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古言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神秘男子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神秘男子

    那黑影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他一把抓住了云曦,紧紧的扼住了云曦的脖颈,更是衬得云曦纤细无助。

    “你们谁若是动一下,我便要了她的命!”男子阴冷的声音在云曦的耳边回响,云曦浑身的鲜血仿若逆流了一般,只觉的浑身都冷得发颤。

    只这一句话,云曦便能感觉得出,身后的男子绝不是一个普通之辈,那声音阴冷却是透着上位者的傲慢,云曦相信若是她敢动,这人便一定会捏碎她的脖颈!

    几个丫头都吓坏了,喜华手中的铜盆“砰”的一声落了下来,在地上摔的叮当直响。

    男子的眉头一皱,杀气弥漫的眼睛狠狠地盯着喜华,他手上的力道蓦地收紧,云曦立刻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若是不想你家公主吃苦,便安分一些!”

    乐华手持匕首,却是无法上前,男子没有一丝怜香惜玉之心,看着脸色微红的云曦,乐华投鼠忌器不敢向前一步。

    “你快放了我家公主,否则……否则要你好看!”喜华吓的浑身冰凉,却还是结结巴巴的威胁着男子。

    那男子却是嘲讽一笑,声音冷若从地狱深处传来的寒风,“那便看看是你们的动作快,还是我的匕首快了?只是可惜了这如花的公主,转眼就要变成一具尸体!”

    男子的语气状似轻佻,却是没有一点轻浮之意,每一个字眼都带着致命的杀意。

    “你放了我家公主,我做你的人质好不好?”宁华都要急哭了,呜咽着说道。

    “我也可以,我也可以……”喜华也连忙开口,祈求的看着男子。

    “你们?”出口的语气带着无比的轻视与嘲弄,“一个公主,一个奴婢,谁会更换人质,你说对吗,公主殿下?”

    男子的手微微松开,云曦终于得以松了一口气,她喘了两口气,淡声说道:“乐华,收起匕首!喜华,把外室的烛火熄了,把门合上记得落锁!”

    云曦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她最初时虽是被吓到了,可是一瞬间她便已然恢复了清醒,先不说这男子武艺如何,就现在这种局面,她就已然处于了下风。

    她最初有想过这男子许是谁派来害她的,可是两人相距这般的近,她闻到了一丝血腥之气。

    而且男子虽然出言威胁,可是她能感觉到,男子的目的不是为了杀她,否则哪里还用费这般的功夫!

    如今最重要的倒是外面那些人,若是让她们晓得了屋内的情况,只怕她们会比眼前之人更可怕,定会大张旗鼓的来破坏她的清白!

    男子有些诧然,本以为这养尊处优的公主会吓的瑟瑟发抖涕泪连连,却是没想到她不过身子僵硬了一瞬便恢复了平静,甚至冷静得让他都觉得心惊!

    乐华即便不愿,可是她一向服从云曦的命令,她知道云曦这么做一定是有自己的道理,便将匕首收了起来,警惕的看着男子。

    “你不怕我?”男子语气阴冷,脸上覆着黑布,只露出了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眸子。

    “怕!”云曦坦然答道。

    男子却是冷笑,眯着鹰眸说道:“我可未看出你的恐惧!”

    “我便是吓的神志不清,对阁下又有什么好处?阁下若是有什么难处,不防与我来说,我若是死了,阁下也得不到什么甜头!”

    男子的眼里浮现了一抹赞赏,真是个聪明又大胆的女人!

    “让你的婢女都坐到里面,若是敢玩花样,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男子语气森森,喜华几人哪敢不听,这个时候便是要她们死,她们都不会犹豫!

    “阁下想要什么,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会尽力而为!”这男子受了伤,想要的不过是她的庇佑而已,暂时还不会伤她。

    “我受伤了,需要疗伤,而且需要在你这里待上一晚……”

    喜华几人一听便怒了,疗伤便算了,还要在这住上一晚,公主的名声岂不是都毁了吗?

    “你这狂徒好不讲道理,你住在我家公主这里,公主的清白岂不是都被你毁了?”

    男子无视喜华的怒气冲冲,只用那一双上挑细长的鹰眸看着云曦,仿若是在盯着自己的猎物。

    “阁下是只想得到我的庇佑,还是与谁合谋想要坏了我的闺誉?”云曦淡淡开口,未见一丝的慌张。

    “你这般小心翼翼,可是担心有人故意算计你?”

    “生在皇室,自小便要懂得趋吉避害,算计不过是最正常不过的生活!”

    云曦那淡逸自然的语气却是让男子一怔,眼里更是划过了一道莫明的色彩,好似这句话说进了他的心里一般。

    男子松开了云曦,云曦刚松了一口气,男子却是又紧紧的抓住了云曦的手腕,眼里弥漫着杀气和冷意。

    “我先饶过你,可是你不准离开我左右,若是你敢耍花招,我立即捏断你的脖子!”云曦只觉的手腕仿佛要碎裂一般,若是这男子此时这般用力的掐着自己的脖颈,她一定会窒息过去。

    云曦即便手腕疼痛难忍,却只是微微蹙了蹙眉,轻轻的点了点头。

    男子见此稍稍满意,便松开了手,喜华几人立刻围了上去,看着云曦手腕上那红肿的痕迹,皆是狠狠地瞪向了男子。

    乐华将手放在腰间,男子不屑的瞥了一眼,开口道:“你若是能打得过我,刚才便不会被我得手!

    你若是不在乎被人发现你家公主私会外男,便尽管动手吧!”

    乐华狠狠地咬着牙,云曦拍了拍乐华的手,直视的男子的眼睛开口道:“既然我们暂时达成了协议,我便一定会遵守,只望阁下不要做出言而无信的无耻之事!”

    男子冷笑一声,随意的坐在了云曦的床榻上,看了宁华说道:“便是你发现我躲在屋子里的吧?”

    宁华点了点头,男子复又问道:“你会医术?”

    宁华再次点头,男子也不客气,直接开口吩咐道:“去备药给我疗伤!”

    宁华看了云曦一眼,见云曦点头答应,才打开柜子,去准备药箱了。

    男子拍了拍自己旁边,示意云曦坐下,云曦却是坐在了靠近床榻的椅子上,挑眉道:“这里距离床边不过两步的距离,阁下不会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吧?”

    男子语凝,看见云曦竟是在小口啜茶,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不由有些恼怒。

    往日里那些女子见到自己,哪个不是主动贴过来,这女人倒好,居然敢无视自己!

    “夏国有五位公主,不知你是哪位公主?”男子的眼神锐利而阴森,云曦的手抖了一瞬,却是不动声色的放下杯盏。

    “二公主,云涵!”

    几个婢女都眼眸一转没有言语,心里却是已然知晓了云曦的意图。

    云涵虽然今年刚刚及笄,但是云曦的生辰在十二月,两人相差不过半年,旁人根本看不出来。

    男子打量了云曦一番,眼里划过一抹赞赏,幽冷着说道:“久闻二公主是天仙一般的模样,果然名不虚传!”

    云曦舒了一口气,心里却是暗暗庆幸,好在这次出来,她遮盖了额上的红梅印记,又为了不让人看到遮掩的痕迹,特意在额间坠了一枚紫色水晶。

    云曦倒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不过是觉得自己的红梅印记太过扎眼,若是真有个意外,简直就像是在昭告天下,她便是云曦一般。

    男子退去了外衫,背上的那道刀伤几乎横贯了他的整个后背,皮肉翻卷深可见骨。

    宁华吸了一口冷气,她真是不敢想象,这男子伤的这般的重居然还能自在的聊天。

    宁华虽然会医术,可是她照顾的不过是云曦和云泽,如何见过这般严重的外伤,那鲜红的血,翻卷的皮肉,让宁华难免手颤,一不小心弄痛了男子。

    男子不悦的皱眉,冷声道:“下人便是手粗,连这点事都做不好,你来!”

    男子那不可一世的态度让云曦十分不满,云曦装作不知,继续饮茶。

    这男子与扶君都是一身黑衣,扶君心有乾坤,说出的话也很是狂傲,可是举手投足间却是满身凤华,彬彬有礼。

    而这男人却是傲气外露,对谁都是轻视鄙夷,仿佛天下只有他一人才是王者至尊,莫明的让人生厌。

    男子见云曦动都未动,心下恼火,却是只得说道:“劳烦二公主帮在下涂抹伤药,你这婢女实在是手粗,我若是不慎弄出声响,只怕……”

    云曦有些用力的将杯盏置于桌上,男子挑衅的看着云曦,鹰眸中皆是得意的光。

    云曦接过宁华手中的托盘,宁华立刻急声道:“公主千金之躯,如何能做这等伺候人的事情!”

    “无事,既然是这位公子所托,我自是要应允!”

    男子得意的微微扬起嘴角,他想要的便一定会得到,区区一个女子也想违背他,真是痴心……

    那“妄想”二字尚未出现在他的脑中,他便险些痛的唤出声来!

    云曦将棉花裹在了竹签上,沾了药粉,给男子擦拭伤口。

    可是云曦却是将竹签伸入了男子的伤口中,本就皮开肉绽的伤口,被云曦这粗鲁的一碰,顿时便疼的男人绷紧了身体。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男子的额上都渗出了冷汗,咬牙切齿的狠狠说道。

    “我怎么就故意了?我是公主,一向养尊处优,如何做过这些事?不过你放心,我会很快上手的!”

    云曦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真的以为她好欺负吗?

    云曦这般想着,眼神里闪过冷光,竹签竟是粗鲁的在伤口上来回磨蹭,看得宁华都不由得咧嘴。

    男子蹙眉咬牙,不肯呼出一声痛来,喜华和乐华都看得开心,她们公主可是有仇必报,哪会干吃亏呢!

    “我不用你了!”男子额上汗珠粼粼,咬牙说道。

    “这怎么行,做事要有始有终,我既是应下就一定会做好!”云曦语气淡淡,眼里的光却很是清冷。

    男子沉了一口气,咬了咬牙,“刚才是我无礼了,公主歇着便好!”

    云曦闻此才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宁华,重新坐在了椅子上,云淡风轻却是看得男子心中生恨!

    宁华清理好伤口,给男子上了药,又仔细的包扎好伤口,男子才得以恢复气力,有心情好好欣赏这貌美如花却阴狠毒辣的女子!

    “久闻夏国二公主貌若天仙,性情更是温和柔媚,宛若白莲般出淤泥而不染,今日一见,才知流言不可尽信!”男子出言讽刺道,眼神十分的不善。

    喜华却是低头盈笑,二公主本就不是什么好人,随他去骂好了!

    云曦更是不在意的一笑,开口说道:“人都是要戴面具的,白莲清雅,才会让人忽略它也不过是长在烂泥之中罢了!

    不过一个保护色,信与不信,任由旁人来定!”

    男子有些诧然,越是身份高贵的女子越是在意自己的名声,即便是杀人不眨眼,面上却还是要做出一副柔弱纯洁的模样。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坦诚的女子,相比来看,倒是有几分可取之处。

    云曦心里自是不知道男子对她的评价,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隐忍到天亮!

    “我希望明日一早阁下便能如约离开,否则你我二人都会有不少的麻烦!”

    男子点头,他自然也不想久留,他已经留了线索,想来他的人明早便能抵达,老三这次居然下了这般大的手笔,他回去之后自要好好偿还!

    收起心中的思绪,看着眼前的女子,男子少有的起了为难的心思。

    “公主,夜已深,不如我们宽衣而睡吧!”男子故意将话说得暧昧,想看云曦恼羞的样子,这女人一直冷着一张脸,让人一见就想毁了她的冷静淡然!

    “阁下管好自己便可,若是今日养不好身子,再遇到仇家毙命,便可惜了我的药!”云曦若无其事的说道,语气里却是难掩嘲讽。

    男子语凝,暗黄色的瞳孔中浮现了一抹冷戾,幽幽说道:“不会再有下次,若是有,也定是我杀了他!”

    云曦对他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只让喜华拿来了棋盘,自己一人下黑白两子,与自己博弈。

    男子看了云曦一眼,开口道:“你不是想这般坐一晚吧?”

    “阁下好生休息,我绝不会吵到阁下,更不会趁人之危!”云曦语落便缓缓落子,既是今日有时间,她便要好好研究研究如何破解冷凌澈的棋局。

    想到冷凌澈,云曦的眸色不由得柔和了许多,她未注意,一直看着云曦的男子却是察觉到了。

    他不知道云曦为何会突然露出了柔色,可是他只知道刚才那一瞬,她眉如青山,眼如秋水,好似白雪之上的红梅初绽,美的鲜丽却不艳俗。

    与她相比,梅花太瘦,海棠少清,一向不在意女色的他,第一次心生了赞美与欣赏之情。

    云曦下了一整夜的棋,男子便看了一整夜,云曦的棋布局精巧,该出杀招时,雷厉风行,该行隐忍时,便让子而行,可见其九曲心肠!

    这一夜,云曦房里的五人没人合眼,天色刚刚泛白,屋外忽然传来了宛若夜枭般的低鸣之声。

    男子缓缓起身,看了云曦一眼,开口道:“我要走了!”

    云曦仿若沉浸在了棋局之中,只点了点头,男子有些不满,一把便抚乱了棋盘,棋子纷纷落地。

    云曦蹙眉放下了手中的棋子,抬头迎上了男子的目光,看着那双清亮幽冷的墨眸,男子冷然一笑,“既然我毁了你的闺誉,便自会补偿!

    二公主,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了,那时,你可不要太过震惊,你也一定会感念你我今日的缘分!”

    ------题外话------

    你们猜这个人是谁呢?打开你们的脑洞,尽管来猜,猜对有奖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http://www.123xyq.com/read/8/8439/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