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古言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公主倒霉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公主倒霉

    云曦的发问显得有些莫名其妙,而众人都心中更惊,难道真的是宁华下的毒?

    安华闭了闭眼睛,身子有些发软,双手紧紧的抓着地面,心却像是被撕裂一样痛。

    可这痛楚虽是剧烈却是平复的很快,伤心到极致反而更容易放下,既是她丝毫不顾及多年的情谊,她们又有什么必要为她而伤心呢?

    “公主明智,奴婢不再伤心了!”安华重新跪好,脊背挺得笔直,眼神清明的看着云曦。

    云曦柳眉微蹙,在众人的惊诧之中望向了兰儿,“兰儿,你的意思是让本宫绑了宁华严刑逼供?”

    “公主,奴婢只是就事论事,这里嫌疑最大的就是宁华,奴婢也希望她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也希望那叛徒不是她!”兰儿正色说道,脸上露出了痛心疾首的表情。

    云曦却是一勾嘴角,声音肃冷的说道:“兰儿,你其实更希望本宫能定她的罪吧?或者说,你们有能力坐实宁华的罪名?”

    “公主!”兰儿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云曦,一脸的震惊和委屈。

    “公主您怎么能这么说?奴婢与宁华情如姐妹,怎么会陷害她,奴婢这么做只是为了公主啊!”兰儿委屈的盈泪,却是坚强的不肯落下,只眼神坚毅的看着云曦。

    “你也知道你们情如姐妹?那你可还记得在你生病时,是宁华衣不解带的照顾你?”云曦冷笑说道,眼神冷凝成冰。

    兰儿的眼神有些躲散,却还是开口说道:“可是奴婢只是为了公主啊……”

    云曦却是不欲再听,只开口道:“你不是为了本宫,而是为了你身后的主子吧!”

    “公主!”兰儿的瞳孔有那么一瞬间的收缩,出卖了她心中的恐惧。

    “兰儿,母后还在时你便在曦华宫伺候着,若是可能本宫真的希望那个人不是你……”

    “公主!奴婢没有!而且奴婢根本就没有下毒的机会啊!”兰儿立刻辩解道。

    “谁说你没有,喜华每次煎药时你不是都在吗?”云曦冷眼看着兰儿,眼中没有一丝的情感,就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可那是奴婢的职责啊,奴婢要负责小厨房的安全,不论是谁奴婢都是要看着的!”

    “兰儿,每次的药罐都是你清洗的吧?”

    云曦那冷漠的声音让兰儿心中一颤,她下意识的想要辩驳,可是在接触到云曦那宛若幽井的眸子时,她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了。

    “你貌似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可是即便是清洗药罐你也是有机会得逞的对吗?

    本宫不得不承认,你很聪明,也很会隐忍,你留在曦华宫里这么多年却是一直隐忍不发,一出手便要置本宫于死地!

    不过很可惜,本宫早就发现了药里的猫腻,早已经不再服用,可你知道为什么喜华仍是每日都要去小厨房煎药吗?”

    兰儿早已将头低下,云曦眸色愈寒,冷声说道:“一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二是为了看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

    兰儿忽的抬起头,神色未见慌乱,“这一切都只是公主的猜想,那证据呢?若是公主舍不得处置宁华,想让奴婢替罪,奴婢也心甘情愿!”

    “兰儿,直到现在你还要挑拨离间,想要败坏公主的名声吗?”安华终是忍受不住,起身怒声叱道。

    兰儿嘴角一挑,似是认命的说道:“你们四个才是真正的情如姐妹,我没有什么可说的!”

    安华被气得浑身发抖,若是公主拿不出证据,定会让所有宫人误会公主偏袒,从而失了人心。

    云曦冷眼看着兰儿,怪不得杨太后会选她做暗子,果然心机深沉,“兰儿,你还记得喜华失手打碎的药罐吗?”

    兰儿忽的睁大了双眼,对自己的表情已经失去了控制,“那药罐是你刚刚洗过的,上面却是已经有了毒药,你还想如何辩解?

    本宫知道这毒药甚是厉害,便是银针都查不出来,可是你们却是想不到本宫手指上的白玉指环可以查出任何的毒性!”

    看着云曦小拇指上的白玉指环,兰儿眼中的光渐渐黯淡,却是突然低沉的笑了起来,“呵呵,看来我还是技不如人啊!”

    一众宫人都惊悚的看着兰儿,这个曦华宫中最温柔体贴的人竟是包藏祸心的叛徒!

    兰儿站起身,拂去了裙上的灰尘,脸上没有一丝卑微之色,她扬起下巴直视着云曦的眼睛,笑着说道:“公主英明,您可比皇后厉害多了!

    其实当初我被皇后所救,本就是一个骗局,我是个孤儿,哪里来的病重的父母,不过是一个让皇后相信我的借口罢了!

    施些小恩小惠便妄图得到别人的忠心,公主,您说皇后是不是很傻呢!”

    “你住嘴!”云泽一拍桌案厉声吼道,他绝不容许任何人侮辱母后和阿姐!

    “兰儿,你是想触怒本宫,然后让本宫杀了你吗?”云曦一语道破兰儿的用意,后者无奈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我在这曦华宫里潜伏了近十年,在我接到命令的时候竟是有些恍惚,我竟是都要忘了自己其实是个暗卫!

    服从命令是暗卫的职责,没有对错之分,之前的所有不过都是我在演戏罢了!

    是你们傻,居然被我一个人骗的团团转!”兰儿嘲讽的大笑起来,几乎都要笑出了眼泪。

    “不是的!至少我们的曾经都是真的,你没有说谎,你不是在演戏,你明明也很喜欢我们一起玩闹的时光,如今的你才是在自欺欺人!”

    一向不善言辞的宁华却是突然哽咽说道,她们两个性子很像,两人小时便走的很近,她们会一起看星星,会一起幻想以后的生活,那时她们的笑都是真的!

    兰儿的眼睛有些湿润,嘴角的冷笑却是没有收回,“那是因为你傻!我若是真的顾及你,刚才便不会把你推出去!

    你清醒一点吧,从一开始我们就注定是敌人,傻瓜!白痴!”

    兰儿近乎有些疯狂的辱骂着宁华,喜华和乐华都看不过,两人都被气得不轻,乐华想要上前却是被安华一把抓住。

    她们四个属宁华与兰儿的关系最近,此时想必宁华的心里也定是不好受。

    “你骗人!我不信!”宁华已经落下了滚滚泪珠,却仍一眨不眨的看着兰儿。

    兰儿却是已经收回了视线,微微低头,嘴角勾动无奈一笑,“真是个傻瓜!”

    可是下一瞬兰儿却是砰然倒地,饶是云曦也被吓得一惊,立刻站起了身子。

    乐华立刻挡在了云曦的身前,她只知道兰儿给公主下毒便是坏人,要防着!

    宁华抱起兰儿,却是发现兰儿竟是七窍流血,浑身抽搐不止,“怎么会这样?”

    宁华立刻为兰儿探脉,却是发现她的脉搏凌乱虚弱乱成一团。

    “没用的,这是噬心蛊,药石无医!必须每月服用解药,方可续命……”若是不服用解药,噬心蛊便会释放剧毒,蚕食她的内脏。

    “解药呢?解药呢?”宁华红着眼睛,痛哭着质问道。

    兰儿吐出了一口血水,浑身都疼得抽搐了起来,“没有解药了,我活不成了……”

    杨家的每个暗卫都会服用噬心蛊,因为只有这样她们才不会逃脱掌控。

    她每月最痛苦的便是等待解药的时候,不是因为她怕死,而是因为每到这一日便是在提醒着她,她与宁华她们不一样,她是个暗卫,是个要取她们性命的人!

    她也希望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宫女,可她从来都不是!

    转眼过了这么多年,她从未接到任何一个任务,她庆幸,她以为自己或许被人遗忘了,或许她可以演一辈子兰儿,可是这些不过是自欺欺人。

    她不能违背命令,因为她是一个死士!

    可她并没有服下解药,她只想着若是云曦被自己害了,她便还云曦一命。

    若是云曦侥幸逃脱了,她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或许是因为她不想再做第二次了……

    兰儿的七窍都流出了嫣红的鲜血,看起来触目惊心,宁华抱着兰儿,眼泪一滴滴的落在了兰儿的脸上。

    兰儿的嘴角竟是扬起了一抹笑意,她费力的抬起手,擦了擦宁华脸上的泪珠,艰难的说道:“真是个白痴,可惜我……也被你传染了……”

    原来白痴是会被传染的,她居然会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因为愧疚?悔恨?还是舍不得那温暖和光明?

    死士的人生注定是阴暗的,可是她却是触碰到了自己不该拥有的东西。

    再见了宁华,再见了温暖,若有来生,只愿她能有一个普通的人生,有资格去拥抱温暖……

    兰儿的手缓缓垂落,流血的眼中落下了一滴清泪,嘴角却是欣然扬起。

    “不!不要!”宁华抱着兰儿的尸体嘶声痛哭起来,尖锐的嗓音回荡在大殿之上,让所有人都感同身受。

    “阿姐!阿姐你怎么了?”

    云泽焦急的呼喊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见云曦脸色苍白,竟是昏厥了过去,若不是云泽搀扶着只怕已经摔倒在地。

    安华几人立刻围了上去,只见云曦竟是泪流满面,低声呢喃着:“母后……”

    ……

    云婕舒服的躺在金银打造的马车中,嘴角的笑意久久不落。

    红袖也笑着说道:“公主,没想到这次的计划这么顺利,以后夏国就再也没有什么长公主了!”

    云婕嘴角一扬,笑而不语,接过红袖递过的茶杯轻轻啜饮了一口。

    “公主,长公主还在箱子里呢,我们要不要把她弄出来?”

    “管她作甚!就在箱子里锁着吧!她不是天仙下凡吗,自然有神仙保佑!”云婕眼神冷戾,锁在箱子里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她当时只说要将云曦带到南国,是生是死还是残疾她可就没有办法保证了。

    至于荣桀,她完全有信心能掌握住他的心,凭她的美貌和心机绝对能让荣桀真心以待!

    这时皇家车队突然停下,车外传来了喧哗之声。

    “怎么回事?”云婕蹙眉问道,红袖立刻出去打探。

    云婕坐直了身子,片刻后红袖才满脸欣喜的掀开车帘,笑着说道:“公主,是太子殿下派人来接你了!想来是太子殿下担心您的安全呢!”

    云婕听闻脸色一红,羞涩一笑,没想到那个冷面太子还挺体贴的。

    云婕盖上了盖头,红袖掀开窗帘,车外传来男子的声音,“四公主,属下陈平是太子府的幕僚,特奉太子之命前来迎接您!”

    云婕笑的更加灿烂起来,刚想说什么,却是只听陈平继续说道:“但是太子希望属下能够看到四公主的诚意!”

    云婕脸色瞬间僵了下来,她自然是知道荣桀是什么意思,荣桀是要确定看到云曦才肯信她!

    “这……有些不妥吧!想必太子殿下已经交代过你,那诚意是个什么东西!

    在这里检查若是被人发现,只怕就会有了麻烦!”云婕双手紧握,云曦这还没到南国就被荣桀这般的惦记,以后可还了得!

    云婕越发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定要在途中要了云曦的命,决不能给自己留祸端!

    陈平却是不肯给云婕这个面子,只开口说道:“这是太子的命令,属下不敢违逆,而且太子交代过,若是公主想顺利的嫁到南国,还请配合在下!”

    云婕急怒攻心,一把扯掉了头上的盖头,吓得红袖惊叫了一声。

    好一个荣桀,居然这般的下自己脸面,她以后一定会让荣桀后悔!

    “好!既然如此本宫就亲自带你去见!”现在她只有看到云曦惊慌恐惧的模样才能压下心中的怒火,她要看着云曦痛哭流涕,跪地求饶!

    “公主,这不合规矩啊!”红袖想要阻拦,却是被云婕一把推开。

    陈平根本就不在意云婕的举动,做为幕僚他自是清楚荣桀在乎的是谁。

    云婕带着陈平走到了一个箱子旁,随手一指,冷声说道:“东西就在这!”

    “四公主,属下要看的不是嫁妆,而是一个人!”陈平压低了声音提醒道,以为云婕是在嘲弄自己。

    “本宫自是知道,这里面便是你想见的,她难道不算是本宫的嫁妆之一吗?”

    “四公主您怎么能这样?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陈平脸色一变,长公主金枝玉叶却是一直被锁在箱子里,若是有什么事太子岂不是得要了自己的命!

    “想你也知道里面是谁,难道本宫还要光明正大的带着她吗?这是唯一的办法,否则你以为本宫能顺利出城吗?”云婕没好气的斥责道,将满肚子火气都撒在了陈平身上。

    陈平就算心中不满,却是也只得忍着,“那就请公主打开箱子,让属下一见吧!”

    云婕拿出了随身藏着的钥匙,将钥匙插入锁中,轻轻一拧便打开了锁链,没好气的说道:“自己看吧!”

    陈平掀开箱子,却是瞬间睁大了双眼,怒气沉声道:“四公主,这是怎么回事?”

    云婕心下一喜,以为云曦是不堪劳顿一命呜呼了,正扬唇望去,却也顿时愣在了原地,不可置信的摇头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里面的人哪是云曦,分明是在丽贵妃身边伺候的老嬷嬷,她的手脚都被麻绳捆绑住了,嘴里还塞着一团破布。

    陈平的脸色黑的都能滴出水来,却是发现老嬷嬷怀里露出了信笺的一角。

    陈平打开一看,只见上面的字迹娟秀有力,只写着“多谢吾妹相助,此番情意没齿难忘,惟愿吾妹一切顺遂,来日相见再续姐妹之情!”

    “好一个四公主,竟是敢戏弄太子!”陈平将信扔在了云婕的脸上,策马而行,看样子应是给荣桀报信去了。

    云婕却是双腿一软,晕厥了过去,嘴里还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怎么会……”

    ------题外话------

    第二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http://www.123xyq.com/read/8/8439/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