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 > 悬疑 > 遮天之造化神玉 > 第五百九十五章 连连得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五百九十五章 连连得手

    ();

    “是你?”

    左子穆口边渗血,抬头看清柴信的模样,不由大为惊讶。

    前几日柴信在山上相助段誉,他可是见过的,只不过对方当时并未显露出任何高明的身手。

    那时,左子穆只当柴信是个围观的过客,一心都放在钟灵、司空玄等人身上,根本没有把他看在眼里。

    彼时的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短短数日之后,竟会被此子出手相救。

    “这小子当日突然出手相救段誉,今日居然又来救我,天下竟还真有这般古道热肠之人……”

    左子穆心思流转,虽然身中剧毒,但是蝼蚁尚且偷生,能活着总比死了要强。

    “多谢少侠相救,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司空玄看了一眼柴信,略微思忖后,缓缓道:“也罢,既然有人相救,老夫今日便发一回慈悲。左子穆,你速速离开无量山,这是你最后的生路。”

    言罢,长剑收入鞘中,再不言语。

    不是他当真发慈悲,而是清楚左子穆已中闪电貂之毒,本就命不久矣。

    段誉那小子即使请到了钟灵的父亲,也要带到这无量山来。

    在司空玄看来,左子穆已经是必死无疑。

    而且柴信身手不弱,这时候与之对上,胜败难以预料,绝非明智之举。

    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还能显得自己仁慈大义。

    “哼!”

    左子穆捂着胸口,不甘地冷哼一声,只能扭头离开。

    “左掌门,你受伤不轻,还是我带你走吧。”

    柴信微微一笑,脚步变幻之下,迅速来到左子穆身旁,一把架住左子穆的胳膊,直接带着他跳跃而起,一跃便是丈许之外。

    脚尖数次点地,便已经下了山去,身影迅速消失不见。

    “咳咳!多谢少侠相救,只是我已身中剧毒,怕是命不久矣……还望少侠能救人到底,替我寻到解药,老朽感激不尽……”

    左子穆被柴信搀着手臂,眼珠子微微一转,竟生出了让对方帮他找寻貂毒解药的心思。

    柴信却不等他说完,便笑呵呵地道:“一码归一码,我既然救了你一次,你理当先报了我此番之恩。至于解毒之事,还须后论。”

    他说话时语气自然,全然没有半点挟恩图报的尴尬,倒是让左子穆直接听愣住了。

    “这这……请恕老夫愚钝,不明少侠言中之意,还请明示?”左子穆愕然反问。

    “无妨,将你一身内力赠我,你我便可以两清了。”

    柴信笑容更盛,说话间已经停下脚步,同时一掌拍在左子穆后心。

    左子穆压根来不及再开口,便觉一股沛然的吸力自后心传来,瞬间涌至四肢百骸。

    随后,丹田气海中的内力,便如被鲸吞一般,不受控制地被吸了去。

    “你!你!”

    几分钟过去,左子穆便如一滩烂泥般软倒在地,不住地剧烈喘息,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他本以为自己遇到了初涉江湖,古道热肠的少年侠士,本还想忽悠对方一番,让其为自己寻觅解药,却不料竟是入了魔爪!

    “不必太感激我。我救你一命,你还我一身功力,算起来我虽然稍显吃亏,但谁让我天生侠义心肠呢?这里山明水秀,你就在此好好养伤吧。”

    柴信将左子穆随手一丢,身形闪动之间,便已消失不见。

    左子穆此时不仅身中多重毒素,而且受伤不轻,再加上内力被尽数抽干,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即便此时有能解百毒的灵药给他服下,只怕也活不过一时半刻。柴信之所以不当场将之击毙,不过是没有先救人再杀人的习惯。

    左子穆好歹是一派之长,虽然只是已经没落的江湖小派,可一身实力倒也还算不错。

    十四年的功力,在江湖上倒也能跟许多三流人物相提并论了。

    柴信吸收了之后,内力增长到了六年多。

    他却并未就此离开,而是重新转身上了山。

    山上还有一个跟左子穆实力差不多的司空玄,而且还是消耗过度,身中剧毒的状态。

    这要是不去将之拿下,岂不是浪费这天赐良机?

    待柴信回到山上时,神农帮已经入驻了剑湖宫。

    至于那些无量剑派弟子,则是死的死,伤的伤,逃亡的逃亡,投降的投降。

    正当柴信打算上前,去将司空玄拿下的时候,却忽闻一阵自山下传来。

    他赶忙躲到一块岩石后,静观其变。

    紧接着,便见四个身披碧绿锦缎斗篷,胸口绣着一只黑鹫的女子,踩着树枝飞掠而至。

    “灵鹫宫圣使?”

    看清这四人的打扮,柴信不由眉毛一挑。

    单是从轻功表现来看,这四个女子就绝非段誉几人假扮,每一个的实力,只怕都还在司空玄、左子穆之上。

    那边,左子穆正刚兑水服下木婉清赐予他的“解药”,忽然察觉动静,赶忙小跑过来。

    “不愧是灵鹫宫圣使,我这刚打了胜仗,她们便得了消息,赶来的还如此之快。幸好我先前没把圣使退兵的话当真,否则只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边跑着,他心里一边暗道。

    他还以为这些圣使早就在暗中观察,从来不曾离去,只是在看他的表现,心中还在庆幸自己的机敏。

    “属下司空玄,拜见诸位圣使!幸不辱命,已将无量剑派扫灭,攻占了剑湖宫!”

    他带着一帮徒子徒孙,飞也似的跑到四个灵鹫宫圣使跟前,老老实实地叩拜行礼。

    “拜见诸位圣使!”

    神农帮众人也齐齐恭声道。

    “哼,耽搁了这许久,若再晚上半日,定叫你等尝一尝生死符发作的滋味!”

    一个女子冷然开口,语气中满是高高在上的意味。

    “属下惭愧,总算不负童姥之命,还望圣使见怜!”

    听到“生死符”三个字,司空玄堂堂一帮之主,立刻就吓得脸色都白了,身躯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望圣使见怜!”

    神农帮众人也瑟瑟发抖地道。

    “罢了,这次总算没有误事,就饶你们一次。往后办事,却要更加用心,否则定不饶恕!”

    另一个灵鹫宫圣使道。

    “多谢圣使宽宏,属下必当用命!”

    听了这话,司空玄不由长舒一口气,恭敬拜伏。

    “好了,你们先下山去。这剑湖宫你们不得入内,无量玉璧之事,更不得再泄露半个字给旁人,否则后果自负。你可派人守在山下,待我等离去后,再入主无量剑派。”

    那先前说话的灵鹫宫圣使挥了挥手,便当先往剑湖宫而去。

    其余三名女子也紧随其后,不再理会司空玄等人。

    “多谢圣使厚赐!”

    司空玄听到这话,立刻大喜叩拜。

    圣使这一句话,就代表此次攻打无量剑派的收获,就归他们所有了。

    灵鹫宫行事虽然霸道狠辣,但却并不小气。相反,还十分大方。

    像这种攻打别派所获的战利品,灵鹫宫几乎都不会取,而是让受命的麾下势力分润。

    事实上,灵鹫宫从不在乎金银财宝之类的身外物,甚至连江湖人最看重的武功秘籍等,也几乎都不放在眼里。

    此番命神农帮攻打无量剑派,其实是为了探寻无量玉璧仙人舞剑的传闻。

    至于无量剑派的所谓积累,又或是各类产业,灵鹫宫都毫不在意。

    柴信见司空玄等人要往山下走,立刻有了定计,率先纵身往山下而去。

    他没打算放过司空玄,只是此时在山上动手显然不合时宜,那四个灵鹫宫圣使的实力,毕竟不容小觑。

    一旦惊动四人,以他目前的实力,绝然无法抵抗,能安然逃跑就不错了。

    不过对于眼下消耗颇巨的司空玄,他却有十足的把握。

    他跑到半山腰的位置埋伏起来,静等目标到来。

    这里距离山顶已经足够远,如果发生争斗,上面很难听到动静。即便是真有所察觉,想赶来也要费些时间,足够柴信做完一切并离开了。

    不多时,便见一个山羊胡老者,手持一柄长剑,当先自山上下来了。

    “帮主,此次剿灭了无量剑派,咱们神农帮往后在江湖上的地位,可大大提高了!此番大战,全赖你老人家神机妙算,指挥有方!”

    “是啊师父,今后咱们的日子,可就好过多啦!你老人家真是天纵神才,使我神农帮发扬光大,更上一层楼!”

    不少帮众和弟子跟在山羊胡老者身后,大声地吹捧着。

    山羊胡老者自然便是司空玄,他这会儿虽然疲惫之极,内力损耗也极大,可脸上却是春风得意,红光满面。

    “哈哈哈,此战皆是众人之功,你等不可为我过分吹嘘。你们放心,待无量剑的资产到手,老夫一定论功行赏!”

    虽然嘴上埋怨众人太过逢迎,可面上那灿烂无比的笑容,却是出卖了司空玄此时的真实心情。

    “帮主英明,我等誓死追随!”

    “师父英明,弟子铭感五内!”

    众人听到论功行赏四字,立刻心花怒放,纷纷再度歌功颂德起来。

    正当众人一派欢庆之象,其乐融融之时,树丛中忽然闪过一道寒芒。

    “帮主小心!”

    “什么人?”

    众人皆是大惊,或是出声提醒,或是厉声呵斥。

    然而,那身影的速度实在太快,以他们的反应,根本应对不及,无法替司空玄招架。

    事实上,别说是他们,就算是司空玄本人,在当前的状态下,也只来得及稍微侧身,避开了脖颈要害。

    他却不知道,这个突如其来的此刻,压根没打算此时取其性命。

    不过是算准了他会逃避,才故意瞄准头颈之间。

    现在他这么一躲避,长剑所指的位置,顿时变成了右臂。

    “嗤啦!”

    长剑既准且狠,稳稳刺入了右臂之中,猛地一用力之下,竟是直接洞穿!

    “啊!何人胆敢刺杀?”

    司空玄忍不住发出惨叫,脸色顿时由红光满面,化为一片惨白。

    “快救帮主!”

    “师父!”

    其余人这才反应过来,便要冲杀而至,拦住刺客。

    “走你!”

    化身刺客的柴信从怀中取出几个瓷瓶,直接扔碎在地面上。

    伴随着瓷瓶碎裂之声,一阵惨绿毒物迅速升腾而起,弥漫至周遭数丈范围,伸手不见五指。

    “绿尸寒雾!这家伙竟有本帮秘制毒药!”

    “赶紧先服解药!”

    众人被毒雾包裹,一时间乱作一团。

    待他们服下解药,毒雾却也开始缓缓消散,可雾气中间,哪里还有刺客跟他们帮主的身影?

    “是你!左子穆已让你救走,何苦再来为难我?”

    司空玄被柴信提着后领,在山野间狂奔,此时已经认出了后者。

    他现在不仅消耗极大,而且最重要的右臂受到重创,战斗力已然不足全盛时的三四成,根本无力反抗。

    “好了,现在就告诉你原因。”

    柴信将他丢在地上,然后顺势俯身一掌按在其头顶。

    《道玄功》施展开来,庞大的吸力瞬间灌入司空玄体内,不多时便将其一身内力掠夺一空。

    “十二年功力?居然比左子穆还差些……”

    柴信略微思索,也便释然了。

    这司空玄乃是神农帮帮主,除了习武之外,大量时间都耗费在了采药、制药,以及研究药理方面。

    功力比左子穆弱些,倒也在情理之中。

    何况要是加上他手里的那些毒药,趁人不备之下,只怕放倒十几个左子穆那等层次的人物,都不在话下。

    如此一来,柴信的功力再增,达到了接近八年的程度。

    柴信随手一剑,便结果了司空玄的性命,这家伙自己可没救过,而且此人行事比左子穆还要狠辣许多,杀起来毫无负担。

    “师父!”

    “帮主!”

    “贼子何在?快放了帮主,否则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时候,神农帮那数十弟子搜寻帮主的声音传来。

    “也罢,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既然这些家伙主动送上门来,我也没理由不接受。”

    柴信脚踏凌波微步,向人声方向而去。

    神农帮弟子数人一队,在四下寻觅,恰好给了柴信机会。

    大战之后虽然损失了十好几人,却也还剩五六十人,以人均功力三年来算,合计也有一百五十年以上的功力。

    即使柴信如今是《道玄功》第二层,只能转化百分之一左右,却也能得到不少于吸收司空玄的内力。http://www.123xyq.com/read/6/666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