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古言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打得你吐血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打得你吐血

    “什么?你再说一遍,谁死了?”秦侧妃豁然起身,将眼前的冷清薇一把推开,只狠狠的盯着前来禀报之人。

    那小丫鬟吓得浑身直抖,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秦侧妃动如此大的怒火,只得低着头,复又小声说了一遍:“回侧妃,是玉琉阁的孙掌柜死了!”

    秦侧妃一时无力,直直的瘫坐在椅上,冷清薇一时也呆住了,连忙问道:“可是受不了重刑,被打死的?”

    小丫鬟摇摇头,开口道:“不是,听人说,是中毒身亡……”

    秦侧妃的脑袋轰然响了一瞬,她面色狰狞,咬牙低吼道:“云曦!可恶!”

    冷清薇见秦侧妃失了冷静,一挥手让小丫鬟退下,才担心的问道:“母妃觉得此事是云曦做的?可是孙掌柜死了对她有什么好处啊?”

    秦侧妃双眼泛红,心口剧烈的起伏着,她狠狠的抓着下裙,将服帖的裙子抓住一条一条褶痕。

    冷清落没见过这样的秦侧妃,在她的印象中秦侧妃一直都是温和冷静,不论遇到什么事都挂着淡淡的微笑,而所有的事都没有她解决不了的。

    可是如今,她最敬爱钦佩的母妃竟是被云曦逼迫到如此地步!

    “母妃,薇儿求您不要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啊!”冷清薇蹲在秦侧妃身边,握着她的手轻声劝道。

    秦侧妃怔怔的看着冷清薇,透过冷清薇的眼睛看见了那疯癫可怕的自己,她闭了闭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呼吸。

    她有多少年没感觉到这种被人逼迫的滋味了,曾经锦安王府里总有一个碍眼的玉婉清压在她的头上,如今她才是王府的女主人,不过一个小小的世子妃,哪里值得她乱了心神!

    良久之后,秦侧妃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再次睁开眼,她仍是那个沉稳端庄的锦安王侧妃,虽是神色冷寒,但是脸色已经好了许多。

    冷清薇见此也终是放下了心,正想开口,却是突然听秦侧妃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这次,是我输了!”

    “母妃!女儿不懂,孙掌柜的死了难道不是好事吗?那些事就可以查无对证了,母妃为何反是如此焦急?”冷清薇一直没有明白这件事,更不明白为何秦侧妃会认为这件事是云曦做的。

    “你不懂!孙掌柜的不死,即便他说出了什么,京兆尹也不敢擅自公开,你父王也不会准许有任何事情损害王府的名声。

    届时我只要说是那掌柜的攀咬,我与你父王感情深厚,他一定会信我的,那时候这些证词根本就不足为惧!

    可是如今孙掌柜死了,所有人都会怀疑是我做的,不仅会惹得你父王怀疑,其他店铺的掌柜也定然会心中惊惧!

    我们无法杀光所有知情的人,那时才是我们真正危险的时候!”秦侧妃咬牙说道,一双眼睛闪着烁烁寒光,宛若利箭锋芒。

    “是我轻敌了,竟是以为云曦年纪不大,并不难对付,谁曾想到她的心机竟是如此深沉!

    想来也是,能在宫里活的风生水起的女人手腕怎么可能会差!若是云曦这样的女人进宫,想必皇后她们都定然不是对手!”秦侧妃有些后悔,若是她谨慎一些,也不会走到今日这步!

    冷清薇睁大了眼睛,诧然的看着秦侧妃,她知道云曦是个厉害的,却没想到云曦竟然这般可怕。

    “母妃!那我们该怎么做,若是父王知道了此事,岂不就……”

    秦侧妃眯着眼睛沉思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云曦想要的不过是敲山震虎,若是这件事被翻出,虽然重创了我,但总归对王府的名声不好。

    你父王本就不喜欢冷凌澈,云曦想必也不愿冒这个风险,她要的是我亲自认输!”

    冷清薇一时茫然,秦侧妃却是站起了身,缓步走到内间,竟是换了一件干净服帖的衣裙。

    看着冷清薇一脸不解的样子,秦侧妃对着铜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髻,开口说道:“薇儿,母妃教了你很多,今日便教你何为隐忍蛰伏,能屈能伸!”

    见秦侧妃抬步离开,冷清薇才连忙清醒过来,疾步跟了出去。

    冷清薇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匾额,心中不由惊诧,母妃竟是来了芙蓉阁?

    未等冷清薇发问,秦侧妃便已然抬步走了进去,冷清薇微微垂着头,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云曦正在屋内与自己下棋,见秦侧妃来了,嘴角轻扬,起身福了一礼。

    秦侧妃虚扶了她一下,看着棋盘上错落的黑白二子,开口说道:“世子妃真是有闲情雅兴,竟是与自己博弈,若是你想下棋,可以找你大嫂她们陪你,自己博弈多是无趣啊!”

    云曦浅笑摇头,开口说道:“大嫂还要照顾楠姐,云曦怎敢随意劳烦,况且与自己博弈亦有其中乐趣!”

    云曦抬眸扫了秦侧妃一眼,虽然秦侧妃神色平静如常,但是嘴角的那抹笑比起往日要僵硬许多。

    云曦故作不知,开口问道:“秦侧妃今日来找云曦可是有什么紧要的事?”

    秦侧妃的眸中不自觉地的闪过寒光,却还是勉强的扬起了一抹笑意,开口询问道:“我听闻了铺子里的事情,便特意来问问你,看你对这件事有何看法?”

    云曦抿嘴浅笑,得体的说道:“这件小事还有劳秦侧妃亲自过问,倒还真是云曦的不是了!”

    看着云曦此时这番模样,秦侧妃连那勉强的笑都露不出来了,若不是她竭力控制,真是恨不得掌云曦的嘴!

    “左右我也无事,便过来问问你,毕竟事关我们王府的名声,我也希望你能顾虑一二!”秦侧妃的神色微冷,看着云曦的眼神如刀一般。

    “这是自然,云曦正是不想有损王府的名声,才要将此事追究到底!若是被外人得知我们王府竟是被几个掌柜欺辱至此,那父王的英明岂不都毁了!”云曦说的坦坦荡荡,秦侧妃却是只觉得心口有鲜血郁结。

    “那你究竟想要如何,我们王府是金陵城最尊贵的存在,若是一个处理不好,只怕会惹来别人的诟病!”

    云曦迎视着秦侧妃的双眼,那双宛若星子的眼眸澄澈的仿若一面镜子,好似能探查到人内心最深处的阴暗。

    秦侧妃怔然的看着那双眼睛,一时竟是有些失神,只见云曦轻轻弯了弯嘴角,额间的红梅仿佛在一瞬徐徐盛放,她启唇轻语道:“秦侧妃的意思是,让云曦不要再追究此事?”

    秦侧妃移开视线,沉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是!这件事追究无意,你年纪小或许不懂什么是适可而止,不过我劝你不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话说到此处,两人都已经摘落了那层面纱,从最初的试探,到如今的针锋相对,屋内的气氛让冷清薇都觉得压抑的难以呼吸。

    一时间静默无语,安静的连呼吸的声音都听得到,就在此时云曦却是忽的一笑,灿烂生华,“我的确不懂适可而止!

    我也不想咄咄逼人,可是我也不知为何,总是有人觊觎我的东西,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既然别人逼迫,我便只能出手守护住自己的东西,甚至宁愿自己受伤,也看不得我的仇人在我的眼前得意!”

    秦侧妃语凝,她直直的看着云曦,良久也扬唇一笑,只是那双眼睛冰冷渗人,“年轻人总是喜欢快意恩仇,但愿你能一直这样事事如愿!”

    “借秦侧妃吉言,所幸云曦得上苍庇佑,这么多年一直都很幸运!”云曦笑意更盛,扬唇浅笑,吐字如兰。

    秦侧妃扬了扬嘴角,只抬眸看着云曦道:“这件事你希望能达成什么样的结果,毕竟那些人的死活对于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吧!”

    云曦点头,抿了一口茶,开口说道:“的确,就算是要了那些人的命云曦也得不到任何好处。

    云曦也没什么要求,只要他们将这些年私吞了银子尽数吐出来!铺子从十年前就存在了问题,每一年剩余的利润微乎其微,我也不强人所难,每年按照五万两银子算,每个店铺给我吐出五十万两就好!

    那些小铺子云曦也不勉强,只要那六个大店面将银子给我补回来,此事就算就此掀开,以后云曦绝不再算后账!”

    “每个店铺五十万两?那岂不是要三百万两?你可知道这是多大的数字?”秦侧妃显然被吓到了,没想到云曦竟会狮子大开口。

    “这么听来的确是很慑人,可是当初他们贪墨银子的时候可有所犹豫?这些银子不过是积少成多而已,其实秦侧妃想必也知道,这些店铺损失的银钱远不止这些!”

    云曦喝了两口茶,轻轻的盖上碗盖,叹息道:“我虽不是那贪图钱财的人,但是也容不得别人觊觎。

    若是他们还得上,这件事就算了,若是补不上,既然我心情不好,自然要拉上其他人陪我一起!”

    云曦说完还笑望了秦侧妃一眼,只见秦侧妃脸色阴沉如墨,心口起伏喘着粗气,她狠狠的瞪了云曦一眼,豁然起身便欲离开。

    云曦起身福了一礼,缓缓开口道:“恭送秦侧妃,今日有劳侧妃提点云曦了!”

    秦侧妃抿了抿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拂袖而去,脚步略显杂乱。

    看着秦侧妃母女两人离开,云曦才重新落座,冷清落从内间走出来,看着云曦的眼神满是钦佩。

    “二嫂嫂,你果然厉害,竟是能将秦侧妃逼迫到如此地步,只怕她现在定然恨死你了!”

    “有没有今日之事都是一样的结果,她拿了不属于她的东西,就该物归原主!”云曦伸手拿起一颗黑子,“啪”的一声落在棋盘之上,眼神锐利如冰,嘴角的笑宛若寒雪中的红梅分外明艳。

    秦侧妃回了玉霜院之后,一直愁眉不展,她的确是拿了这些铺子不少银子,可是如今让她一下子拿出来,岂不是要将她彻底搬空?

    那些银子早就花了大半,如今要是一下子补齐,就要从她的积蓄里拿,秦侧妃一想到此处就觉得头疼。

    可若是不补齐银子,依照云曦的性格势必会紧咬不放,届时闹得两败俱伤,这并非是她想看到的。

    秦侧妃扶额叹息,正在此时锦安王下朝归来,来了玉霜院。

    秦侧妃微感心慌,不知道锦安王是否已经得知了此事,却还是连忙起身相迎,努力的露出了笑容。

    锦安王看了秦侧妃一眼,皱了皱眉说道:“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秦侧妃连忙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女为悦己者容,秦侧妃即便不再年轻,但是也想呈献给锦安王最好的状态。

    “妾身……妾身昨晚睡得不好……”秦侧妃低下了头,因为锦安王这一句话她甚至都不好意思再抬头看他。

    锦安王也没多问,只命人传膳,秦侧妃一直打量着锦安王的神色,但见他神色如常,才放下了心。

    秦侧妃给锦安王盛了一碗汤,柔声说道:“王爷可曾听闻了玉琉阁的事情?”

    “嗯!听到了!”锦安王一边吃饭,一边淡漠的应了一声。

    听闻锦安王早已知道,秦侧妃蹙了蹙眉,不知道锦安王是个什么想法,便试探问道:“王爷觉得世子妃此次做的如何?”

    “哼!”锦安王一听到云曦的名字,顿时便冷哼一声,凤眸凝结,冷冷说道:“雕虫小技!”

    秦侧妃见锦安王对云曦仍有偏见心头一松,却听锦安王继续说道:“不过那些刁民也的确可恶,居然敢贪墨我王府的银子,该杀!”

    秦侧妃脸色一白,一时摸不准锦安王的想法,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妾身听世子妃说,她想要那些掌柜赔偿给她三百万两。

    这简直是个天文数字,莫说普通的百姓,便是官员家中一时也凑不上来啊!

    若是因此有些个想不开的了断了自己的性命,那咱们王府岂不是要被人诟病吗?”

    锦安王转了转眼眸,似在思虑,秦侧妃见此继续说道:“他们的确可恶,但还是咱们王府的名声重要啊!”

    锦安王喝下了最后一口汤,放下了碗筷,擦了擦嘴,才看着秦侧妃,声音微有低沉的说道:“你可知外面是如何评论此事的?”

    秦侧妃脑中轰鸣一声,咬唇摇了摇头,锦安王的那双凤眸有些冷寒,看人的时候让人不由觉得可怖,“外面都说那些刁民仗的是你的势力,那些银子最后落入了你的手中!”

    秦侧妃“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她的眼中迅速盈满了泪花,声音哽咽轻颤,看起来无辜而又可怜,“王爷,您是了解妾身的,妾身自王妃离开后便代为掌管府中中馈,妾身可有过以权谋私?”

    “你可知那孙掌柜中毒死在了狱中?每个囚犯都会被官差搜身,他的死外面众说纷纭,甚至还有怀疑是你杀人灭口!”

    秦侧妃更是委屈,而她这次的委屈的确是真的,她咬着嘴唇,眼眶通红,眼泪一颗颗的落下,“王爷,妾身没有!”

    她没有多加辩解,只怔怔的看着锦安王,锦安王叹了一口气,温柔的将她扶起,放柔了声音说道:“我信你,可这不代表所有人都相信你。

    所以这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免得让人误会了你,那些人既然敢贪我们的银子,本就是死不足惜,由着云曦去做吧!”

    秦侧妃苦不堪言,心里像是在滴血一般,可锦安王已经如此说了,她也不敢再多加分辩,免得惹了他的怀疑。

    秦侧妃狠狠的咬着嘴唇,任由嘴唇破裂,流出了鲜红的血珠。

    云曦,今日之仇我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http://www.123xyq.com/read/8/8439/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