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古言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风起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风起

    殷太后示意云曦落座,冷清落拉着云曦坐在一旁的椅上,轻轻握着云曦的手。

    冷清落还从未见过云曦如此动怒,之前面对任何人的算计伤害时,她都可以云淡风轻的面对,仿佛他们所做的事情对她一丝影响也无。

    可云曦今日却是真的动了怒火,仿佛被人触了逆鳞,让她无法压抑心中的火焰。

    欧阳皇后和冷凌淮缓步进殿,冷凌淮狠狠的瞪了云曦一眼,才随着欧阳皇后给殷太后请安。

    殷太后凤眸微凝,声音淡漠,冷冷的开口道:“是什么风把皇后和五皇子吹来了?”

    欧阳皇后瞥了云曦一眼,见云曦稳坐一旁,丝毫没有要与她见礼的意思,她的目光沉了一瞬,语气森然的开口道:“臣妾是来请太后娘娘做主的!”

    “说来听听!”殷太后的语气淡的听不出喜怒来,让欧阳皇后瞬间以为云曦还未来得及与殷太后告状。

    可她还是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殷太后,才开口说道:“凌淮今日去看望锦安王府的大公子,却是未曾想到竟是被一个下人所殴打!

    臣妾顾及那是锦安王府,不敢惊扰了王爷,更不愿折辱了王爷的脸面,所以臣妾恳请太后娘娘做主!”

    欧阳皇后只字未提安华的事情,只抓住玄商殴打冷凌淮的事情,甚至还在言词之间提醒殷太后要注意锦安王府的脸面。

    殷太后勾唇一笑,眼中却闪过了阵阵寒光,“哦?竟有这样的事情,那还果真是大胆呢!

    可是区区一个下人竟是敢殴打堂堂皇子,哀家倒是有些好奇,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欧阳皇后转了转眼眸,正在思虑该如何回答,冷凌淮却是直接开口说道:“皇祖母,不管为了什么,这都是以下犯上,不敬皇族之罪,绝对不能姑息!”

    “说的不错,不愧是我楚国的皇子,就是懂得礼法!”殷太后竟是开口夸赞道,可是欧阳皇后却是提不起一点欢喜,心里反是惴惴不安。

    冷凌淮面露得意之色,就算殷太后偏宠锦安王府,但也不至于连一个奴才都偏向着。

    不管是为了什么,那个叫玄商的奴才都该去死!

    然而上一瞬还春风和煦的殷太后突然阴沉了脸色,她将手中的杯盏狠狠的掷在了桌案上,里面的茶水翻洒而出,让冷凌淮一时怔愣,不明白殷太后是为何发怒。

    “堂堂一国皇子,居然去王府中调戏折辱世子妃的婢女,这便是你学的礼法?这便是你身为楚国皇室的所作所为?”

    殷太后凤眸微扬,有着说不出的威严凌厉,欧阳皇后扫了云曦一眼,看来云曦早已经与殷太后诉了苦水。

    冷凌淮今日先是被玄商踢了一脚,而又有挨了云曦一巴掌,心里有满腹的苦水,他不常在殷太后身边,所以也不像欧阳皇后深切的知道殷太后的手腕,自是少了一分敬畏。

    “皇祖母,您看看孙儿的脸,就是云曦打的!还有那个叫玄商的,竟是为了一个小婢女就殴打孙儿,难道不该要了他的狗命吗?”

    “那你无故欺辱云曦的侍女,在锦安王府肆意撒野,这笔账又该如何来算!”殷太后恨死了这些上蹿下跳之辈,当年他们逼走了澈儿,如今竟是还要为难他!

    “是那个婢女不识好歹,孙儿赏她喝酒,她竟是摔了酒杯,孙儿不过教训她一番,有什么错处?

    即便锦安王府是王叔的,难道王府的两个奴才比孙儿这个皇子还要尊贵不成?”

    冷凌淮与冷凌衍虽为亲兄弟,但是他自小被惯坏了,只觉得这天底下除了皇位之外,剩下的东西他都有资格得到。

    今日他受了奇耻大辱,云曦他一时还无法收拾,但是玄商的命他要定了!

    “放肆!”殷太后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周身都弥漫着一种沉淀多年的威压,让冷凌淮的腿竟是不自觉的颤了颤。

    “太后息怒!淮儿今日受了委屈,一时冲动才会惹怒太后,还请太后不要怪罪!”欧阳皇后立刻跪地说道,却仍是在提醒殷太后冷凌淮今日受到的“委屈”。

    殷太后的身子隐隐发颤,云曦眯了眯眼睛,看来今日的事情是很难善了了。

    “陛下驾到!锦安王到!锦安世子到!”

    一连串的宣报声让众人的脸色都变了变,殷太后沉着一张脸坐在了主位,云曦和冷清落都立刻起身,跪拜楚帝。

    楚帝命众人平身,云曦抬头看向了冷凌澈,但见冷凌澈温淡的双眸中泛着点点笑意,让云曦瞬间觉得心安。

    殷太后没有理会楚帝和锦安王,两人一见如此便知道殷太后是动了怒气,楚帝立刻冷声质问道:“是谁惹太后娘娘动怒了?”

    “父皇,没有人惹皇祖母生气,不过是五皇兄去王叔的府上欺负了世子妃身边的婢女,而后又与世子院子里的管家发生了争执,皇祖母正在询问此事而已!”

    冷清落一番话看似在为冷凌淮解释,实则却是将冷凌淮的所作所为丝毫不落的全都讲了出来。

    冷凌淮见她避重就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才与楚帝说道:“父皇,儿臣今日本是去探望凌弘,可结果却是被王府的奴才给打了!

    结果世子妃不但不多加管教,反而给了儿臣一个巴掌!父皇,难道王府的奴才比儿臣这个皇子还要金贵吗?”

    冷凌淮看起来冲动无脑,却是最知道楚帝的软肋,楚帝对锦安王是既信任又忌惮,冷凌淮如此说来,只会让本就多疑的楚帝更加的不满。

    殷太后凤眸一挑,看着冷凌淮的眼神没有一丝祖孙间的慈爱,反是透着无尽的杀意。

    她此生最痛恨的便是有人挑拨她的两个儿子,不论是谁,哪怕是她的亲孙子也绝不姑息!

    锦安王侧眸扫了冷凌澈一眼,眼眸微转,今日明显是冷凌淮找茬,可是云曦这性子也真够烈的,哪有女子这么爱动手的!

    他若是偏着冷凌澈,那么就势必会引起楚帝的不满,可若是他不肯帮衬,这个逆子还不得把王府拆了?

    正在锦安王骑虎难下时,冷凌澈向前迈了一步,拱手说道:“陛下,不管事出何因,玄商打了五殿下便是以下犯上,罪不容息,还请陛下依律法处置,臣绝无怨言!”

    锦安王有些惊诧,似是没想到冷凌澈会做这样的决定,毕竟玄商是他的得力之人,难道他真的舍得壮士断腕?

    云曦垂眸不语,冷清落却是坐不住了,她正要起身,却被云曦一把拉住,轻轻的摇了摇头。

    殷太后看了冷凌澈一眼,眼眸低垂,只是片刻之间便收起了脸上的怒意,接过金嬷嬷递过来的一杯新茶,轻轻啜了一口。

    “本就不是什么大事,皇后却是眼巴巴的跑到哀家这来,就好像哀家会亏对你们母子一般!

    凌澈是哀家的孙子,凌淮也是,难道哀家还会让他受委屈不成?

    云曦是个性子急的,打了凌淮之后自己也吓得不行,才跑到哀家这里寻求庇佑!你倒好,竟是派人在半路拦截,怎么,难道你还要背着哀家处置了云曦不成?”

    欧阳皇后暗暗咬牙,殷太后说的好听,若不是今日陛下来了,殷太后哪会这么好说话。

    “臣妾不敢,臣妾也只是想与世子妃说说话,看看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何误会,毕竟是一家人,万事都要以和为贵!”

    欧阳皇后在楚帝面前还是力求做一个稳妥懂事的皇后的,果然,楚帝听完之后,对欧阳皇后和冷凌淮的一点不满也消散了。

    “这一切都是云曦的过错,安华虽然只是云曦的婢女,却是自小陪着云曦长大,说是姐妹也不为过。

    今日看见安华被五皇子掌掴,又在众人面前被五皇子灌酒,云曦一时情急动手打了五皇子,此时也是后悔不已,还请陛下责罚!”

    谁不会说好听的,欧阳皇后能装出善解人意的样子,云曦也可以作出一副柔弱女子的模样。

    锦安王抽了抽嘴角,云曦害怕?云曦后悔?他一点都不信!

    可是他也不想节外生枝,毕竟与整个王府相比,一个属下是微不足道的。

    他不希望冷凌澈再被楚帝忌惮,至少现在还不行!

    看云曦这副既委屈又悔恨的样子,楚帝瞥了冷凌淮一眼,冷凌淮的性子他最清楚不过,只怕是那个婢女有几分姿色,这才惦念上了。

    “这件事凌淮也有不对,凌淮是个男子,自然不会与你计较,你说呢凌淮?”楚帝看了冷凌淮一眼,眼神中有着冷冷的警告。

    今日的事情冷凌淮做错在先,竟是跑到了王府撒野,若是没有那玄商动手,今日该罚的就是他了!

    冷凌淮咬了咬牙,看着楚帝那警告的眼神,沉了一口气,开口说道:“自然,儿臣不会与世子妃计较的!”

    “那好!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以后也不许旧事重提了!咱们一家人难得凑在一起,不如一起用膳吧!”楚帝笑着提议道,却被殷太后直接回绝了。

    “你们都退下吧!哀家不饿,哀家累了,要休息了!”殷太后单手撑额,微微闭着双目,看起来很是疲惫。

    众人见此哪里还敢打扰,楚帝和锦安王询问了两句,便都抬步离开。

    云曦看着冷凌淮那得意嚣张的背影,宛若星子的眼中全是阴冷的杀意,这件事绝不会这么算了!

    “走吧!”冷凌澈握紧了云曦的手,即便在炎炎夏日,他的手还是凉若碧玉,渐渐抚平了云曦心中的怒火。

    云曦抬眸,两人四目相对,两双幽黑明澈的眸子散发着同样的光彩,让锦安王有一瞬的恍惚,竟是觉得这样的两人是那般相配,却又那般危险。

    “今日的事就算了,你们不许再给本王惹是生非!”

    锦安王有一种不安的预感,这两个人都是眦睚必报的性子,又一个比一个阴狠,让他无法不多想。

    可两人却是谁都没有理会,只自顾离开。

    德彰宫内,冷清落急的跳脚,在屋里不安的踱着步,“皇祖母,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啊!明明是冷凌淮找茬,故意欺负人,我们不能让二哥二嫂吃这个亏啊!”

    殷太后却反而平静的很,她只悠闲的喝着茶,与冷清落的急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皇祖母,咱们到底该怎么办啊?”冷清落偎在了殷太后身边,忧心忡忡的问道。

    殷太后轻轻放下茶盏,抬眸望向了窗外那鸟语花香之景,可她那双看尽沧桑的眼中却全无半分暖意。

    她轻轻的抚摸着冷清落柔顺的长发,眼底竟是泛起了悲凉,“落儿,要起风了……”

    冷清落诧异的向外望去,外面明明是阳光明媚,百花盛开,哪来的风?

    “树欲静而风不止,这场风压下了十年,如今再也抑制不住了……”

    她叹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双眼。

    先帝,若是你在天有灵,还请你保佑我们的孩子,我真的不愿再看到兄弟相残了!

    ……

    芙蓉阁中,安华虽是没有受重伤,但是经过这样一番惊吓,还是昏睡了过去。

    听玄徵说安华没事,玄商才放下了心,玄徵抿嘴蹙眉,半晌才眼泪汪汪的说道:“可是……可是你怎么办?”

    就连玄徵都知道此事不会善了,玄商打了冷凌淮,冷凌淮怎么会善罢甘休!

    玄商却是浑不在意,可他的确后悔了,反正都跑不了,当初还不如杀了那个混账!

    正在此时,大理寺派人入府缉拿玄商,说是要将玄商入狱,发配边疆。

    玄角几人怒不可遏,玄角一挽袖子,破口大骂道:“当我们锦安王府没有人是不是?老子今日定要打的他们找不到北!”

    “住手!你们不许给世子招惹麻烦,今日我犯了错,受罚也是应该的。”玄商看了一眼昏睡着的安华,见她一张小脸苍白无色,那双自信明亮的眼睛此时紧紧闭着,心中不由觉得一痛。

    “你们照顾好她……”玄商对喜华几人说道,事到如今他竟是还只惦记着安华,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处境。

    喜华几人茫然的点了点头,眼泪还在眼圈里含着,听闻玄商要被带走,显然没有了主意。

    玄商在走过玄羽身边时,竟是挑唇一笑,摇头道:“真不想承认,但或许你是对的……”

    他应该早些承认他是喜欢安华的,应该早些将自己的心意告诉她,如今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玄羽一怔,随即狠狠的咬了咬牙,双拳骤然紧握,他不想让大理寺带走玄商,可是理智又让他们无法妄动。

    “世子回来了!”玄宫看见了冷凌澈,眼中立刻充满了光彩,只要世子回来就一定能解决此事,这世上就没有世子解决不了的难题!

    然而冷凌澈这一次却让他们失望了,他无视玄宫几人那希冀的目光,只看着玄商淡漠的开口道:“好生反省!”

    玄商怔了一瞬,便垂下了眼睑,拱手行礼道:“是!属下,知错!”

    大理寺见冷凌澈如此配合,顿时都松了一口气,为了卖锦安王府一个面子,甚至没有给玄商带枷锁,只带着玄商回了大理寺。

    “世子!就这么让他们走了?”玄角急切的说道,嗓音都不由得尖锐起来。

    “否则呢?”

    玄角哑然,那些人是官兵,奉的是圣旨,他们就算可以杀光那些人,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你先回去休息,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冷凌澈柔声与云曦说道,轻轻握了握她的手。

    云曦乖巧的点了点头,看着安华脸上的指痕,眼中杀气弥漫,若是以前她一定会找冷凌淮讨回这笔账,可是如今她愿意相信依靠冷凌澈。

    冷凌澈瞥了玄宫他们一眼,冷声道:“随我来书房……”

    几人心中一喜,他们就知道,主子一定有后手!

    ------题外话------

    第一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http://www.123xyq.com/read/8/8439/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