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其他 > 未绸馆日常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看见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看见

    少年欢脱蹦跳着跟着老板娘身后,嘴里却还是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姐,昨晚又下雪了,我是不是可以添新衣裳了!”

    “等明日的,让你姐夫带你到那成衣铺子买!”

    “真哒!太好了!可是据说那儿贵呀!”

    “嫌贵就算了!”

    “不不不!不嫌贵,不嫌贵!”

    ……

    姐弟二人说说笑笑进了店里,一辆不起眼的马车从一旁驶过,古朴的木制马车厢雕刻着月辰花,马车檐四角挂着银色风铃发出清脆的“叮——叮——”声响,纤巧的铃舌不住地摇曳。

    清晨的微风,一路相随,调皮的从马车帘缝隙钻进车厢。

    “大人,刚才这儿百姓在夸您呢!”墨竹放下悄悄掀起的帘子,语气得意的笑道,“大人您真了不起!”

    墨兰对她翻了一个白眼,语气冷淡:“你带脑子听没有!这明明是八卦。”

    “你……”墨竹一时气结,浑然想到两人还在冷战,不屑哼一声转头笑问文辰,“大人,您觉得我说的是不是?”

    一旁文辰单手撑着脑袋,斜靠在软榻上正闭目养神,闻言淡淡应了一声:“嗯!”

    墨竹一下子高兴了,挑衅的瞪向墨兰。

    “都成精几十年了,还那么幼稚!”墨兰似是无奈的叹息摇头。

    片刻,闭目养神的文辰缓缓睁开眼看向墨兰:“她还小,莫计较。”

    “听到没有,大人说我还小呢!”墨竹的气焰又涨了几分,略显嚣张的看着墨兰。只是脑子盘旋着大人这话哪里古怪!

    墨兰看她那尾巴翘上天得意模样,忍不出轻声嗤笑:大人也真是,损人都那么正义。关键墨竹那智商还听不出来!

    瞧着墨兰这番做派,墨竹自是不服气又一番斗嘴互怼。而一旁的文辰则依旧闭目养神,好似屏蔽一切噪音,静静的侧卧着不出声。

    瑜国来说,今日是个特殊的日子,是国师赐福于新兵的日子。这一日百姓既是激动又是平静。激动于瑜国强盛以及自家孩子的新一征程的起航,平静却是因为敬重国师。

    百姓们都知道国师乃修炼之人,终有一日超凡脱俗。瑜国有一传说,不可在修炼之人重要日子表达太多感情,以防给他徒添了许多不必要的红尘牵扯。

    当然,这话在墨兰墨竹看来全是鬼扯,纯属因为大人嫌烦而已。是以尽管马车驶过众人身旁,发现其特殊身份的百姓却寥寥无几。

    城中百姓依旧人来人往,但中央道路早已自觉的让出来。来来往往的马车车正正好走在道上,这一日是特殊的……

    *

    普洱一宿儿没睡,想到那孩子手里的石币,心里就咚咚的跳个不停。

    到底是怎么回事……

    窗外是一轮皎月,就这么挂着好似一盏装饰的灯笼,天一直不亮。

    空气里弥漫地微微凝重感压在普洱的心上,她说不出来怎么形容心里的那份感觉。只是脑子里一直闪过孩子握着石币问她是不是神仙的忐忑模样。

    小琦回去哪里了呢?他为什么会突然不见?那枚石币到底是不是空白的?他这次来……

    视线望向摆放一旁的精致的小锦靴,那个绣着的“琦”字,还有鞋面纹绣的不知名的花纹……普洱越想越凝神,思绪越来越集中,漂亮的双眸一道幽光闪过,透着绣着的花纹,越看越远,看到一片浓厚的白雾……不对,再往前看看,再往前穿过白雾,就会看到……

    一辆古朴的木制马车低调的驶进祈福台,四角的风铃声悠悠的响着“叮——叮——”

    “大人,到了。”

    文辰缓缓睁开眼,片刻淡淡出声:“嗯。”

    墨兰半天等这么一句:得了,不用想估计刚才大人是又瞌睡了,犯迷糊着呢!

    “大人,我扶着您下去。”墨竹一脸兴奋,“大人,您要带帷帽么?”她左手拿着一顶纯黑的帷帽,跃跃欲试,“白色的衣袍,黑纱这帷帽的帷帽,明明是相冲的色彩,却又在国师一身神秘的气质之下相融一体,这怎能不叫人叹息!”光是想想那种场景,就让人忍不住热血沸腾!

    墨兰无语的看着闭目浮想联翩的墨竹,叹息的幸灾乐祸道:“收好你的帷帽吧,大人早走了!”说罢,帘子一掀跳下马车。

    墨竹:“.…..”大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这帷帽是要……还是不要?算了!

    墨兰撇一眼小跑来的墨竹:“你的帷帽呢?”

    “……大人的面相常人记不得,带不带没关系!”墨竹头一抬傲娇说道

    “哟!你还知道呀!看来这几十年智慧颇有增长呀!”墨兰讥笑一声,快步走开。

    墨竹:“.…..?”脑子不够的墨竹,反应还一会才知道这是拐着弯骂她呢!之后又是好一顿骂架暂且不提。

    自古以来,大多男孩十三岁起便算是一个小大人了,能管理分担部分家庭责任;而女子十三便是谈婚论嫁的,看婆家的好时机!

    祈福台下是一片广阔的银白平地,那是由月白石做地砖铺就的。此刻,各地赶来的少年少女们聚集在这里,他们都是过了十三岁的生辰。有的或许已经说好了婚嫁对象,有的或是刚刚从学堂里走出,有的许是刚刚放下肩上的锄头……形形色色,或贫困或富有等等,此刻他们只为一个目的——等待国师祈祷赐福,争取入个好军营!

    “你是哪里人士?”

    “天安人士,兄台你呢?”

    “哎呀,我家是种庄稼的。我爹准备开春买一头耕地的母牛呢!”

    “姐姐,妹妹我刚学刺绣,手艺差的不得了!”

    “姑娘……不知,不知,婚配否?待二年归来小生前去提亲如何?”

    “俺娘说了,女子嫁人就得嫁国师那样的!”

    “国师,不知道长什么样呢?赐福是怎样呢?”

    ……

    银白的广场上一片喧闹,这一群十三岁的少年少女们丝毫感觉不到昨夜冬雪的寒冷!

    “咚——”

    第三声钟响了,霎时广场一下子安静下来。杂乱的喧嚣的人群瞬时变得井然有序,不见丝毫凌乱。

    远远地,一道紫色的仪仗队缓缓登上祈福台左下方的高台上。为首的男人约莫三十几岁,一身紫衣龙袍镶金绣银华丽霸气无比,不用想肯定是国君。

    **阔步走向台中央的紫色案几坐下,随后两旁一位是服饰华丽妆容雍华的女子,一位是铁甲在身威武侧漏的男子。其二人身份是一国国母及一国大将军!

    咦?为什么没有其他嫔妃呢?普洱心里默默吐槽一句:等等,吐槽?难道我在做梦?

    “拜见国君!拜见国母!国君万岁万岁万万岁!国母千岁千岁千岁!”广场上伏地拜倒一片,声音洪亮传彻天边。

    叩拜了!叩拜了!普洱见此看热闹的心一急,顾不得多想。

    国君国母相视一笑:“起!”

    “谢国君国母!”( 未绸馆日常 http://www.123xyq.com/read/19/19004/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