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都市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正文 第290章:留住妻子

正文 第290章:留住妻子

    黄诚信说:“感情当然有啊,没有感情怎么能结婚?可人既然已经洗掉,自己守寡下半辈子也不系办法。”胡老师连连摇头,又问我如果妻子去世怎么办,我连忙说我还没老婆,连女朋友都没有,现在考虑这个有点儿早。

    胡老师认真地告诉我俩:“人也是动物,这没错,但人是有感情的高级动物。很多动物丧偶之后都不再找,比如天鹅和鸳鸯,难道人还不如畜生?如果说跟妻子没什么感情,那当初就别结婚,人家死了就再找,怎么对得起逝去的结发妻子?不能这么没良心啊!”听着他语重心长的话,我心想高级知识分子就是不同,人家这才叫重感情的人,就好像《神雕侠侣》中的杨过,有至性至情。我以后要是找老婆,也得按这个标准看齐。

    “只要我的妻子能继续陪伴着我,”胡老师出神地看着窗外,“我付出再多辛苦也值。”

    聊到十点来钟,我们三人都躺在被子上睡去。午夜时分,我被黄诚信叫醒,看看表才十一点半钟,而胡老师也揉着眼睛坐起身,阿赞宋林已经盘腿坐于法坛前,面前的地板上摆着那个骨灰盒。我把两床被子卷起来,放到墙角。

    阿赞宋林让胡老师也盘腿坐在他对面,阿赞宋林打开骨灰盒,从里面的透明塑料袋中用手捡出一块约有网球大小的头盖骨碎片,拿过一个铜臼和小铜杵递给黄诚信,用泰语说让他捣成骨粉。黄诚信面难露色,阿赞宋林奇怪地看着他。

    我知道黄诚信胆小怕鬼,就伸手说让我来吧,黄诚信怕鬼。阿赞宋林将东西递给我,又看了黄诚信一眼,好像很无语。其实这活我也不想干,只听说过捣蒜泥的,谁闲着没事愿意捣骨灰玩?但既然黄诚信怕鬼,这活干得慢慢吞吞,不小心再弄翻就麻烦了,所以才好接手。这个头盖骨碎片已经被火烧过,又酥又脆,用沉重的小铜杵没多久就捣成细细的骨粉。我让阿赞宋林检查,他点点头示意可以。

    接过铜臼,阿赞宋林把里面的骨粉全部倒在一个带嘴的铜制托盘上,又拿过一根细细的蜡烛,折成几段扔进托盘,再拿过酒精炉,在托盘下面点火加热。不多时,这几小段蜡烛渐渐熔化,阿赞宋林边用小勺揽着,边低声念诵经咒。奇怪的是,这经咒在我听来并不同于之前那些阿赞和龙婆们所念诵的,似乎不是巴利语。

    等蜡油和骨粉完全混合后,阿赞宋林再拿过一根铜管,里面还有细细的棉绳,他用厚布包着托盘,将里面的蜡油小心地慢慢倒进铜管中,最后蜡油从管口里冒出,阿赞宋林以右手捏着细棉绳崩直,让棉绳处于铜管中心的位置,然后就不动了。他就像木雕一样,右手完全不动,几分钟后,蜡油渐渐从透明变白,阿赞宋林松开右手,把铜管扔进放在墙角的水桶里。又过了十分钟,他把铜管取出,打开管两端的卡扣,铜管打开成为两片,里面的蜡烛就完整地被取出来。

    我对这个过程很熟,上次阿赞达林康制作灵蜡也是这个套路,看来都是共同的功效,只不过入的是胡老师妻子的灵,而不是多个大灵。“阿赞宋林师傅施法的时候你不要动,更不能说话,把眼睛闭紧就行,现在伸出双手。”黄诚信嘱咐道,胡老师连连点头,把双手伸出,阿赞宋林先将骨灰盒平放在他两只手掌内,再把蜡烛以火柴点燃,滴了些蜡油在骨灰盒上,将蜡烛坐上去。最后把这条阴法油的邪牌给胡老师戴好。阿赞宋林让我关掉屋里的电灯,顿时屋里一片黑暗,只有窗外的月光照进来。他开始施法,低声念诵着经咒。

    十几分钟后,奇怪的事出现了。现在虽然是半夜,但外温也得有二十七八度,而且完全无风。可我却看到那根蜡烛的火苗来回晃动,并非无意识,而是有规律地左右被拉长,好像有人分别从左右两侧慢慢吹向那火苗一样。借着月光,又看到胡老师慢慢垂下头,好像困倦了似的。

    “啊呀!”黄诚信发出叫声,爬起来就要跑,我倒被他吓了一跳,连忙拽回来,低声问干什么。黄诚信浑身都在发抖,显然是害怕。胡老师把头抬起,看着黄诚信。我连忙把黄诚信用力按坐在地板上,做了个嘘的动作。

    阿赞宋林继续施法,又过几分钟,蜡烛的火苗开始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似乎里面有杂质。然后听见胡老师张嘴说:“看到你真好……当然……没问题……我答应你……放心吧……那就算他倒霉……”

    在他这种自言自语中,蜡烛越烧越短,阿赞宋林忽然提高音量,同时又换成一种音调很奇怪的经咒,我从没听过,既像念经又像唱巫咒,在这漆黑的夜里更加显得诡异无比。胡老师因为垂着头,身体也有些前倾,我看到他胸前的那条佛牌有些晃动,开始我以为是因为胡老师身体在动,可后来发现并不是。佛牌晃的幅度越来越大,而且向前晃的多,向后晃的少。也就是说,这块佛牌越来越朝着蜡烛的方向在被吸引着。

    最后,佛牌几乎是斜着崩直,正对着蜡烛火苗的方向,而那火苗越来越长,甚至还发出呼呼的响动。当蜡烛燃尽最后的蜡油之后,火苗慢慢变小熄灭,佛牌也回到垂直向下的位置,轻轻晃动,最后不再动了。

    阿赞宋林对黄诚信说:“开灯。”黄诚信连忙跑过去摸着开关打开,屋里恢复明亮。胡老师缓缓歪向旁边,我伸手扶住。阿赞宋林对我俩说,已经顺利地将这个男*子的阴灵加持进这条阴法油佛牌中,骨灰盒可以随便安葬,这里面已经没有多少残存的阴气。又告诉黄诚信,下次施法的时候可不能再这么随便大惊小怪,容易惊扰阴灵。

    “我、我也系害怕嘛……”黄诚信心虚地说。我瞪了他一眼,说下次如果被你坏事,所有费用你来承担。黄诚信咽了咽唾沫,没说话。

    次日清晨,胡老师悠悠醒转过来,用手摸着脑袋,看看我。我觉得他似乎有话要说,就问什么感觉。胡老师想了想:“好奇怪……昨晚我做了个怪梦,居然梦到我坐在屋里,双手抱着我妻子,她问我,如果她能回来继续陪伴我,我愿不愿意。我说当然,她说我要像活着的时候那样对她说,更不能背叛她,我说没问题。她说如果我生了外心,和别人的女人好上,她就会杀了那个女人,到时候不要怪她。我说那就只能算她倒霉,而且我也不会这样做,然后就醒了。”(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http://www.123xyq.com/read/7/7866/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