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小说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小说 > 古言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秘闻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秘闻

    棺椁会在灵堂停放七日,直到最后一日才会盖棺。

    云曦脚步轻移,仿佛是怕吵醒了棺椁里熟睡的老人,为了维持尸身不会腐臭,每日都会在棺椁下面铺上厚厚的冰。

    刚刚走近,云曦便感觉到了那扑面而来的寒意,那股寒意没有让她觉得恐怖,只让她觉得更加的心酸。

    她向棺椁里面望了一眼,冰凉晶莹的瞬间涌出眼眶,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已经可以去面对这一切。

    可当她看见那熟悉的容颜,回忆铺天盖地般涌来,外祖母的音容笑貌,对她的呵护宠溺,每一件事都清晰无比的在她的脑海中回映。

    可棺椁中的外祖母再也不会慈爱的看着她,再也不会摸着她的头轻柔的与她说话,再也不会为她担心为她欢喜,她的外祖母走了,永远也回不来了……

    “外祖母,云曦回来了,您睁眼看看我好不好?云曦做了母亲,他叫团团,我还带他来看您了……”

    云曦泣不成声,她伏在棺椁上啜泣不止,即便她告诫过自己不要再灵堂上哭泣,可是她真的做不到!

    “外祖母,您可不可以不要离开云曦,您还没有抱过我的孩子,您还没有听他叫一声曾祖母!”

    云曦的身子摇摇欲坠,好在冷凌澈一直注视云曦,在她摔倒前将她拥在了怀里。

    “长公主殿下?”

    倒在冷凌澈怀里的云曦,透过朦胧的泪眼看清了眼前的身影,“杨嬷嬷……”

    杨嬷嬷颤颤巍巍的走上前来,她也老了许多,精气神也大不如从前,看来国公夫人的离世对她打击很大。

    杨嬷嬷握住了云曦的手,上下的打量着云曦,见她一切安好,便抹着眼泪哽咽道:“看到公主您一切安好,老奴便放心了,想必老夫人在天之灵也可以得以安息了!”

    “杨嬷嬷,外祖母她怎么会突然……会突然病重离世?”在这之前云曦竟是一点消息都没得到,若是她知道外祖母生病了,她一定会立刻赶回来。

    杨嬷嬷老泪纵横,她看了一眼棺椁中安静躺着的老妇人,一双眼中透着绝望,似乎已经生无可恋了。

    杨嬷嬷握着云曦的手,慈爱的看着她,就像一个长辈在看着心爱的晚辈,“长公主,你也不要太过伤怀了,人都有一死,你若是哭坏了身子,老夫人反是会心中不安。

    你随我来吧,我有些东西要给你,老夫人生前最疼的就是你,你开开心心的活着才是她想看到的!”

    云曦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冷凌澈伸手拂去她脸上的泪,搀着她与杨嬷嬷一同离开。

    大夫人看见这一幕,脸色更加凝重了,她趁机走到上官南煜身边,紧张的问道:“老爷,那杨嬷嬷会不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

    “她知道什么?最多不过是抱怨几句而已!”上官南煜并不放在心上。

    大夫人却显得有些心神不宁,暗自嘟囔道:“依我说就该把她也除掉,免得麻烦!”

    “愚蠢!那样反是惹人怀疑,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不要慌了手脚!”上官南煜提点了一番之后,便抬步离开。

    大夫人揉了揉帕子,深吸了一口气,她向灵堂望了一眼,转身去招呼前来吊唁的女眷。

    杨嬷嬷带着云曦两人进了国公夫人的屋子,这间屋子云曦并不是陌生。

    她记得这间屋子总是暖融融的,会有金色的阳光洒金屋内,榻上会坐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她会对着云曦招手,笑着给云曦剥橘子。

    可如今这屋子的主子去了,屋内变得暗沉而压抑,再也没有阳光透进来,屋内似乎瞬间变得死气沉沉,甚至还有一丝腐烂发霉的气息。

    “世子喜欢喝什么茶?”

    杨嬷嬷开口问道,冷凌澈摇了摇头,开口道:“嬷嬷不必麻烦……”

    杨嬷嬷笑着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看着冷凌澈和云曦两人,似乎也怎么看不够。

    “老夫人不止一次与我说,还是长公主的眼光好,选了一个值得托付一生的人!

    每次老夫人看见长公主的来信,都会乐上好几日呢!”杨嬷嬷缓缓开口道,与云曦说着国公夫人的日常。

    云曦只静静的听着,偶尔勾起嘴角,露出一分苦涩的笑意。

    说到最后,杨嬷嬷的眼中突然浮现了一丝怨恨,云曦敏感的捕捉到了,只听杨嬷嬷那苍老的声音依旧平静的叙述着,“其实,若是没有那件事,老夫人也不会突然病重,撒手人寰……”

    “什么事?”云曦的心中“咯噔”了一声,难道这件事另有隐情?

    原是那日上官南煜提议后宫无主,应该让上官鸾做皇后,免得日后再有宠妃,大权旁落。

    可正巧那日国公夫人去找定国公,将这一番话尽数听了进去,顿时便怒火中烧,拿着龙头杖便打了进去,实实在在的打了上官南煜十多下。

    当初国公夫人就不同意让上官鸾入宫,可奈何那是夏帝的旨意,上官鸾又被夏帝占了身子,她才也只好忍下。

    可是若是上官鸾当了皇后,那以后云泽又该如何自处?

    届时亲母是皇太后,表姐是太后,这辈分简直乱到了极致!

    可一向听话的上官南煜这次却是不肯服软,他觉得自己做的没有错,在皇家哪有什么辈分可言,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先例。

    他觉得这样不仅对国公府有好处,便是对云泽也多了一分保障,简直是一箭双雕,何乐不为呢?

    国公夫人当时便被气的不轻,指着上官南煜的鼻子便是一顿乱骂。

    若是夏帝驾崩,云泽上位,上官鸾要么便去皇庙,若是不愿,国公府也不会置之不理,何必还要在宫里搅动,反是让云泽难做。

    国公夫人当时便撂下了狠话,只要自己还活着,上官鸾便别想做这个皇后!

    云曦闻后心口剧烈的起伏着,没想到国公府这么快就不愿安于现状了,一个皇妃还不够,居然还要取代她母后的位置!

    “难道是他们……”

    杨嬷嬷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我也曾那么怀疑过,可是老夫人那日之后便病了,大夫说是动了肝火,让老夫人好好静养。

    可是老夫人的性子你也知道,她性子急躁,被气得不轻,这时又染上了风寒发热,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老夫人竟是就这样撒手人寰了!”

    云曦只觉得自己心痛如绞,直到最后一刻外祖母还在为他们两个而担忧……

    “我也是自小就陪着老夫人的,见惯了高门大院的腌臜事,所以老夫人的衣食起居都由我亲自来管,从不敢假手于人。

    宫里也派了太医,他们的说辞都是一样的,老夫人在床上躺了近十日,最后还是没能挺得过去……”

    杨嬷嬷与国公夫人的情分就像云曦与安华她们一般,杨嬷嬷为了照顾国公夫人更是一生未嫁。

    “外祖母,是云曦对不起您……”若不是为了他们,外祖母怎么会一病不起,外祖母为了她操了一辈子心,最后也是因为她才……

    “长公主,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老夫人虽然不是只有皇后娘娘一个孩子,可她的全部心思却都在皇后娘娘身上!

    当年皇后娘娘病逝,若不是有您陪着,只怕那时候老夫人便也要跟着去了。

    所以您不要愧疚,否则才是辜负了老夫人对你的喜欢啊!”杨嬷嬷苦口婆心的劝道,不愿让云曦背负悔恨。

    “哦,对了,我这记性也越发的差了!”说完杨嬷嬷便从内间取了一个小匣子出来,将它交给了云曦。

    “这是……”

    打开了匣子,里面放的是一摞纸张,还有几样首饰。

    “老夫人有记事的习惯,开心的不开心的有时候都会写下来,我觉得这算是老夫人最珍贵的东西了,还是交给长公主保管的好!”

    她们这种经历过太多的人,都不会将那些金银财帛放在眼里,这些是国公夫人的回忆,只有交给云曦她才放心。

    云曦轻轻抚摸着那些纸张,有些纸张已经泛黄发皱了,仿佛是经过了岁月的洗礼。

    杨嬷嬷看着满脸悲戚的云曦,眸色微动,嘴唇颤抖几许,还是开口说道:“长公主,恕我说句大不敬的话,老夫人走了,国公府便未必会是太子的助力了!”

    云曦仍旧垂眸,眼中的光有些冷寒,她自然知道,当初她留下国公府,一是为了平衡朝中局势,二也是为了外祖母。

    如今外祖母去了,上官南煜又如此不安分,她还念着什么亲情?

    “国公爷是个有魄力的,但也是个心狠的……”

    云曦抬起头,想起了那个苍老衰弱的外祖父,有些不解的看着杨嬷嬷,难道这件事与他还有什么关系?

    杨嬷嬷双眼放空,似是回忆起了什么极其久远的事情。

    “那时先帝还在,却是染了重病,宫里搜罗天下名医为先帝诊病,却都无果。

    那时有个云游道士经过长安,听说法力高强,他进宫看了先帝一眼,便断定是邪魅作祟,有邪魅意欲转化为人,动摇夏国江山。

    而且这道士还言之凿凿的说谁在今年生下一对双生子,那双生子里便定有转化为人的妖孽!”

    杨嬷嬷继续讲着那段对云曦来说十分陌生的历史,可云曦不知为何却特别的紧张,仿佛杨嬷嬷即将道来的故事会让她觉得格外的沉痛。

    那时候所有有孕的女子都十分恐慌,在这以前谁若是能生个双生子,那简直是天赐的福气,可现在却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

    谁若是生了双生子,那便有谋害帝王之罪,每个人都提醒吊胆,生怕自家会牵连其中。

    “而不幸的是,老夫人便生了一对双生女!”

    云曦猛然惊起,冷凌澈也难掩惊怔,因为!

    “可……可是,国公府不是只有母后一个女儿吗?”不管是母后还是外祖母,都没有人与她说过她姨母的事情。

    虽然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可杨嬷嬷回忆至今却仍是觉得心有悲戚。

    “因为老夫人的肚子比一般人要大,国公爷留了个心眼,只有一个稳婆和我在产房里伺候着。

    可没想到老夫人竟然真的生下了一对双生女,当时老夫人身子弱,生产之后便晕了过去。

    我便将此事与国公爷禀告,国公爷只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女儿,当机立断便抱走了一个,还将产婆也关押了起来。

    我上前去追,国公爷却告诉我,若是留下这个女娃,那么国公府全家都会因此而被牵连,若是不要她,那么另一个女娃便享受这世间无上的荣耀。”

    冷凌澈和云曦相视一眼,两人都心中寒凉,若是以前他们或许无法体会身为父母的心情,可是自从有了团团,他们才切身体会到了那种奇妙的血缘关联。

    若是她生了一对双生子,她绝对不会抛下任何一人,她会放弃所有的一切,带着孩子远走高飞。

    “那……那个孩子呢?难道……”

    云曦的心里仿佛被人揪住了的疼,杨嬷嬷眼中亦有泪光闪过,“我将你母后交给了奶娘,便追了出去,可只看见国公爷将襁褓中的娃娃交给了一个人,那人策马疾驰而去,我也不知道那孩子最终的下落……”

    “外祖母可知此事?”若不是杨嬷嬷与云曦讲起,她根本就想不到当年还有这样的一桩秘闻。

    “身为母亲,哪里会不知道自己有几个孩子,可等老夫人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至今还记得,老夫人抱着小小的女娃,眼神却仿佛透过她在看着另一个孩子。

    她好几日没有说话,开口的第一句话问的便是,那孩子长的是什么模样?”

    杨嬷嬷落下了眼泪,她虽是没做过母亲,可国公夫人那绝望却又无能为力的神情让她至今难忘。

    纵使她怨她恨,可那个孩子再也回不来了,她满怀欣喜的迎接属于自己的新生命,可喜讯却偏偏要伴随着噩耗。

    一个女儿降临,她还没等看到,另一个女儿便不知是死是活了……

    “既然是双生女,长得自然是一模一样,可是我记得另一个女娃脸上有一片青色的胎记。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你母后幸运的被留了下来……”

    杨嬷嬷喃喃自语道,云曦心中却是冷笑,她的外祖父当真是好算计,国公府的女儿自是要漂亮出众,他如何会留下一个有胎记的女儿?

    只是,被留下了的母后真的就幸福了吗?

    她不也是一样,一辈子无法与心爱的男子相守,只能在那冰冷的后宫葬送自己的青春和岁月,直到生命消逝……

    云曦突然皱起了眉,胎记?

    似乎什么东西被云曦忽略了,让她一时有些想不起来,却总觉得那件事又十分重要。

    杨嬷嬷咳了两声,慈爱的看着云曦,柔声道:“或许这些话我不应该与你说,可是我想让你知道,这国公府里唯一有情的人已经不再了,你们姐弟要好自为之啊……”

    杨嬷嬷拍着云曦的手,字字真挚,云曦知道只有杨嬷嬷才会与她说这些话,这国公府里人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只有外祖母和杨嬷嬷会真心对她!

    “好了,你们都回去歇着吧,也不要去为老夫人守灵了,她老人家不在乎这个,只盼着你们能够幸福和乐!

    她最在意的就是你母后和你,你母后不在了,你一定要过好自己的日子,不要像她们一样留有遗憾!

    去吧!都回去吧!我也要整理一下房间了,老夫人她最不喜欢杂乱了……”

    杨嬷嬷说完便开始打扫起了屋子,云曦捧着那个小匣子,轻声说道:“您也要保住身子,云曦明日再来看您!”

    杨嬷嬷挥了挥手,待云曦两人离开,她才颤颤巍巍的进了内室,从衣柜里取出了一匹红色的丝缎。

    她摸着那红色的丝缎,眼里缀满了笑意,“小姐啊,这是您给我准备做嫁衣的料子,可惜我呀对男人和爱情着实没幻想呦!

    您一定觉得寂寞了,没人伺候你可怎么行,我已经见到了长公主,现在就陪你去了,你可别急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http://www.123xyq.com/read/8/8439/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