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玄幻 > 神话纪元 > 正文卷 第一九四章:诡异离奇

正文卷 第一九四章:诡异离奇

    路边的汽油灯,散发着苍白的光芒。

    长长的街道似乎通往无尽的黑暗,陈守义身后背着战弓手中提着长剑,孤零零一人走在路上。

    他总感觉感觉自己似乎遗忘了些什么,但无论他怎么思索,也想不起来。

    他快步的往家走去,但今天这条路,似乎格外的长。

    他感觉自己已经走了许久许久了,也许是半小时,也许已经走了大半夜,他感觉很疲惫,也很虚弱,头也昏昏沉沉的,很想坐下休息一下。

    但他还没回到家,还不能休息。

    父母和妹妹应该已经等急了,这么久没有见到他,他们肯定很焦急。

    他微微一愣,为自己这些想法感到疑惑:

    “爸妈和妹妹为什么会急着想要看到自己,自己已经离家很久了吗?可为什么感觉才没多久啊。”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陈守义的思绪。

    “陈守义,真的是你,我以为看错了。”

    陈守义闻言惊喜的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美丽倩影,正亭亭玉立站在前方:“张晓月,你怎么在这里?”

    “我就住在这里啊,半年前我家就搬到河东市了,后来又搬来了这里,这些天来我天天都在想你,你有想过我吗?”张晓月走到陈守义面前,一脸羞涩问道。

    “想,当然想,我也天天在想你!”陈守义立刻快走一步,抓住她的嫩滑的玉手,立刻说道。

    虽然他早已经不知多久没想起过她了,但他也知道,这时候是不能实话实说的。

    张晓月轻轻的抽了抽手,就脸红红的随他了。

    “你现在住在那里?”陈守义心中满满的喜悦,问道。

    “不告诉你!”张晓月娇嗔道:“其实就在前面不远啦,沿着路一直往走,就可以看到了。你要去我家坐坐吗,今天我爸妈都不在哦。”

    陈守义看向远处,那里是一片彻底的黑暗,仿佛有无数的阴影鬼影幢幢,不知为何,他感觉到那片黑暗让他有种不详之感,本能的不想靠近,更何况他还要急着回家呢。

    “今天不行,明天我去你家吧!”陈守义拒绝道。

    “好吧,不过你可错过了一个好机会哦!”张晓月羞羞笑道,让陈守义忍不住浮想联翩,差点就想答应下来。

    “对了,你怎么随身带着剑?”

    “我现在已经是大武者了,当然可以随身带剑!”在心爱的女人面前,陈守义忍不住炫耀道。

    “你好厉害啊!”张晓月一脸崇拜道:“我可以看看你的剑!”

    “当然没问题!”

    陈守义把剑取下,递了过去。

    张晓月接过后,好奇的打量一下,轻轻拔了出来。

    陈守义有些奇怪张晓月怎么这么大力气,这把剑足有十几公斤重,简单的提起自然没问题,但握着剑柄,横着拔出,非得不小的腕力和臂力不可。

    一个普通成年男子都会感觉费力,而且坚持不了几秒,更何况一个娇小的女生。

    但陈守义也没有多想,或许这半年来,张晓月已经开始练习武道。

    张晓月拿着随意挥舞的几下,妩媚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郁,忽然调转剑身,朝陈守义胸口刺来。

    陈守义以为张晓月在开玩笑,刚准备避开,然而一阵强烈虚弱感传来,身体竟动弹不得。

    长剑径直的穿过胸腔,直刺心脏,他感觉浑身剧痛,脚下一软顿时坐到在地,他不敢置信看着脸上带着一丝疯狂和扭曲的张晓月,问道:“为什么?”

    “你这个骗子!你根本没想过我,去死吧!”

    “去死吧!”

    “去死吧!”

    ……

    无数或低沉或尖锐或呢喃的声音,在耳边萦绕不休,听得他脑仁发胀,等回过神来,张晓月的身影已经不知所踪:

    “该死,这到底怎么回事,总感觉不对劲,很不对劲!”

    他低头看向胸口,握住着胸口的长剑,使出身体所有力量,一点点的拔出。

    大量的鲜血立刻如激流般嗤嗤的飚射而出,他立刻捂住胸口,挣扎的站了起来。

    “必须回家了!”

    他脚步踟蹰的继续走,鲜血淌落一地,他感觉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生命似乎在飞快的流逝,他感觉自己真的要死了。

    他抬头看向远方,远处的黑暗中,似乎有无数的妖魔鬼怪在张牙舞爪,桀桀怪笑。

    “为什么伤口还没有开始自愈!而且这里又是哪里?”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丝疑惑。

    他总感觉遗忘了什么。

    他昏昏沉沉的拖着沉重的脚步,继续前行,鲜血一路流淌,也不知走了多久,熟悉的别墅已经出现在眼前,父母和妹妹,站在别墅门口,脸上带着笑容。

    只是不知为何,陈守义感觉这笑容带着一丝虚假和阴森。

    “守义,你怎么受伤了。”陈父和陈母一看到陈守义被血浸湿的胸口,立刻慌乱的跑了过来的把他扶住:

    “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

    妹妹也吓得脸色都白了,站在旁边不知所措。

    陈守义看着家人担忧的表情,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然而心思才刚转过,他就感觉背部仿佛被利刃砍了一刀,一阵火辣辣的疼,迟钝的思维还未反应过来,头部又被钝器重重的击中,他一阵头晕目眩,身体摇晃了几下,终于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晕厥过去。

    等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放到客厅,浑身都被五花大绑。

    这时他耳朵听到一阵刺耳磨刀声,顿时努力的转头看去,只见他爸系着围裙就坐在旁边,脸上挂着疯狂的笑意,不停的磨刀。

    “爸,你在干什么?”

    “当然是磨刀!”陈大伟专注的磨着一把菜刀,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磨刀干什么,还有为什么把我绑起来?”陈守义轻轻挣了挣,但发现自己已经虚弱的丝毫没有力气。

    “当然是杀了你吃肉。”

    “爸,你疯了吗?”

    “我当然没疯,你这个畜生,活着又有什么用,还不如去死!”

    “还不如去死!”

    “去死!”

    “死!”

    ……

    无数嘈杂的声音再次在耳边灌输,听得他头昏脑涨,若不是他意识还保持着一丝清醒,他几乎都认为自己真的十恶不赦,不如死了算了。

    陈母跑进客厅,手上拎着一个带血的榔头,对陈大伟说道:“水已经烧开了,你动作快点。”

    说话,她看到陈守义,一脸慈祥微笑:“儿子,你怎么还没死啊!”

    陈守义顿时仰头痛苦的闭上眼睛。

    这一切一定是假的,也许是一场噩梦。

    “爸妈,还是让我杀了哥哥吧。”这时陈星月声音响了起来:“哥哥最讨厌了,小时候就一直欺负我,他还偷偷撕烂过我的奖状。”

    “好吧,那就由你来杀吧。”陈大伟阴恻恻声音响起。

    陈守义一直眼睛紧闭,丝毫没有关注。

    “哥哥,为了大家好,你这个多余的人,还是去死吧。”

    陈守义只听到铮的一声,妹妹似乎已经拔出剑,下一刻,他就感觉颈部一凉,便彻底的失去了身体的感应,他抬起沉重的眼皮,睁开眼睛,眼前已经变得一片昏红,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和扭曲。

    父母和妹妹围着他,脸上带着狰狞的微笑,耳边传来若隐若现的声音。

    “我可怜的儿子,终于要死了!”

    “我们还年轻,死了还可以再生一个。”

    “哥哥,你不会怪吧?可是你真的很讨厌啊!”

    声音变得越来越远,视线也迅速的黑了下来,他努力的眨了眨沉重的眼皮,随即慢慢闭合,思维渐渐陷入了沉寂。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在即将沉寂前,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神话纪元 http://www.123xyq.com/read/7/7871/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