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古言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大婚(二)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大婚(二)

    众人听闻太后驾到,之前那些看热闹的人都纷纷退让,跪拜两旁。

    云曦盖着盖头,看不清这位堪称传奇的殷太后。

    当年楚国八王动乱,殷太后雷厉风行,以一己之力在如此动乱之中扶持大儿子登基为帝,又助小儿子成了手握重兵的锦安王爷。

    殷太后一手平了八王之争,又肃清了楚国朝政,还了楚国一个安宁的朝局。

    可最让人敬仰的是,殷太后明明权倾朝野,却是在朝廷清明之后隐居后宫,再不过问前朝之事,反而深受百姓爱戴。

    云曦对这殷太后久有耳闻,心里也很是钦佩,只是不知道她们以后相处是否和乐了。

    锦安王和秦侧妃见到殷太后前来立刻起身跪拜,殷太后凤眸上扬,虽然年岁已大,周身气势却依然凌厉,有不怒自威之势。

    殷太后瞥了一眼锦安王,却是先行抬手制止了冷凌澈的动作,“澈儿,今日是你的好日子,无须行礼!”

    声音威严中又透着慈爱,让云曦有一瞬间的恍惚,让她想起了远在夏国的外祖母。

    人人都畏惧外祖母,说她性格易怒严肃,可她最疼的便是自己,无论她做什么在外祖母的眼中都是最好的。

    冷凌澈没有推辞,锦安王跪在了地上,可冷凌澈却笔直的站着,这让锦安王觉得颜面扫地,便抬头看着殷太后,无奈的说道:“母后,您怎么来了?”

    “怎么?哀家就不能来吗?”语气上扬,刚才的慈爱分毫也无,一双凤眸更是闪过阵阵冷意。

    一直威严的锦安王却连一句反驳都不敢,只得赔笑说道:“儿臣没有这个意思,儿臣只是恐母后劳累……”

    “哼!你若是对澈儿多上点心,哀家自然不用劳累!”殷太后冷哼一声,径自走到主位坐下。

    殷太后居高临下的看了秦侧妃一眼,眼中只有轻蔑之意,却还是一挥手让众人平身。

    “这锦安王府果然越发的没有规矩,一个侧妃居然也敢坐在主位!若是传了出去,岂不是显得我楚国皇室无礼?”殷太后当初就是皇后之位,最看不上这些邀宠的妃嫔妾室。

    秦侧妃委屈的咬了咬嘴唇,双目盈泪,看起来好不可怜,锦安王心中不忍,正欲开口,却被殷太后一个冷冷的眼神所制止。

    “澈儿的要求也不算过分,澈儿成亲,自是要拜见王妃,你让一个侧妃坐在高堂之位是什么意思!”殷太后不由分说的劈头盖脸骂了锦安王一通,锦安王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满,只能点头称是。

    殷太后郁色稍缓,看了一眼垂头敛目的秦侧妃,又看了一眼难掩笑意的欧阳侧妃,开口说道:“不过秦侧妃最近也的确辛苦了,澈儿的婚事你做的很好,今日就好好歇息吧!

    欧阳侧妃,这个荣耀之事便交给你来做吧,王妃的灵位就由你来跪接!”

    “什么?”欧阳侧妃一脸的不可置信,不知道这把火怎么就烧到自己身上了。

    秦侧妃的身体放松了一些,好在太后还是赏罚分明的,否则今日难堪至极。

    殷太后冷冷抬眸,声调上扬,“怎么?你不愿?”

    欧阳侧妃看着殷太后那狠戾的模样,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将那“不”字生生的咽了回去。

    “吉时已到,不可再耽搁,欧阳侧妃跪接王妃灵位吧!”殷太后淡淡的开口道,声音虽轻却是不容置疑。

    欧阳侧妃咬了咬牙,心里虽不愿意却是畏惧殷太后的威势,只得双膝跪地,双手承接王妃灵位。

    云曦的眼前都是一片红色,无缘一见殷太后的模样,可经过这么一个小小的变故,云曦便已经见识到了殷太后的手腕。

    恩威并施,这两个侧妃谁都没有讨得半分便宜,殷太后虽是斥责了秦侧妃,可是秦侧妃毕竟掌管着王府的中馈,若是太过打压终究是不妥的。

    不过随即一想,当初那个能平定八王之乱的传奇女子,难道还会处理不好几个妾室吗?

    欧阳侧妃双膝跪地,将手中的灵位高举,她只觉得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在怨怪殷太后的同时,却是也将秦侧妃记恨上了。

    殷太后见欧阳侧妃眼中怨毒,冷冷开口道:“若是惊扰了王妃灵位,哀家要了你的命!”

    欧阳侧妃闻此连忙跪好,不敢有丝毫的闪失。

    “吉时到了,开始吧!”

    殷太后看了礼官一眼,礼官会意立刻上前一步,高声道:“吉时已到!乐奏!拜堂!”

    殷太后看着冷凌澈一身红衣,跪拜高堂的模样,不由得嘴角扬笑,眼中满是慈爱,威严的凤眸之中还泛着点点泪光。

    锦安王看了看殷太后含泪的模样,又看了看长身玉立俊美无俦的冷凌澈,眼中闪过复杂的微光。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云曦看不见前方,只能隐隐看见冷凌澈那鲜红如火的衣料,却是莫名觉得心安。

    她弯下腰身,与面前的男人行跪拜之礼,此礼一成,对面的男子便成了她的夫君,从此她便是锦安世子妃!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一对璧人行夫妻对拜之礼,象征着两人从此荣辱与共,白首不离!

    “礼成!送入洞房!”

    随着礼官的高声唱和,云曦被喜娘搀扶缓缓走向了洞房,冷凌澈看着云曦离开的背影,脚步不由挪了挪,刚才吃瘪的冷凌洵立刻走了上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二堂弟,今日是你的好日子,我们来好好喝几杯!”

    其他的年轻公子也都立刻起哄,纷纷嚷着要敬冷凌澈一杯,殷太后看着众人玩闹,兴致寥寥,便准备起身回宫了。

    “母后,儿臣送您吧!”锦安王立刻说道,殷太后却是摆了摆手。

    “你好生忙着王府里的事吧,若是让哀家知道澈儿受了委屈,你了解哀家的脾气!”殷太后斜眼睨了锦安王一眼,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锦安王竟是只得无奈赔笑。

    “落儿,你不随哀家回去?”一看冷清落那往后面躲的样子,殷太后便看出了她的小心思。

    冷清落立刻眯着眼睛笑了笑,讨好的说道:“皇祖母,今日是二哥的大婚,落儿想留在这看看能不能帮点忙!”

    “哼!说的好听,不过是为了凑热闹罢了!随你们吧,事后让殷钰送你回去!”殷太后说完便踏上了马车,锦安王目送殷太后离开,才看了冷清落一眼。

    冷清落一向与这个王叔不亲近,连忙说道:“王叔去忙吧,落儿自便就好!”

    锦安王扫了她一眼,便迈步离开,与金陵权贵饮酒去了。

    女眷自是不能在前院逗留,秦侧妃忙招呼着一众女眷去了后院,只有冷清落一人独独留在了前院,目光一直在搜寻一个人的身影。

    冷清落突然眼睛一亮,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抬步径直走到了上去,开口道:“司辰将军!”

    司辰只略略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显然没有兴致与她言笑。

    冷清落也不计较,她今日来就是为了看着这个司辰,免得他破坏了二哥的婚事!

    司辰也不饮酒,只静默的坐着,周身弥漫着一种“别惹我”的气场。

    司辰一直觉得世上最刺眼的红是战场上的鲜血如注,可是他今日才知道最刺眼的颜色,莫过于云曦身上的嫁衣。

    他明知道那会是一种折磨,却非要亲自护送她来楚国;他明知道会心痛如绞,却还是要看着云曦和另一个男人拜了天地,被送入洞房……

    或许只有彻底的痛过,他才能真正的放下。

    冷清落坐在一旁冷眼盯着司辰,冷清落时常出宫,所以众人都不觉奇怪,只在一旁吵着要与冷凌澈喝酒。

    殷钰带来的人可不是为了好看的,他相交的纨绔子弟各个都有酒量,今日来就是为了给冷凌澈担酒!

    可殷钰没有想到的是,一向淡漠清冷的冷凌澈竟是耐心的与每个人都敬了酒。

    殷钰或许不知,冷凌澈对他和云曦的婚事可谓尽心竭力,一个不信鬼神之人,却为了让他们的婚事圆满而小心翼翼的遵守着所有的讲究。

    既然喜酒是每个人对新婚夫妇的祝福,那么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喝呢?

    冷凌澈不用他们劝酒,每人一杯,喝的坦然潇洒。

    冷凌洵没想到冷凌澈竟会这般做为,顿时愣了一下,却是目光更冷。

    冷凌澈这一番行为在他看来不过是为了收买人心,若是如此他怎么会让冷凌澈如愿呢?

    冷凌澈一一敬完了酒,皇家婚事本就有许多繁文缛节,如今闹了半晌竟已是天色渐晚。

    冷凌澈要起身离开,冷凌洵却是不干了,他今日非要将这冷凌澈喝趴下不可,让他无法享受美人恩德!

    “凌澈你别走啊,刚才是你敬大家一杯,如今也该大家敬你了,对不对?”

    冷凌洵此声一出,立刻就有人附和道:“就是!刚才世子敬了我们,我们怎么能不回礼呢?漫漫长夜,让我们痛饮三百杯!”

    看着冷凌澈并不接话,冷凌洵开口笑道:“怎么?难道凌澈着急去见新娘子,不愿意与我们饮酒不成?”

    冷凌澈转身看着冷凌洵,眼中的温润不变,仿佛任何事都无法淡却他的如玉温纯,“看来当初二殿下成婚定是彻夜饮酒了,二殿下果真豪爽,凌澈佩服!”

    冷凌洵脸色微僵,当初他成婚的时候,不过是意思意思喝了几杯酒,哪有人敢劝皇子喝酒?

    殷钰忽然笑了一声,用手中的折扇敲了敲自己的头,一副恍然想起的模样,“对呀,我想起来了!当初太子殿下成亲的时候,还与我们吃了好一会儿的酒呢!

    可二殿下饮了两杯就说不胜酒力,转身就回了洞房,那猴急的模样现在一想还觉得好笑呢!”

    殷钰一边说着,一边捧腹大笑起来,他将手搭在了冷凌洵的肩上,甚至都笑出了眼泪,“二殿下,你说你当初怎么就那么猴急呢,哈哈……”

    冷凌洵脸色阴沉,这金陵也就殷钰敢与他这般说话,偏生他还无法发作,其他人也不敢说什么,说不知道这殷小侯爷是个嘴上不留德的,从不会给人留面子。

    “本宫的确酒量不好,可看起来凌澈却是不然,想必再与我们喝上些时辰也是无妨的!”

    殷钰看冷凌洵这般没有分寸,顿时也怒了,他这二哥等了十年才娶到长公主,如今洞房花烛,**苦短,他可不能让冷凌洵这些小人得逞!

    殷钰正想说话,他们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道清朗的声音,“我陪你们喝!”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竟是司辰缓步而来,他今日没有穿着铠甲,一身浅蓝色的锦衣衬得他丰神俊朗。

    冷凌洵眯了眯眼睛,这才记起眼前之人,不怀好意的笑道:“这不是司辰将军吗?将军竟是还没有离开,果然对长公主很是尽心啊!”

    冷凌洵意有所指,众人都听得分明,司辰却是莫不在意,只伸手拿起一个酒碗,看着冷凌洵说道:“我的职责是确保长公主殿下的婚事顺利进行,若是世子醉了,于理不合!

    你们不就是想喝酒吗?我是夏国使臣,总有这个资格敬各位一杯吧?不过,我常年征战,酒量想来要比众位好上一些,若是各位喝不下了,也不必勉强,省的伤了身子!”

    年轻人总是争强好胜的,特别这司辰是夏国人,涉及两国颜面,他们更是不能让步!

    众人都纷纷围上了司辰,谁也不肯服软,冷凌澈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司辰,对他点头示意,司辰却淡淡收回了视线,并未理会。

    冷清落一时看不懂司辰了,她单手托腮,看着大碗喝酒的司辰,一脸茫然。

    她看这司辰对二嫂嫂余情未了,还担心他会生事,没想到他竟然主动给二哥解围?

    司辰身姿挺拔,他因为常年征战沙场,身材要比金陵城这些贵家子弟健硕许多,在那些清秀瘦弱的公子哥里,别样的器宇轩昂。

    他一杯接一杯的饮着酒,来者不拒,清冽的酒水流过他的嘴角,他只是随手一擦,自有一番潇洒俊朗。

    冷清落微微蹙了蹙眉,司辰都不知被灌了多少酒了,哪怕喝的是水肚子也受不了啊!

    冷清落最看不得欺凌,她一拍桌案,径自走了过去,“你们没完了是吧!你们这叫比酒吗?你们每人喝一杯,他却是要喝上十几杯!

    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被人说我们楚国仗势欺人?亏得你们还是男子,居然这般卑鄙!走!我们不喝了!”

    冷清落抢下司辰手中的酒杯,直接扔给了殷钰,“我钰哥哥酒量也好,你们和他比吧!”

    冷清落说完便不由分说的拉着司辰离开,只留下一众公子面面相觑,都不觉脸颊发烫。

    殷钰见此,倏然一笑,桃花眼微微眯着,点头说道:“七公主说的不错,本侯爷酒量还算可以,咱们今日不醉不归啊!”

    殷钰说完便痛饮一杯,众人自是要陪着,都瞬间苦了脸,殷钰可是号称千杯不醉,他们今日是惨了!

    冷清落拉着司辰出了王府,司辰一路走得有些踉跄,终是停在了路旁的一株桃花下,他撑着树干有些无力的滑倒。

    冷清落见他这副模样,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子不解的问道:“你这是何苦呢?我二哥他们都成亲了,你还折磨自己干什么?”

    “我必须要看着她幸福,必须要!”司辰喃喃自语道,树上的花瓣簌簌落下,落在了他那天质自然,龙章凤姿的面孔上。

    冷清落无奈叹气,正想拂去他脸上的花瓣,却只见他的眼角突然滑落了两行清泪。

    他启唇喃喃自语,声音有些嘶哑,冷清落却依然听的清楚,他说的是——云曦!

    冷清落蹲在地上,撑着脸看着他,眼中满是莫名的光彩……

    五月初八,一个人人欢喜的日子,却只有这个少女见证了司辰的坚守与脆弱,执着与割舍……

    ------题外话------

    明天章节浮梦会在晚上0点发,希望大家可能的尽量在早上七点之前看呀,因为那时候你们看的会是未删减,为我祈福吧,希望不要标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http://www.123xyq.com/read/8/8439/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