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科幻 > 我的师父很多 > 三年苦修·学宫藏书守 第一百八十九章 闲棋(上)(1/2)

三年苦修·学宫藏书守 第一百八十九章 闲棋(上)(1/2)

    一直等到那马车已经消失在了视线当中,青年方才收回视线。

    抬手揉了揉怀中小女孩的头发,怔然出神。

    小女孩有些好奇得抬头去看他,不知道这个刚刚还给自己讲故事的青年现在为什么愣神发呆,青年鬓角垂落有两缕长发,显得多少有些文弱,也很好看。

    她便好奇伸出手来,将那一缕黑发缠绕在指头上,轻轻把玩。

    驴车行过一个小坑洞,稍微晃动了一下,青年才回过了神,右手放在小女孩的头顶,顿了顿,突然开口道:

    “停下来吧。”

    驱车的男人愣了下,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随即便一把拉紧了缰绳,拉车的驴子已经老迈,顺势就停了下来。

    那男人回过身来,看着那青年,讨好笑道:

    “怎么了?公子。”

    青年笑了笑,将怀中小姑娘抱起,放在一旁,然后直接跃下了驴车,站在官道上,随手拍了拍衣摆,随意道:

    “突然想到一事,便不去了。”

    “不……不去了?”

    驱车的男人结结巴巴得开口。

    他倒不在乎忙活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只是害怕白白忙乎了,视线不受控制落在了青年腰间。

    青年笑了笑,知道他的意思,看到那小女孩似乎有些不舍得自己,便俯身下去,双手落在小女孩的嘴边,让她做了个笑着的表情,笑吟吟得道:

    “往后常笑哦……”

    “大哥哥往后若有时间,会来看你的。”

    小女孩抿了抿唇,青年又冲着她笑了笑,直起身子,抬手取下怀中的钱袋,拈了拈,便随手扔到了板车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

    男子愣了一下,随即眸中就升起了许多喜意。

    这么重,就算只是铜钱也赚大发了,足足顶得上他在官道旁边酒肆的数日收入,搓了搓手,回身就打算伸手去拿这沉甸甸的钱袋子。

    可是这手才刚刚伸出去,便感觉到一股难以言说的寒意,身子一僵,再也动弹不得,勉强抬起头来,就看到刚刚一团和气的青年站在自己女儿身前。

    一双眸子淡淡得看着自己,就仿佛一座大山压在了自己肩膀上一样,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勉强笑道:

    “公……公子?”

    青年淡淡道:

    “这钱给她做些新衣裳,也改改伙食。”

    “最好去城里做些生意,官道之上,人来人往,毕竟不安全,对孩子也不好。”

    青年说话的声音语气都徐缓温和。

    男子却已经大汗淋漓,勉强点头应道:

    “是……一切,一切都照着公子安排。”

    青年笑了笑,低下头来,那仿佛天地倾覆般的压力霎时间就消失不见,男子重重喘出气来,右手一抓,就将那钱袋子紧紧抓在手中。

    青年轻轻弹了下小女孩的额头,笑道:

    “走啦……”

    小女孩不舍得点了点头,要脱下身上那件象牙白色的衣服递过去,却被青年含笑阻止。

    青年冲她又笑了笑,转过身来,缓步而行,看上去就像是寻常读书人在亭间漫步,速度却很快,短短时间,便不见了踪影。

    小女孩有些遗憾得收回目光,小手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驱车的男子此时方才算是回了魂来,在官道上开酒肆,多少也见过那些江湖上走南闯北的武林人士,知道自己父女二人怕是遇到了了不得的高手,握着那钱袋子,也不敢多看,一把囫囵塞到了怀里。

    急急将自己的女儿抱起,放在身边,然后才挥舞起皮鞭。

    老驴拉车,转了个方向,朝着远离官道的方向奔去,少了一个人的重量,驴车跑得快了些,可是那男子却仍旧嫌弃这老驴子跑得太慢,手上的鞭子不断打在驴子背上。

    那钱袋子装在怀里,可是他表面上却未曾表现出什么异样来,也不敢表现出什么异样。刚刚他只是往那钱袋子里瞥了一眼,便险些被银色的光晃花了眼睛。

    现在脑海里面简直就是一团乱麻,只想着要早些回去,将这些银子藏好。

    然后想着一点一点拿出些来,或许过上一两年,他们也可以在寻常的县城里面购入些房产,过上富裕日子,到时候也可以给娃做些好衣裳。

    他脑子里胡思乱想着。

    那小女孩则是抱着衣服,脑子里想着刚刚青年对自己所说,往后会有机会来看她。

    只是今年才刚刚四岁的她并没有意识到,如果说父亲果真不在官道旁边开酒肆,自己也没有告诉那年轻人自己家在哪里,周边大小村镇不可计数,那人又要去哪里找她?

    青年缓步徐行,脚下却仿佛生出云气一般,他只是往前踏出了七步,便仿佛是启程快马奔行了许久,脚步停下时候,已经到了另外一处所在。

    嘴唇微抿,青年神色便变得冷淡,淡淡道:

    “出来罢。”

    “是。”

    两人在他面前现出身形来,一者是个二十余岁的男子,身穿藏青色劲装,右手持剑,面容刚毅,唯独一头长发却仿佛在草药中侵染过,透着淡淡的青色。

    另有一名白发老妪,垂手而立,背后负有一剑。

    剑长而无鞘,上有虬龙,龙首断于剑刃三寸处。

    “公子……”

    两人齐齐行了一礼。

    当看到只有两个人出现的时候,素来平淡的青年脸上神色终于出现了极为明显的波动,顿了顿,缓声道:

    “只有……你们两个?”

    “这……”

    老妪面现迟疑之色。

    负剑青年却未曾有什么畏惧或是迟疑,抱拳行礼,沉声道:

    “是。”

    “其余二人……铁浮屠,还有鱼肠剑呢?”

    “回禀公子,铁浮屠已经被废去了一身硬功,性命不存,师怀蝶暗杀牵制不成,被突然出现的高手一指点死,鱼肠剑亦碎于那名高手指下。”

    “点碎鱼肠剑?!”

    那名被称为公子的年轻人眉头微微皱起,脸上显出三分惊异,先代十大名剑都是出自于工匠手中,除去了灵韵未活之外,本身的坚硬程度比起传颂于千古的神兵也不差于多少。

    能够一指点碎鱼肠剑,无需置疑,绝对是天底下一等一的武道高手,纵然是在宗师当中,也必然不会是无名之辈。

    青年双眸微阖,心中微沉。

    典籍记载王天策用计王霸杂糅,阴阳并行,明面上有离弃道守护,这便是王天策保护子嗣所用的后手吗?

    能换出这个来,这一兑子倒也不算是吃亏。

    只是可惜了铁浮屠。

    年轻人揉了揉眉心,淡淡道:

    “走,寻一处地方,将当时的情形细细道来。”

    负剑青年俯首行礼。

    白发老妪见这位公子连提都没有提及师怀蝶一句,所关心的也不过只是鱼肠剑,心中难免生出许多兔死狐悲的悲凉感觉。

    觉得自己当年踏出了这一步,实在是错得离谱,可是现在已经是走进了泥潭当中,越陷越深,再想要脱身,已经是绝无可能。

    今次能以铁浮屠和师怀蝶的性命去兑子。

    他日用到自己的性命,这位贵人恐怕也不会有丝毫的迟疑罢?

    心念至此,一时间百味陈杂。

    “奚嬷嬷……”

    正暗自伤神之际,那青年开口,老妪回过了神,看到那位公子正看着自己,心中一紧,抬手行了一礼,道:

    “属下在……”

    “不知公子有何吩咐?”

    年轻人未曾去追究老妪刚刚走神的事情,只是淡淡道:

    “你暂且不必跟着我。”

    “此去北方百里处,有一对父女驾驴车急行,那女儿穿着我的衣服,找到他们,暗中保护。”

    “然后,想办法出现在他们生活中。”

    “那女儿是武者上下九品体质中,足以排第三品的“镜里观影”,较为适合你这一脉,你自可以传她武功。若是不堪造就,也可弃之。”

    “左右一步闲棋,不过是聊胜于无。”

    老妪张了张嘴,未曾说话,只是朝着那位公子深深行了一礼。

    ps;今日第一更奉上…………

    感谢伤心李煜的万赏,非常感谢……( 我的师父很多 http://www.123xyq.com/read/19/19108/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