接近男孩,拿走他手里的匕首,然后轻柔的将孩子搂进怀里。清甜柔和的淡淡馨香萦绕,男孩终于一把抱紧普洱的腰,大声的哭出来。

    “哇——娘——父皇——”男孩哭得撕心裂肺。

    突如其来的哭声吓得隔壁的叶净“咣当”把门一拉,他不可思议的看这两人。普洱朝他递眼神,示意不要说话。

    普洱心里很难受,不仅是因为男孩遭遇,还有自己这件价值一百大洋的可爱梦幻美少女睡裙算是被眼泪鼻涕糟蹋了。她瞥了一眼怀里哭泣的孩子,心里忍不住叹息:怎么血迹也蹭上来了,怕是洗不了了。瞧这娃哭得肝肠寸断,还有那声“父皇”,怕是摊上大事了,不是兄弟阋墙篡位夺权,就是百姓起义推翻暴权,估计家里人都死绝。

    普洱温柔的摸了摸孩子的头,一边示意小云去准备衣物和吃食。普洱心里有点苦逼,这孩子怕是所求甚大,可自己不擅长宫斗呀!

    不对,等等!

    普洱转向依旧一脸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叶净,甚是欣慰的露出一抹奸笑。

    “嘿嘿,嘿嘿……”( 未绸馆日常 http://www.123xyq.com/read/19/19004/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