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古言 > 盛世权宠 > 章节目录 第422章 半个月后出发

章节目录 第422章 半个月后出发

    云歌没有在华清宫待多久,又回答了些宋清欢的疑问后便告辞离去,宋清欢让沉星送她出宫,自己则进了内殿。

    沈初寒半倚在榻上,目光看着窗外,若有所思的神色,并没躺下歇息。

    此时已是春末夏初,院子里草木葱茏,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宋清欢走上前,在他身旁坐下,浅笑着开口,“阿殊在想什么?”

    沈初寒闻言转头,朝宋清欢笑笑,“同云歌说完了?”

    宋清欢点头,手抚上沈初寒的额头,“阿殊可觉得好些了?”

    “好多了。”沈初寒握住她的手,放在掌心轻柔地摩挲着,“云歌来做什么?”

    “她说她感应到了一股极强的灵力,心里有些担心,所以来跟我确认一下。”

    沈初寒若有所思地一挑眉头,“看来,这扶澜族灵力果然神奇的很。她远在宫外,居然也能感应得到?”

    “方才云歌还同我说了一些扶澜族的事,我们先前所知道的,当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宋清欢略有感触。

    沈初寒的目光落在宋清欢腹部,手小心翼翼地探过去,“阿绾可有什么不适?”尽管方才已经问了一遍,沈初寒却仍是不放心。

    诚如宋清欢所说,他们对扶澜族实在是知之甚少,宋清欢为了他贸然解开灵力的封印,也不知会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伤害。

    宋清欢摇摇头,笑着宽沈初寒的心,“我和宝宝都很好,阿殊不用担心。况且,这扶澜族灵力这么神奇,说不定……还会对我的身体有好处呢。”

    “云歌方才说了些什么?”沈初寒“嗯”一声,眉眼微落,温和地看着宋清欢。

    宋清欢点头,把方才云歌说的话向沈初寒复述了一遍。

    沈初寒听罢,神情依旧淡淡,眼底眸光却有几分犀利。

    灵力、长老、圣女圣子、雪莲,一切的一切,仿佛在他眼前展现出了另一个世界。就算前世曾踏上过玉衡岛的土地,他也从未想过,隐藏在那座孤岛上的,竟然还有这么多的秘密。

    “阿殊,我有些担心。”宋清欢迟疑片刻,还是看向他开了口。

    “担心扶澜族的人会循着灵力寻来?”沈初寒抬头看着她,敛去眸底一闪而过的冷光。

    宋清欢点头,沉默片刻,忽的起身,走到衣箱前伸手打开,从箱底捧出一个剑匣来。

    她抱着剑匣行到榻前,将其放了下来,看一眼沈初寒。

    沈初寒没有出声,只淡淡一笑。

    宋清欢在榻旁坐好,将匣子打开,露出里头一柄古朴神秘的宝剑——上古神剑苍邪。

    苍邪剑剑鞘上刻着的星宿图发出淡淡的神秘幽光,看在宋清欢眼底,眸光越发波动得厉害。

    宋清欢的手指颤抖着抚过剑鞘上的星宿云图,隔着剑鞘,也能感到宝剑凛冽的剑气,顺着她的指尖传遍全身。

    她抬头看向沈初寒,眉眼芳华如雪,“阿殊别忘了,我们还有这个筹码。”

    他们手中持有苍邪剑,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天选之人”,根据剑中藏着的铁片记载,如果他们上了岛,要么,扶澜族人帮他们夺得天下,要么,就满足他们心愿。

    不管如何,应该都不会轻易与他们兵戎相接。

    因为,从扶澜族人恪守当年定下的规矩,避世多年便能看出,他们是极其重信守诺之人,就算自己身份特殊,事情也总还有商量的余地。

    沈初寒几不可闻地叹一口气。

    宋清欢的心思,他又怎会不懂?

    如今他们确实处于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宋清欢身上灵力封印已解,扶澜族的人随时有可能寻来。另一方面,宋清欢有孕在身,到了怀孕后期只会愈加行动不便。

    看出沈初寒有所松动,宋清欢心下一喜,赶紧趁热打铁开口,“阿殊,你这次蛊毒发作来得突然,又来势汹汹,谁知道下一次发作是什么时候?万一下一次更厉害,连我用灵力也束手无策呢?”

    沈初寒抿了抿唇,没有即刻接话。

    宋清欢又道,“我如今过了三个月孕期,胎像已稳。这个时候去玉衡岛,是最合适不过的时候。先不说你下一次蛊毒发作的事,如果扶澜族长老真的感应到我灵力的解封,顺着寻来,如果彼时我正值临盆之际,岂不更危险?如此一来,我们反倒会落了下风,依我看,倒不如主动出击。”

    沈初寒这一次的蛊毒发作,让宋清欢彻底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失去沈初寒,所以必须尽早解决他体内蛊毒的隐患。

    沈初寒幽沉的目光落在宋清欢面上,看着她漫越如水的眸光,看着她眼底的坚持,终究还是被说动了。

    如果宋清欢灵力未解,他一定不会去冒这个险。

    可如今沈初寒身怀充沛灵力,诚如她方才所说,扶澜族人随时可能找来。如果到了她孕期后期,反倒更加危险,倒不如趁着现下胎像尚稳,一举将问题解决。

    “罢了,你说的也有道理。”终于,他幽幽开了口。

    宋清欢一喜,伸手挽住他的胳膊,语声有几分波澜,“阿殊这是同意去玉衡岛了?”

    沈初寒点头,“两相比较,确实主动出击把握要大。”

    宋清欢心中一颗大石头落了地,急急又问,“阿殊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再等小半个月,我把朝中诸事安排好,再请太医来给你仔细瞧过,确认确实没什么大碍后,我们便出发。”

    “好。”宋清欢长长舒口气,一顿,“明日我去趟长帝姬府。”既然决定要去玉衡岛了,就先知会君熙一声,也让她能事先做好准备。

    沈初寒应一声,眸光幽幽看向窗外,“阿绾,等过几日,你陪我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宋清华长睫微翘看着他。

    沈初寒缓缓启唇,吐出几个字。

    宋清欢的脸色微变,思忖片刻,点头应了,“好。”

    *

    翌日。

    昨日沈初寒蛊毒发作之事,除了慕白玄影,并无人知晓,所以今日早朝照旧。

    下过早朝,沈初寒同大臣还有朝政相商,并未立即回华清宫。宋清欢同宫里当值的内侍说了声,给沈初寒留了句话后,带着流月沉星出了宫,往宁平长帝姬府而去。

    得了通报,君熙亲自带了云歌出来迎接。

    两人寒暄两句,一道进了长帝姬府。

    一进君熙的院子,远远便看到一个小人儿颠颠儿跑了过来,嘴里奶声奶气叫着,“姑母!姑母!”

    宋清欢定睛一瞧,见宋念已扑到了跟前,看着她笑得眉眼弯弯。

    “阿念真乖。”宋清欢弯了腰,一把将他抱起。

    君熙吓了一跳,忙道,“阿欢,你还怀着身孕呢,阿念最近重了不少,你小心伤到宝宝。”

    宋清欢笑笑,将君熙往上托了托,“不妨事。”

    宋念如今已两岁多了,越发懂事起来,听了君熙这话,忙看向宋清欢奶声奶气开口道,“姑母放阿念下来吧,阿念可以自己走。”

    “是吗?真乖?”宋清欢捏了捏他肉肉的脸颊,依言将他放了下来。

    “姑母,妹妹今日没来么?”宋念仰着小脸又问。

    宋清欢甜甜一笑,“今日姑母来找你娘亲有事,就没有带妹妹过来,下次阿念同你娘亲一道进宫找妹妹玩好吗?”

    “好啊。”宋念听了宋清欢的解释,乖巧地点头应了,漆黑如墨玉的眼瞳滴溜溜一转,落在宋清欢微隆的腹部,“姑母,娘亲说,我又要有小弟弟了是吗?”

    宋清欢抿唇一笑,“也许是小弟弟,也许是小妹妹哦。”她微微弯腰看着宋念,“阿念喜欢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宋念歪着脑袋想了想,“我喜欢小弟弟。”

    “哦?”宋清欢眼波泠粼粼,笑着问道,“为什么呢?”

    “这样我就可以和弟弟一起保护妹妹了。”

    君熙摸了摸宋念的头,嘴角也挂上笑意。她知道宋清欢并不在意这胎是儿子还是女儿,但客观来说,如果宋清欢这一胎若是儿子的话,他们以后的路便会轻松得多。

    沈初寒如今已坐上地位,后宫却依旧空置,而且根本没有选秀的打算。以君熙对沈初寒的了解,深知他这一辈子怕是都不会娶旁的女人了,既如此,他们早些生个小皇子出来,也能堵住那些臣子的嘴。

    宋清欢笑眯眯地瞧着他,“阿念真乖。小弟弟现在还在姑母的肚子里,等再过,六个多月,阿念就能见到他了。”

    宋念抬头看向她,“姑母,我能摸一摸吗?”

    “好啊。”宋清欢微微笑着,拿起他的小手放在自己微隆的腹部,轻言细语道,“小弟弟现在还没有长大,等再过两个月,阿念就能感到小弟弟在姑母肚子里的动静了。”

    宋念眨了眨黑葡萄似的眼睛,一脸新奇之色,他转了头看向君熙,天真烂漫,“娘亲,阿念也要个弟弟。”

    君熙脸上的笑意一怔。

    宋清欢忙拉过他的手道,“忧忧的弟弟就是阿念的弟弟呀。”

    宋念歪着脑袋想了想,眨了眨眼睛重复一遍,“嗯,忧忧的弟弟就是阿念的弟弟。”

    宋清欢生怕宋念继续这个话题,朝云歌招了招手,看向宋念道,“阿念,姑母有话同你娘亲说,你跟云歌先下去玩一会好吗?”

    宋念虽年纪小,却素来懂事,闻言也不哭不闹,乖觉地点了点头,“好。那阿念等下……等下来找姑母。”

    “好。”宋清欢将宋念的手交到云歌手中,温柔地朝他挥了挥手,“去吧。”

    待云歌领着宋念下去了,宋清欢抬头看向君熙,抿唇笑了笑,“嫂嫂,进去说吧。”

    见她神情略显凝重,君熙不由也收了些许笑意,挽上宋清欢的手,点点头道,“好。”

    进了正厅,两人在上首坐下,有侍女进来上了茶,复又退了下去。

    “阿欢今日过来找我,可是有什么要事?”君熙开口问道。

    宋清欢点头,捧起茶盏,眸光微凝,“嫂嫂,我们决定半个月后出发前往玉衡岛。”

    “这么快?”君熙不免吃了一惊。毕竟,上次宋清欢同她说起时,还说沈初寒担心她和腹中孩子的安危,所以要等到她分娩后再出发。可如今,宋清欢还只有三个多月的身孕,离当初约定的时间还早着呢。

    “我身上的灵力封印解除了,玉衡岛上有可能会感应到。与其等他们找上门来,不如我们主动出击。”

    君熙怔了怔,关于灵力的事,她也从云歌那里听了个大概,闻言便明白过来。

    “我今日前来,就是再同嫂嫂确认一遍,你当真想同我们一起上岛么?”

    君熙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目光在茶盏中起起伏伏的茶叶上一顿,语气微沉,“我知道,玉衡岛和扶澜族虽然传得神乎其神,也拥有世人没有的能力,但复活人一说实属逆天改命的行为,很可能到最后也不过是一场水月镜花而已。但……”

    她语气一顿,眼中有幽芒沉浮,看向宋清欢苦涩一笑,“你知道的阿欢,不试一试,我总不甘心。”

    见她主意已定,宋清欢点了点头,长长吐尽心中浊气,“好,那这些日子嫂嫂好生准备准备。另外……”她微微迟疑一瞬,“母后还不知道此事,中午时分阿殊会过来,到时我和阿殊再同她说清楚,嫂嫂……待会过去母后那边,先暂且不要同她提起。”

    “好。”君熙应了,又有些担忧道,“你和皇兄都去玉衡岛的话,朝政怎么办?”

    宋清欢眸光浮动,想起昨日沈初寒让她过几日陪着去的地方,抿唇微微一笑,“阿殊那边有安排,嫂嫂不用担心。只是到时阿念……?”

    君熙垂了眼睫,有些唏嘘无奈,“阿念那里……只能麻烦母后,请她先帮忙照看一段时间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便相携往萧菱伊处走去。

    见到两人过来,萧菱伊喜出望外,“欢儿今日怎么过来了?来,快进来坐下说话。”

    “来看看母后,阿殊待会应该也会过来。”宋清欢笑着应了,随萧菱伊一道进了正厅。

    “是吗?”萧菱伊眸光一亮,脸上笑意愈显,“你们平日里忙,就不用常来看我了,这里有熙儿照顾我呢。”

    “再忙,来看看母后也是应当的。”宋清欢笑靥如花,替两人斟了杯茶递过去。

    萧菱伊接过,看向她道,“听说濯儿过几日要出发去崇州了?”

    宋清欢点头,“最近边关有些不太平,凉国蠢蠢欲动,有他过去守着,阿殊那里才放下心。”

    “可惜濯儿前些日子才认回妹妹,兄妹俩还没来得及好好叙叙呢。”

    “是啊。”宋清欢也叹一声,“昨日我刚去看过阿筝,她虽然也有些失落,但还是能理解。”

    “阿筝?徽音那个孩子叫阿筝?”

    宋清欢点头应了。

    “改日你若得了空,将她带来给我瞧瞧。”萧菱伊看向她道。

    宋清欢笑着应好,又道,“阿筝性子极好,母后一定会喜欢她的。”

    “是吗?”萧菱伊想了想,“她年纪似乎也不小了,可成亲了?”

    宋清欢摇头。

    “没有?”萧菱伊听罢露出诧异的神色,“怎的现在还未成亲?”对于普通女子来说,萧菱伊的确早就过了该成亲的年纪了。

    宋清欢粗略解释了一下,“阿筝先前在娘胎里受了惊,身子不太好,前段时间我让子舒看过后才好起来的,一直在求医问药,所以婚事便耽搁了。”

    “这样?还有季公子医术高超,不然徽音在天之灵也不得安心。”萧菱伊若有所思地叹一声,又看向她道,“你平日里可以帮她物色看看,若有合适的世家公子,倒不妨帮着牵牵线。”

    君熙闻言抿唇一笑。

    她与容筝虽然交情不算深,但慕白喜欢容筝的事却是早有耳闻。

    宋清欢也但笑不语。

    萧菱伊瞧出了几分端倪,饶有兴致地扫一眼宋清欢,“怎么?莫不是这其中还有什么故事?”

    “确实有故事可以说与母后听。”萧菱伊的话音落,从门外传来一声沉朗而熟悉的声音,转头一瞧,沈初寒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题外话------

    猜猜小寒寒要阿绾陪他去哪里?猜对有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盛世权宠 http://www.123xyq.com/read/8/8436/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