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古言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揭露身份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揭露身份

    世子妃有喜了!

    这个消息瞬间在锦安王府中传开,锦安王本是要喝茶,听闻之后,双手莫名一动,白釉茶盏瞬间掉落在地上。

    “谁有喜了?”锦安王不可置信的再一次问道,双眼有些放空。

    锦安王府的冷管家见此抿嘴一笑,复又说了一遍,“世子妃有喜了!世子爷要当父亲了!”

    锦安王猛地站起身,两步迈至了门口,到了门口却又停下了脚步,转而又坐了回去。

    锦安王这一来一回的让冷管家白白捡了一个笑话,听到冷管家笑自己,锦安王一记眼刀飞了过去。

    可冷管家是与锦安王府一起在战场出生入死的兄弟,所以也只收敛了笑容,却无一丝惧怕,“王爷难道不想看看世子去吗?”

    “看他做什么?本王最讨厌的就是那个逆子!”锦安王冷哼一声背过脸去。

    冷管家撇撇嘴,他家王爷什么都好,就是不擅长表达感情,好好的话也非要说的别扭,也难怪世子与他不亲近。

    “王爷现在不表示也好,免得那小少爷得了王爷的宠爱让被人嫉妒,反倒是不好!

    等小少爷出生,有的是时间让王爷喜欢,那时王爷也可享受祖孙之乐了!”冷管家开口笑道,说的锦安王眼中一亮。

    但是转而锦安王就又闹起了脾气,冷哼一声说道:“你怎么知道生的就是个男孩!再说了,就算生了个小子,也定然与他父亲一样是个让人生厌的!”

    冷管家懒得再劝,反正锦安王的性子就是这么别扭,他倒要看看等小公子出生后,锦安王可还舍得冷着性子!

    秦侧妃听闻之后,也摔了一个杯子,倒不是因为手抖,而是气得怒不可遏,那力度险些将杯子扔到窗外去。

    不管旁人或喜或怒,而此时芙蓉阁中却是一片喜气洋洋,当玄徵宣布云曦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后,众人都一致陷入了沉默,谁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喜华率先反应过来,抱着一旁傻愣愣的碧珠,欢快的喊道:“听到了吗?世子妃有喜了?我们要有小主子了!”

    青玉也发自内心的替云曦高兴,安华的反应却是最慢,等到众人都露出笑脸后,她才捂住嘴巴,眼中不受控制的落下了颗颗泪珠。

    她没有像喜华一样笑得合不拢嘴,也没有像碧珠她们一样笑着恭贺,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跑了出去。

    最近不能再吃大厨房的饭菜了,所有的饭菜都要从小厨房里出!

    还有小厨房也必须由她们三个轮流看着,不能让云曦冒一点风险!

    还有……还有……

    安华在夏国时就考虑过这些事,甚至曾经还列出过清单,将云曦怀孕需要注意的事项一一列了出来,可是此时喜讯传来,安华还是觉得有些手忙脚乱。

    她们这一年之内都更要提高警惕,决不能让世子妃出任何的差错。

    在安华为此事忙碌不已时,玄徵将云曦怀孕的事情转告给了玄商,玄商一怔,转而喜笑颜开,拍着玄徵的肩膀朗声笑道:“神医!玄徵,你果然是神医!”

    玄徵一脸怔然,看着玄商那与世子一样开心的模样,更是歪了歪头,不解的看着玄商。

    虽然世子妃有孕是个好事,但是玄商也未免有些太高兴了吧?

    众人哄闹之后,都各自散去,将这喜悦的时刻留给夫妻两人。

    云曦仍是那副不可置信,一脸震惊的模样,她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不敢相信这里面竟是有一个小小的生命,还是属于她和冷凌澈的小生命!

    冷凌澈终于想明白为何云曦最近总是那么敏感,时不时就会感伤落泪,原来竟是因为她有了身孕!

    冷凌澈只怪自己粗心,竟是没有往此处想,若是他知道云曦有孕,今日说什么也不会让云曦出门。

    想到云曦在马车里摔的遍体鳞伤,想到冷凌淮将云曦挟持在手,冷凌澈越想越怕,若是云曦真的有个什么万一,他一定会恨死自己!

    冷凌澈没有欣喜若狂,也没有兴奋的说不出话来,他只是静静的抱着云曦,一如往常那般温柔深沉。

    然而云曦却能感觉到冷凌澈的身子在微不可察的颤抖着,不知是因为刚才的恐惧,亦或是因为无边的喜悦。

    “夫君!我们要做父亲母亲了,我们要有自己的孩子了……”云曦只觉的太过神奇,他们竟是要做父母了!

    冷凌澈想将云曦紧紧的揉进自己怀里,可他怕弄痛了云曦身上的淤青,又恐伤了云曦腹中的孩子,一时倒是束手束脚,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

    两人一时无言,两个睿智冷清的人却在此时傻笑着,像两个无知的孩子。

    “世子!王爷叫您去书房一趟!”外面传来了喜华的声音。

    冷凌澈心疼的轻抚着云曦的脸颊,柔声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很快就回来……”

    云曦点点头,她摸了摸自己还十分平坦的小腹,虽然她尚未感觉的到这小生命的存在,可是这孩子竟是给了她一种神奇的力量,让她对一切都充满了力量和信心。

    “好!我等你回来!”云曦温柔的笑着,本就脉脉的眼中更是多了一丝曾经未有过的柔和。

    冷凌澈在她的额上印下一吻,才转身而出。

    锦安王一直在书房踱步等着冷凌澈,见冷凌澈进来,才板着一张脸开口问道:“今日到底是谁要刺杀咱们王府女眷,别告诉本王你不知道!”

    “等父皇进宫就知道了!”冷凌澈懒得多说,只淡淡说了这么一句。

    锦安王正想发火,宫中传话过来,让锦安王和冷凌澈速速进宫。

    锦安王府遇刺不是小事,楚帝自是要亲自过问。

    锦安王也懒得再理会他,可前脚刚送走宫里传话的,锦安王便咳了一声,故作不在意的问道:“听说云曦有喜了?”

    冷凌澈瞥了锦安王一眼,甚是冷漠的“嗯”了一声。

    锦安王第一次没有怪罪冷凌澈的冷淡,反是轻声问道:“知道男女了吗?”

    冷管家失笑,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这才一个月,哪能知道男女!

    还说不着急抱孙子!

    一句就露馅了!

    冷凌澈瞥了锦安王一眼,拉住缰绳便翻身上马,策马向楚宫跑去。

    锦安王气的吹胡子瞪眼,大声吼道:“逆子!逆子!本王又不是就你一个儿子,本王才不稀罕呢!”

    看着彼此赌气的父子两人,冷管家摇摇头,叹气离开。

    一个冷,一个傲,两人凑到一起,不是冤家才怪!

    与此同时,殷太后、楚帝还有欧阳皇后都聚在了上书房,可见皇家对锦安王遇刺一事是何等的看重。

    欧阳皇后是没有办法不来,她心里只恨那刺客无用,竟是一个人都没杀掉!

    殷太后神色冷寒的坐在一旁,就连楚帝都心生了几分畏惧。

    锦安王和冷凌澈很快就进了宫,锦安王是一问三不知,被殷太后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锦安王表示很委屈,他又没跟着去,冷凌澈又什么都不告诉他,他怎么可能知道呢!

    可是锦安王不敢还口,只默默的听着,心里还哀叹着,想他这般孝顺听话,这冷凌澈到底是随了谁呢?

    “凌澈,你可有发现?居然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刺杀锦安王府的女眷,简直是胆大包天,朕定要揪出幕后真凶!”楚帝不知道自己儿子做的好事,义正言辞的说道。

    他忌惮锦安王府是他的事,但是锦安王是他的弟弟,是楚国的皇室,他怎么能纵容这般胆大妄为的贼人!

    冷凌澈摇了摇头,只开口说道:“臣带人前去的时候正看到那些黑衣刺客在围杀锦安王府的府兵,臣带去的暗卫将大部分人诛杀了,但是还未来得及去查这些人的身份!”

    冷凌澈表情淡淡,让人根本看不出心中所想。

    欧阳皇后却是冷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世子还真是神机妙算,莫非你是算出秦侧妃她们有难,才特意赶去的?”

    果然,楚帝眯着眼睛打量着冷凌澈,一脸的探查,冷凌澈竟是轻轻勾起了嘴角,看起来很是欢喜,“臣听府医说,云曦最忌嗜睡,情绪不稳定,很有可能是有孕了,臣听到之后便坐不住了,生怕她会出什么事……”

    锦安王看了冷凌澈一眼,暗中佩服冷凌澈的说谎功力,明明是刚刚才知道的,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

    “什么?云曦有喜了?可找人探脉了?”殷太后那阴沉的脸色骤然放晴,那双凌厉的凤眸中闪着殷切盼望的光彩。

    冷凌澈点点头,嘴角凝笑的说道:“已将找府医探过脉了,是喜脉无疑!”

    “哎呦!这可真是太好了!哀家又要有小曾孙了!”殷太后拍着手,笑得合不上嘴。

    欧阳皇后不屑的轻哼了一声,至于这样激动吗,又不是第一个,太子和二皇子早就有儿子了,也没见殷太后这么激动!

    楚帝愣了愣,随即也是一笑,这毕竟是冷凌澈和云曦的第一个孩子,两人激动兴奋些也是正常的。

    楚帝咳了一声,将话题重新引到刺客身上,“你说你带去的人击杀了大部分的黑衣人,那尸体可带回来了?”

    冷凌澈故意说得谦虚了一些,若是让楚帝得知他们将那些刺客尽数诛杀,心里更是要起疑了。

    “只有一人落入了山崖,臣已经派人去搜寻尸体,此时已经将所有的尸体都交给了京兆府!”

    “好!凌澈你做的很稳妥!朕一定会查出真相,绝不会让你白受委屈!

    府里的女眷今日也受到了惊吓,你们回去好好安抚吧,特别是云曦,好生照顾着!”楚帝一副贤君亲兄的模样,冷凌澈躬身领旨,嘴角却是冷冷一扬。

    “对!你赶紧回去陪着云曦,她今日一定吓坏了,这前三个十分重要,万不能动了胎气!”殷太后全然忘了这场刺杀带给她的愤怒,此时只记挂着云曦的肚子。

    她现在真是已经迫不及待要看见那个小豆丁了,一想到会有个小豆丁叫自己“祖奶奶”,殷太后就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是!孙儿领命!”

    冷凌澈拜了一礼,锦安王正想着与冷凌澈一同离开,殷太后却是叫住了他,让锦安王莫名的觉得可怕。

    “回府以后看好你府里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若是让哀家只要她们敢欺负哀家的孙媳妇,届时可别怪哀家发狠!”

    殷太后的话都撂在这了,锦安王自是不敢不从,连连保证,殷太后才放过了他。

    看着锦安王和冷凌澈离开,欧阳皇后手里的帕子都要揉烂了,殷太后还真是**裸的偏心,实在是可恶!

    就在欧阳皇后忿忿不平之时,京兆尹进宫求见,楚帝以为他是有了进展,便挥手让京兆尹进来。

    殷太后本是想回宫给云曦准备些东西,听到京兆尹来了,便又稳坐了下来,也等着听听结果。

    京兆尹一路小跑进殿,这一路小跑,他的脸上不但没有红润,反而是面如土色。

    京兆尹腿都软了,险些摔倒在地,楚帝看他这副模样,不由蹙了蹙眉。

    “出什么事了?”

    楚帝冷声问道,京兆尹擦了擦额上的汗,声音颤抖着说道:“回……回陛下,臣已经将那些尸体都检查了一遍!”

    “有何进展?快说!”楚帝也急切的想知道结果,他倒是要看看是谁敢如此大胆!

    “回陛下,那些尸体很杂乱,其中有十人是被斩断了手脚,最后被划破喉咙血尽而死!”

    京兆尹不停的哆嗦着,楚帝只以为他是看见那些尸体吓的,心里觉得冷凌澈的手下未免太狠了些。

    “陛下,这十个人肌肉紧实,一看便是常年习武之人,且内力不凡,应是出自一门,与其他的尸体全然不同……”

    楚帝眯了眯眼睛,京兆尹继续开口道:“直到……直到刚才,锦安王府的侍卫送来了一具摔……摔烂了的尸体……”

    说到此处,京兆尹再也说不出话来了,身子抖个不停,像似得了癫痫一般。

    冷凌澈刚才的确说有一个黑衣人跌落了悬崖,想必便是此人。

    “然后呢?你一次性说完,朕懒得一句句问你!”楚帝失了耐心,冷声问道。

    殷太后却是觉得不对,京兆尹为官多年,不可能被几具尸体吓得失了体统,除非……

    除非那些尸体牵扯上了他不敢言明的秘密!

    果然,京兆尹抖得更加厉害了,他不敢抬头,只将头深深埋下,咽了咽口水,勉强开口说道:“臣……臣检查之后,发现他酷似……酷似五殿下!”

    那“五殿下”三个字用尽了京兆尹浑身的力气,说完之后他便瘫软的像一滩泥,再也直不起身。

    “不可能!肯定只是肖像,凌淮已经离开多日了……”

    楚帝丝毫不在意,只开口说着,却是只听“砰”的一声,一旁坐着的欧阳皇后竟是跌坐在地上,那一张惨白的脸比楚帝桌上的纸张还要白。

    见此,殷太后和楚帝都冷了神色,欧阳皇后此等模样分明是有事!

    “你做了什么?”楚帝一拍桌案,怒声呵斥道。

    欧阳皇后却是全然不理会楚帝,在听闻有十个身手不凡的同门之人时,欧阳皇后便心生了怀疑。

    因为她派给冷凌淮的暗卫就是十人,在听到京兆尹说有一具尸体酷似冷凌淮时,她更是满心惶恐。

    楚帝不知,她早就找人替换了冷凌淮,将冷凌淮送到了一处别院,让他避避风头,也免去苦寒之地的艰辛。

    难道……难道他竟是带人去刺杀锦安王府?

    欧阳皇后越想越怕,她撑着桌子勉强站起身,嘶哑着声音,低吼道:“那尸体呢?本宫要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http://www.123xyq.com/read/8/8439/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