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古言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恶报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恶报

    银镯话音一落,场内顿时温度骤降,气氛一下子就僵了下来。

    “你说谎,你居然敢诬陷本世子妃,是不是云曦让你这般做的!”杨柳披散着头发,尖声叫道,就如同得了失心疯一般。

    “世子妃还是注意下称呼的好!本宫的名讳可不是你能随意所唤的!”云曦瞥了杨柳一眼,冷淡疏离的说道。

    夏帝也神色不佳,狠狠的瞪了平怀侯一眼,云曦怎么说也是皇室公主,岂是被一个世子妃能呼来唤去的,特别是在别国使臣的面前,真是不成体统!

    平怀侯擦了擦汗,早已经被夏帝那一瞪吓破了胆,“是老臣治家不严,还请陛下恕罪!”

    平怀侯说完便瞪向了平怀侯夫人,将怒气撒在了她的身上,平怀侯夫人心里委屈,却是只好出言斥责道:“不可无理!长公主是何等尊荣,岂是你能直呼名讳的!”

    转而平怀侯夫人又换了一张面孔,赔笑道:“公主切莫与这无知妇人一般计较,不要气坏了身子!”

    云曦懒得与她们虚与委蛇,只低头看着银镯,冷冷清清的开口说道:“银镯,本宫只给你一次机会,你将事情的原委从实招来,否则本宫绝不饶你!”

    那银镯本就没见过世面,此时将皇上、太子、公主见了个遍,早就是吓得不轻,此时看到杨柳也被人押下,哪里还敢隐瞒。

    特别是她眼前的这个长公主,说话的声音不大,却甚是吓人,即便都是死,她也不想死的那么惨!

    “回公主,奴婢招,奴婢都招……”

    “贱婢!你诬陷我!”杨柳又大声的尖叫起来,挣扎着要起身扑过来。

    “将她的嘴堵上!”云曦一蹙眉,冷声吩咐道。

    乐华立刻板着一张脸走到了杨柳的面前,杨柳刚想破口大骂,乐华却是粗鲁的托着杨柳的下巴,将一团手帕塞了进去。

    “呜呜……”杨柳狠狠的瞪着乐华,却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无声的呜咽着。

    “你继续说!”云曦只略略扫了一眼杨柳,便将视线重新落在了银镯的身上。

    银镯一边哆嗦着,一边口齿不清的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虽然银镯讲的条理不晰,众人却是也听明白了,原来这竟是个一箭双雕的毒计!

    这银镯手巧,特别会做胭脂水粉,很得韩青儿的喜欢,可实际上这银镯早就被杨柳收买了。

    银镯为韩青儿用海棠花做了一个唇脂,韩青儿十分喜欢,因为这是用鲜花做的,不会伤到胎儿,韩青儿自然是爱不释手,便是进宫时也要涂抹。

    可是韩青儿却是不知道,今日的唇脂里却是添了一味要命的东西!

    银镯在韩青儿下马车之前,借口补妆,特意为韩青儿涂上了有毒的唇脂,之后便等着韩青儿在曦华宫毒发身亡就好。

    韩青儿一定会喝茶吃点心,那时只要唇脂触碰了杯盏点心,上面也就一定会染上海棠红,届时只要御医查出来,这个罪名自然就是云曦来背。

    之后银镯便按照杨柳的吩咐,将马车里的唇脂丢掉了,本以为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却是没想到还是被云曦一一道破!

    银镯此时是悔不当初,自己当初就不该鬼迷心窍,为了那点银钱便答应了杨柳的,只怕如今连命都保不住了!

    “那唇脂你丢在哪了?”城门附近没有河流,想必还是能找回来的。

    银镯说了一个位置,云曦便命人去找,不多时便有一个侍卫拿回了一个精美别致的唇脂盒子,与那胭脂水粉的盒子显然是一套的。

    看着那盒子被人找了回来,杨柳终是停止了挣扎,瘫倒在地,侍卫也松开了手,退至了一边。

    云曦看着神色恍惚的杨柳,心里并没有感触,人只要存了害人的心,便要有被人揭露的觉悟。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怀疑我?”明明她已经做到了小心谨慎,从始至终都没有去接近韩青儿,为什么云曦还是会发现?

    “人只要做了恶事便会心虚,便会想要去掩饰,便会露出破绽!

    从宁华告诉我,那毒需要半个时辰才能发作,本宫便已经锁定了韩青儿在进宫之前用过的东西。

    韩青儿倒地身亡后,你上前查看,假借探查鼻息,实则却是为了擦掉她嘴上的唇脂吧!

    将事情连起来一想,便也没有什么复杂的了,倒是你,费了这般的筹谋,到底是为了什么?”

    云曦不论是刚才千夫所指,还是如今逆转局势,都是一副清清淡淡,毫不在意的神色,好似这些事情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为了什么?你和韩青儿都是个贱人,你们都该死!你们都喜欢抢别人的男人,你们都是贱人!”杨柳声嘶力竭的大声喊道,眼里没有一丝的悔意,反而仍是无限的嫉恨。

    “啪!”的一声,杨柳闭上了嘴巴,嘴角流下了一道赤目的鲜血。

    杨柳不可置信的捂着脸,看着面前那怒气冲冲的平怀侯夫人,“你才是贱人!你生不出来,却善妒不容,戕害其他的侍妾庶子!

    如今竟是还敢在宫里杀人,将我那孙儿就这般的害了,你这个毒妇!”

    平怀侯夫人自认对杨柳不薄,虽然她畏惧杨太后的权势,可是他们也是堂堂侯府,岂能被一个女人欺负到如此地步?

    “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你怎么不说是你儿子滥情?在后院养了一群女人不说,甚至还觊觎上了云曦,你看他最宠爱的那个侍妾难道不是和云曦长着几分相似吗?”

    此话一落,众人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居然敢觊觎皇家公主,只怕平怀侯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可是此时两个女人已经吵得不可开交,哪里还能理会到此事。

    杨柳爬了起来,双目睁圆,狠狠的瞪着平怀侯夫人,她伸出手指着平怀侯夫人的鼻尖就尖声大骂道。

    平怀侯夫人看着自己鼻前的手指,心里顿时生出了滔天的怒火,杨柳居然敢在众人面前指着自己这个婆婆,岂不是想让她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吗?

    平怀侯夫人怒不可遏,伸手又是一个大巴掌,这次便是杨柳的母亲杨夫人也看不下去了。

    几个女人顿时厮打成了一团,云婕冷眼看着,眼里隐隐浮现了一层怒火,没想到这些事都是杨柳做的!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居然在父皇寿宴行如此之事,只怕母妃和祖母也会受到牵连!

    夏帝的脸色越发的沉了下来,额上青筋凸起,一口牙都要被咬碎了,“放肆!你们眼里都没有朕这个皇帝了是吗?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陛下息怒!”

    除了各国使臣,众人都纷纷跪了下来,杨夫人的脸上被抓了三条血痕,头发也乱糟糟的,“陛下,杨柳犯了错,都是臣妇教导无方,还请陛下念在她年幼,饶她一命!”

    杨夫人泪眼婆娑的看着恳求着,她现在不求别的,只要能饶过杨柳一条性命就好。

    “年幼?也亏得你想出这般的借口!她都嫁人两年了,还年幼呢!

    饶她一条命?那谁还我女儿的命来?陛下,求您严惩杨柳,将她凌迟处死,以正天威!”刘氏哪里肯让,若不是她还有一分理智,真想亲手杀了杨柳这个贱人!

    她的女儿死的那么惨,她怎么会放这个幕后真凶去逍遥法外!

    此事已是证据确凿,杨柳不但草菅人命,更是意图谋害皇室公主,数罪齐发,岂能轻饶?

    “来人,将罪妇杨柳压入天牢,秋后问斩!罪奴银镯同罪!”

    夏帝语落,便看向了六部尚书,“杨尚书对朕的决断可有异议?”

    六部尚书府的人哪里还敢有异议,此次不牵连便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杨夫人还想说什么,杨大人却是低声骂道:“你若是再敢开口,我必定当众休了你,免得你牵连我们杨府!”

    杨夫人悲怒交加,一口气没提上来,便晕倒在地,却是无人敢扶。

    “起来吧!”夏帝一挥手,命众人平身。

    荣桀一直站在云曦的身边,想要搀扶云曦起身,云曦却是握住了安华的手,缓缓站直了身子,从始至终未看荣桀一眼。

    而众人起身之后,那一直跪着的上官茹便十分的显眼了。

    上官茹此时已是颤抖不已,她一直低着头,众人没有看到她那白的吓人的脸色。

    杨柳的罪名定了,她眼睁睁的看着侍卫将杨柳拉走,斩立决,这几个字对于她们女孩家来说实在是太过可怕。

    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丞相府的人也闭口不言,此时便是云曦和国公府的事情,她们只要冷眼旁观就好。

    “上官茹……”夏帝刚刚开口,上官茹便猛的向前爬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云曦的衣裙,双眼含泪的看着云曦。

    “表姐!表姐,我错了,我是被那杨柳逼迫的,求你原谅我吧,求你了!”上官茹第一次觉得这般的害怕,她如惊弓之鸟一般身上瑟瑟发抖。

    云曦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冰冷淡漠,声音更是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她是怎么威胁你的?”

    上官茹顿时哑言,众人都心中嗤笑,那银镯一个奴婢,可能会害怕杨柳。

    上官茹一个国公府的嫡小姐,有什么必要害怕一个世子妃?

    而且上官茹刚才的表现可是历历在目,巧舌如簧的将污水泼到云曦的身上,可没看出来一点不愿来!

    云曦冷漠的抽回了裙摆,云泽更是恨得捏紧了拳头,“你还有脸求我阿姐原谅?你们姐妹时常来找我阿姐要首饰,但凡是你们看上的东西,我阿姐可有不给的?

    可是你们呢?三番两次的害我阿姐,这次更是险些让她背上杀人的罪名,你说,你还有什么理由求我阿姐原谅?”

    云泽说的那些事众人倒是不知,听闻之后不仅更是厌恶上官茹,又都怜惜云曦的处境,国公府的小姐居然都欺负到了云曦的头上,想想都让人觉得唏嘘!

    定国公和两位老爷都脸色难看,这些事他们这些男子自是不知,此时被云泽说出来,就像是在打他们的脸一般,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大夫人也觉得脸上无光,心里却是有些怨怪云泽,这些事说出作甚,万一影响了鸾儿的名誉就不好了。

    上官茹却是眼前一亮,看着云曦说道:“表姐,我们是表亲啊,我们都是国公府的姑娘啊!你救救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见上官茹到了此时还想用国公府压迫自己,云曦不禁好笑的弯了弯嘴角。

    “三小姐慎言,本宫是夏国公主,自是不会无视法度。你无须求我,此事皆有父皇决断,断不会委屈了你!”

    云曦这几句话说的夏帝还很是受用,夏帝看了一眼上官茹,心里也讨厌这等信口雌黄的女人,便开口说道:“上官茹污蔑皇室,藐视皇威,重大五十大板,以儆效尤!”

    五十大板,几乎可以要了一个男子的性命,更何况是一个弱女子?

    其实夏帝本就是想要了上官茹的命,不过是说的仁慈了一些,挺过去是夏帝仁慈,挺不过去便是上官茹命不好!

    上官茹吓得双瞳放大,她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哭喊道:“祖父救我!父亲救我!我不要死,我还不想死啊……

    云曦,我恨你!你杀了我,国公府不会饶了你的,绝对不会!”

    可是定国公他们却是都回避了视线,他们哪里还能求情,上官茹做的事情本就是死罪难逃,他们又何苦去惹得夏帝不悦呢!

    定国公看了云曦一眼,只见云曦神色淡漠,没有一丝的动容,定国公不禁心中哀叹,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帮衬云曦一把,只怕她此时心中定然有嫌隙了。

    不多时,便有侍卫来报,说是在打到第三十六板子的时候,上官茹便熬不过去,被活活打死了!

    众人都摇头咋舌,心里却并不觉得可惜,这般毒辣的女子,死了也不可惜!

    夏帝的好心情全然没有了,只冷哼一声甩袖离去,昨日寿宴不甚愉快,今日更是心烦,哪里还有用膳的心情!

    夏帝走后,众人都不由自主的望向了云曦,云曦那宠辱不惊,风华无双的模样深深的印在了每个人的心里。

    这件事云曦事先丝毫不知,却是完全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和冷静化解了危局反败而胜,不得不让人叹服。

    沈静歌心里具有荣焉,云曦是真的长大了,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

    这些日子沈静歌一直在担心云曦,害怕退婚之后会影响了她,今日一见,沈静歌才觉得是辰儿配不上云曦。

    云曦的智谋远在辰儿之上,她曾想着成婚后让辰儿可以保护云曦,如今看来是云曦值得遇到更好的男子!

    司辰心中何尝不是五味杂陈,若是他,可能护得云曦周全?

    他除了能说一句“我信你”,剩下的竟是什么都做不到!

    大夫人有些尴尬的走上了前来,想要问候云曦,云泽却是淡漠的说道:“我阿姐没事,有劳夫人关心了!”

    云泽说完便抬头看着云曦,轻声关切道:“阿姐,我扶你回殿休息吧!”

    云曦点了点头,与沈静歌说话道别,只与大夫人略略颔首,便抬步进了殿中。

    大夫人的脸一阵白一阵红,她知道云曦是恼了他们的沉默以待,心里一时也没了主意,便只得抬步回府,想着回去与定国公他们商量一番。

    一个寿宴,定国公府、六部尚书府、丞相府各损了一个嫡女,可彼时众人却是不知,这有些荒诞的女子争斗的戏码却是渐渐扯开了那层宁静华丽的外表,成了世家夺权的开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http://www.123xyq.com/read/8/8439/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