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古言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最后的期限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最后的期限

    云涵停止了哭声,诧然的看着韩淑华,韩淑华轻叹一声,将云涵拉至自己身边。

    “涵儿,你真以为母妃看不透你的心思吗?”

    “母妃,我是真的喜欢他啊,我已经喜欢他很多年了,如何还会愿意嫁给其他的男子?”云涵红着眼睛呜咽道,她喜欢冷凌澈,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她都喜欢!

    “涵儿,人在年轻的时候,都做过这样的梦!可是母妃要告诉你,在这个世上,除了自己手中的权力,剩下的东西都会变!

    我与你父皇之间有数十年的感情,可那又如何?如今他美人在怀,可还会想起我?”韩淑华想到自己的遭遇,冷冷一笑。

    她也曾以为自己是特别的,可是她用了这么多年才知道,人心最不值钱!

    “他不是这样的……”在云涵心里,冷凌澈与其他男子不一样,他一定不会滥情变心!

    “那是因为他没有权力!若是他尝过了权力的味道,他便只会想要的更多,包括女人!

    涵儿,如今母妃被云曦那贱人所害,丞相府也备受打压,这个时候,我们所有人的希望都落在了你的身上,难道你想要看着母妃死在这冷宫里吗?”

    云涵没有说话,韩淑华知道她是听了进去,便继续开口劝道:“涵儿你慢慢就会发现,只要你有了权力,你便什么都能得到,包括感情!

    冷凌澈再如何的俊美,也不过就是一个质子,即便你不嫁入南国,也一样无法与他在一起。

    可你若是真的能在南国握住大权,区区一个质子,你换到南国就好,那时他还不是甘愿做你的裙下之臣!”

    “母妃!”云涵惊呼出口,一张脸早已经涨的通红,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

    韩淑华却是并未觉得自己语出惊人,只开口笑道:“你如今已然及笄,母妃也不瞒你,我们这长安城中的夫人们,有几个是不养姘头的!

    我的涵儿如何能嫁给一个质子,成为一国皇后才是你的命运!”

    云涵眸色微转,显然已经心动了,她是爱慕冷凌澈,可是冷凌澈的确只是一个质子,父皇也是不会同意然她嫁给冷凌澈的……

    出了冷宫,云涵才发觉阳光有些刺眼,却是那般的明亮而温暖。

    不知为何,即便是在夏日里,冷宫也阴森刺骨,她看见了那些弃妃,看见了那些女子悲惨的命运。

    若不是因为这件婚事,自己此时只怕也是青灯古佛了此一生。

    云涵抬头望向了炙热的阳光,她眯了眯眼睛,眸中却是缀满了寒光。

    既然这是上天给她的机会,她便决不能错过!

    她不但要得到自己所爱的人,还要将那些欺辱过她的人通通踩在脚下!

    ……

    而此时懿祥宫内气氛低沉,云婕终是忍不住开口说道:“祖母,母妃,难道就真的要让云涵那个贱人成为南国的太子妃吗?”

    丽妃只望着杨太后,今日听到这歌消息后她也暴跳如雷,这荣桀本是她们心仪的人选,谁曾想到竟是会让云涵占了便宜!

    本以为云涵这次后便再也没有机会翻身了,谁曾想到竟是还有这等的好事!

    “姑母,照理说南国求娶,也应该迎娶云曦啊,毕竟她才是嫡出公主,怎么也不应该轮到云涵的身上啊!”

    杨太后也是没有想到,这件事也恰恰是她想不明白的。

    杨太后看了一眼云婕,开口劝道:“你也先别着急,等到寿宴之时我们先看看那荣桀到底是个什么样人物。

    若是徒有其名,我们不要也罢,若真是个人物,哀家自然不会看着云涵成事!

    韩淑华好不容易倒了,切不能再让她死灰复燃了!”

    丽妃和云婕闻后都点头应声,杨太后看了丽妃的肚子一眼,忍不住开口道:“你这怎么就没个动静,若是你有个皇子,我们便也轻松多了!”

    丽妃一听又提到了皇嗣的事上,不由得便苦了脸,她在生婕儿的时候伤到了身子,虽然仔细调理着却是一直都没有动静。

    杨太后叹了一口气,别人肚子里出来的总归还是隔着一层,可若是这般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想到此处,杨太后的眸色一凝,突然开口说道:“丽妃,你有喜了!”

    丽妃苦着脸,仿若吃了黄连一般,“姑母,你就别笑我了,我哪能有喜啊!”

    “哀家说你有喜,你便自是有喜了!”杨太后又重复了一遍,嘴角噙着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

    丽妃一愣,与云婕两人面面相觑,“姑母的意思是……”

    “怀胎十月,诞下龙子,顺理成章!最近你多注意些身子,陛下寿宴,也该给他一些惊喜了!”杨太后说完一笑,眼里闪过一道冷光。

    若不是时局不待,她也不想出此下策,可是她宁愿这夏国易姓,也不想丢了她手中的权力!

    丽妃听得一怔,可是一想到如今的局势便也只好点头应下。

    好不容易斗赢了韩淑华那个女人,若是让她死灰复燃,岂不是还要浪费心血?

    这件事虽然凶险,可是能得到的利益却是极大,入宫本就是赌博,害怕输就不会赢!

    丽妃神色坚定,已然确定了心思,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对了姑母,前段时间母亲进宫与我说,她想给术儿定一门亲事,免得他整日胡闹,姑母可有合适的人选?”

    “没想到一晃术儿都到了要成婚的年纪,只可惜术儿的性子不像他大哥那般稳重,以后也难成大事!”

    杨术是六部尚书房大房最小的公子,一向被娇宠坏了,整日就知道遛鸟赌钱,更是流连烟花之地,名声比俞远淮还要恶劣。

    俞远淮虽是好色,却是也得了个怜香惜玉的名声,这杨术小小年纪却是心肠毒辣,欺男霸女,还闹过不少人命官司,奈何家里势力大,自然没有人敢为难。

    “术儿小时候身子不好,母亲和大嫂都难免宠溺了些,性子的确是有些荒唐。

    母亲的意思是也不指着他光宗耀祖,只要找个身份高贵,脾气柔顺些的女子,给他一份闲差就好!”丽妃并不在意的说道,在她心里那些女子不过都是身份低微之人,死了便死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杨太后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笑着说道:“哀家倒是想起了一门好婚事,很适合术儿!”

    “哦?不知姑母看上了哪家的女儿?”

    “依哀家看,云茉便很好,性子柔顺,模样也不错,明年便也及笄了,倒是一门好婚事!”杨太后笑着说道,越发的觉得满意。

    “云茉?”丽妃面露鄙夷,嘲讽一笑。

    杨太后一见她那副样子,便猜到了她心中所想,“云茉的生母虽说地位不高,可那也是皇家骨血,嫁给谁都是配的上的,你切莫做出这副模样,若是让陛下看到定会不悦!

    而且术儿的纨绔是出了名的,若给他安排好差事,岂不是让人在背后戳我们的脊梁骨吗?

    可做了驸马就不一样了,驸马会有封地封号,自然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入朝为官,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般想着,丽妃才欢喜一笑,双眼明亮的说道:“还是姑母聪慧,臣妾怎么就没想到呢!

    不管云茉是否受宠,都至少是个公主,嫁妆也不会少了去,嫁入我六部尚书府也算是高嫁了,想她以后也不敢立规矩!”

    两人一拍即合,就这般定下了云茉的婚事,丝毫没有要过问云茉的打算。

    丽妃看云婕还是闷闷不乐,便开口劝道:“婕儿,最近内务府新上了不少好东西,母妃带你去挑,保证我的婕儿会是最美的,许是那南国太子一看到婕儿便会与云涵退了婚事呢!”

    云婕被丽妃逗得一笑,便挽着丽妃一同去了内务府,而云茉却是随即被唤到了懿祥宫。

    云茉在迈进懿祥宫的时候是心惊肉跳,在迈出懿祥宫时更是没有了任何的思绪,只觉的自己全身的血液凝固,仿若坠入了一个冰窟之中。

    云茉的脸色有些苍白,她长得本就如同茉莉花般,此时更仿若遭遇了风雨的蹂躏,娇弱的仿佛一阵风都能将她吹倒。

    云茉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宫中的,她刚一迈进殿内,便立刻倒在了床榻上痛哭起来。

    青月一直跟在云茉的身边,看着云茉这般模样,心里也很是不好受,“她们也欺人太甚了,长公主的未来夫君是司辰将军,二公主也要嫁给一国太子,凭什么我们公主就要嫁给一个纨绔子弟啊!”

    “青月,你是想害死我吗?”云茉轻呢出声,却是更加哀叹自己的命运。

    她即便再不愿意,再不喜欢,却是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更是连一点不悦都不敢表现出来。

    人人都羡慕生在皇家可以锦衣玉食,可是又有谁知道她的辛苦?

    “公主,奴婢只是一时愤慨,还请公主恕罪!”青月连忙慌张的说道,她也知道这些话若是传了出去,她们的日子只怕更是不好过了。

    “我怪你做什么,这宫里真正担心我的也就只要你了!青月,你说我这个公主是不是做的十分可笑?”云茉的眼角微微下垂,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打着转,看起来楚楚可怜。

    “公主……”青月的心里也不好受,更是为云茉不值。

    “公主,不如我们去找长公主吧,长公主那么厉害,一定能帮您的!”

    云茉兀自流着泪,她抽泣了几声,有些纠结的喃喃自语道:“大皇姐每天都很忙,更何况这是皇祖母的意思,大皇姐可会有办法?”

    青月蹲下身子,看着云茉说道:“公主,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去试试,您往日对长公主那么好,如今公主有难,长公主难道不该帮衬一把吗?”

    “可是,大皇姐的处境也不是很好,她过得虽然比我风光,其实也很是艰难。

    若是此事大皇姐也无能为力,以后反倒是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情分……”云茉心有顾虑,大皇姐再厉害也无法忤逆太后啊!

    “这……”青月一时也犯了难,她思虑了一会儿,方才抬头看着云茉,正色道:“公主可心仪司辰将军?”

    “你……你说什么呢,这等胡话可不能乱说!”云茉瞬间羞红了脸,急切的否认道。

    青月却是更确定了云茉的想法,“公主,奴婢跟了您这么多年,如何能不知您的心思。

    每当前线来报,你都会去长公主处想法设法的打听将军如今的情况,还有那日奴婢也看到了您画的画像……”

    “够了!不要说了!”云茉的脸颊涨得通红,她的确是喜欢上了司辰,自从那日马场上他救了自己,她便无可自拔的爱上了他。

    可是她原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却是没想到竟是被青月看了出来,那大皇姐呢,她可也留意到了?

    “公主,这没有什么可耻的,您和长公主都是公主,不过是因为皇后和司夫人相识,长公主才这般的好命。

    可是司夫人对公主不也很好吗?想来司夫人应也是十分喜欢公主的!”

    “那又如何?大皇姐的身份可是我能相比的?我如今连自己都保全不了,还如何敢肖想此事……”云茉更是哀愁,想到司辰那器宇轩昂的模样,她心里便五味杂陈。

    “公主,这两件事并不相违啊!”青月忽然一笑,云茉见此更是不解。

    “公主,若是长公主愿意效仿娥皇女英,对与公主而言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云茉眼睛一亮,随即却是有些娇羞的低下了头,不安的揉搓着手指,“可是,大皇姐可会愿意?”

    青月莫不在意的一笑,开口劝道:“男人本就应该三妻四妾,就算没有公主您,将军以后也会纳别的女子!

    可若是长公主主动请愿,让您入司府做平妻,不但会博一个好名声,以后公主两人也可有个帮衬,若是长公主这般都不愿出手相助,那么之前说的那些姐妹情深的话便都是谎话了!”

    云茉垂眸不语,不停的搅弄着手中的帕子,却是已经停止了哭泣,一双眼睛明亮晃人。

    ……

    质子府中!

    冷凌澈正在院中作画,风吹芙蓉,满园芬芳,花枝上笔墨铺染,晕染出了层层叠叠的芙蓉花。

    繁茂的芙蓉花后是一个女子的背影,清瘦挺立,单单一个背影,便可看出女子的倔强和作画之人的怜惜。

    “主子,这次是殷小侯爷和二皇子一起前来,而且玄商传信过来,说是王府里最近争斗的厉害,两位公子对世子之位都虎视眈眈,玄商询问主子何时才能归还楚国?”

    玄宫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冷凌澈,谨慎的开口道。

    冷凌澈手中的画笔微顿,只轻声“嗯”了一声,淡声说道:“我不是说过,让玄商尽量拖延吗?他是做不到,还是不想做?”

    玄宫垂下了头,不敢言语,直到最后一笔落成,冷凌澈才开口说道:“看来我久不回楚国,你们竟是轻视我至此!我若是想走,谁也留不住我,可我若是想留,便是楚国覆灭,我也不会移步!”

    “属下不敢!”玄宫低下头,诚惶诚恐。

    冷凌澈却是淡然一笑,脸上没有丝毫的愠怒,“罢了,你写信给玄商吧,年末便是最后的期限,你让他拖到那时便可!”

    “主子你……”玄宫眼睛一亮,他早就想回楚国施展拳脚了,一直缩在这质子府实在是无趣!

    躲了许久的玄羽终是忍不住蹦出来说道:“主子,你有信心在年末之前拿下长公主吗?”

    看着玄羽这为了八卦不要命的样子,玄宫只觉得心里一阵无语。

    冷凌澈垂眸看着画作,眸色融融,这天下乾坤都尽在他掌握之中,可是唯有她的心,他看不清,也摸不到。

    可是,这份等待总是需要一个期限的,若是他还等不到云曦,那便只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http://www.123xyq.com/read/8/8439/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